海景房钉子户, 龙番刑侦科小透明。

不甜

*沙雕写手回来了,激情短打

*ooc,bug我的

*圈地不上升

*私心以为,在一起之后,老秦会是那种默默关心她的人。

天知道他们这次去隔壁G市去了多长时间。

G市的城际高速边出现了两具腐尸,高度腐烂的尸///体散发出的臭味熏得人直犯恶心,秦明和大宝久经沙场,戴着口罩踩进泥淖。基础勘察之后,就让人把受害者运回解剖室。

G市的解剖条件没有龙番好,夏天室外就像一个烤箱,解剖室里的温度也好不了多少,就一台空调卡塔卡塔疲缓的转着。

秦明抬头看看工作台对面的大宝,眉头紧皱,细密的汗珠挂在眉骨,鬓角的头发都湿透了。厚厚的口罩也吸附了太多汗水,黏黏糊糊贴在她的脸庞。

那些汗水聚在眉尾,汇成豆大...

期末被作业活埋的我,好想去看黄景瑜啊!!!!爆哭!!!!!学习怎么那么耽误追星,但不学习又没钱追星orz

[瑜昉]不浪漫罪名

*圈地不上升!不上升!

*瞎舞警告!不可考。写得很烂。

*真的很烂。感谢阅读


他给我的光芒,被我藏起来,这好意,我不敢挥霍.*




自动门打开,一阵风灌进领口。他拉了拉围巾,呼出的气变成白烟散在家乡的空气里。

舅舅带着几个侄子在到达口等他,甚至还举了牌子,[尹昉尹昉!势不可挡!]看到他从出口出来,迫不及待招呼起来。舅舅远远挥手,“尹昉!这头!在这头!”几个小孩子就滋儿哇叫“尹昉尹昉!势不可挡!”


什么阵仗啊到底…他加快速度朝舅舅那边走去,还挥了挥手,“来了!别叫了!”舅舅张开双臂,露出憨厚的笑容,“崽,欢迎回来!”尹昉嘟囔着“多大的人了还叫我崽。”不过还是把舅舅搂进了怀中。

舅舅身上的...

没毕业。

我还是很喜欢他俩。

但有些xxj真的…emm………

让人一言难尽。

所以还是决定默默喜欢就好。

不打tag了,首页见到就取关吧。

《被害人》坑了,

对不起还在等更新的小可爱。


以上。阿绿。

记得看马也和破冰啊!!!!

💓

被害人自陷风险07

*双警,HE

*ooc,bug归我

*幼儿园文笔,感谢阅读,多谢喜欢


*

李懂退出827,在灯影绰绰的走廊里朝更衣室走去。

两年之后他再一次看见顾顺。不否认第一秒顾顺撞进他眼里时,他想过不顾一切冲出去问个明白。可以前有个人跟他说过,“别忘记自己作为警/察的使命”。他记住了,顾顺跟他说的话,他都有记得。

于是他看着顾顺一行人进了酒吧。


李懂不傻。他恍然大悟。

顾顺一定是去卧底了。

是的,那一切都能够解释得通——他的话中有话,他的依依不舍,他挣不来的怀抱…还有那个他现在想起来都生气的蹩脚开除通报。

顾顺没有消失,真好。他感到自己心里空缺的那一块正在慢慢被填满;

顾顺他还是警/察,肯定还是,他或许是被...

[瑜昉]四十三次日落

*圈地不上升,勿扰正主
*幼儿园文笔,感谢阅读,多谢喜欢
*dbq,都八个月了,我还在摩洛哥

“如果活在b612,我们就一天看足四十三次日落。”

*
第一次日落。
那时候他刚到上海,没着没落。挤了不知道多少次地铁,碰了多少灰,才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模特的工作算是稳定。
换衣服的时候,说是老板的人站在更衣间门口,看着他们。他刚下场,走过去说,“不好意思,这里是更衣室,请您在外面等好吗?”
老板抖抖手上的烟,落下的烟灰在地毯上慢慢燃烧,“怎么,你们是模特,换衣服还不让人看了?”
年轻气盛又倔强,黄景瑜更人吵了一架,“模特也有隐私,为什么模特换衣服就可以让人看!请你出去!”
他生气了,青筋从脖颈蔓延开来。
最后,当然...

