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景房钉子户, 龙番刑侦科小透明。

青春学概论(一发完)

*沙雕文手上线,瞎起题目。年下
*圈地不上升。
*感谢阅读,多谢喜欢。



八月底的春城,风里还带着些温度。李懂从街上回来,拎着一袋凉宵,插了根吸管,一路吸溜着推开家门。
李妈妈正在帮他收拾行李,塞了无数包单山