被害人自陷风险06

*双警,ooc,有bug
*幼儿园文笔还更得慢
*感谢阅读

*
李懂在他怀里笑了。
顾顺下巴抵在李懂的发旋,深吸了一口气。
他想记住李懂身上的味道。

有次,顾顺问李懂,你为什么这么香?
李懂咔哒咬下一口老冰棍,转过头问他,“什么这么香?”
顾顺又说,你身上那么香。然后就把他搂进怀里。
李懂开玩笑说,因为我把整个云南的花都带在身上啊。
说完就满脸笑意继续啃冰棍。
顾顺蹭蹭他的肩头,去嗅衣服上的味道。从肩头一直嗅到脖子,落下的气息戳得李懂痒痒的,他抖开身边的巨型犬,说“哎呀,我用的金纺洗衣服!别闻了。”
顾顺挑挑下巴,说“我也要吃。”
“给。”李懂咬了一口,把手里的老冰棍递过去。顾顺没接,凑过去吻了李懂。
盛夏的夕阳把...

【明宝】幼稚鬼

*铺垫很长
*不甜不要钱
*涉及专业瞎编的,欢迎大家捉虫让我涨知识*罒▽罒*

深秋是逼仄的。树叶落得差不多,只有几片还稀稀拉拉挂在枝头苟延残喘。
张大爷从警局退休后,一直保持着每天晨练的好习惯。
“大冷天的还出什么门啊。”老伴一边抱怨着一边把帽子递给张大爷。
张大爷戴上帽子,“嗨!每天锻炼,我身子才那么硬朗啊!老婆子你就别抱怨了!”
说着就关上门出去了。

小区门口有一排小吃店,是附近夜市的主场。晚上店家关门之后就把泔水桶放在路口,早晨会有一个男人骑着一辆破旧但干净的三轮车来收泔水。张大爷出门的时候老碰到他,这一来二去打招呼两人就熟悉起来。

“早上好啊!年轻人!”张大爷抻着手,跟年轻人打招呼,他不知道...

[顺懂]被害人自陷风险05

*ooc,bug归我,双警
*圈地不上升
*幼儿园文笔,感谢阅读,多谢喜欢

学校在郊外,路灯总是照不见路。一入夜,没什么人。两个人坐公交回学校,在终点站下车后,朝学校走。

李懂走在跟前,顾顺看着他的后脑勺发呆。

夏末的时候,他第一次在学校门口看见了罗星经常提起的那个领居家弟弟。
小孩站在校门口朝里望,来来往往报道迎新的人群挡住他的视线,他就左摇摇右晃晃,看见罗星行人,就兴奋的举高了手,“星哥!”

这是大一的新生吗?
才见到李懂的时候,顾顺不太敢相信。
少年气太重了,他想。
他在一旁看着李懂和罗星寒暄。暑气还未消散,细密的汗珠挂在他的额角。把手放进包里摸出一张纸,应该给他擦擦汗。
顾顺被自己的念头吓到...

现在开始01

*是一个更得很缓慢的日常,没剧情,
*医学废没救了,出警程序也一窍不通,总之是一个很不负责的写文的
*圈地不上升,有私设
*偶尔沙雕,偶尔正经,反正就是没营养
*告白写了那么多,应该在一起多发糖了

“嘶……”秦明咬紧牙关,脖子上的伤疼得他倒吸了一口气。
大宝用止血夹起一块酒精棉球,在秦明后颈的伤口处轻轻擦拭,一边消毒,一边嘟起嘴轻轻吹气,希望能减少一些疼痛。听到秦明哼了一声,她假装没好气的说,“现在知道疼了?刚刚怎么就不知道危险?”

时间推回两个小时前,龙番化工厂发生爆炸,引发火灾。
接到报警之后,林涛带着一票人出了现场。
浓烟还未散去,就算是穿着防护服,刺鼻的气味还是一个劲儿往鼻子里钻,大宝咳了两声,...

1 / 8

© 绿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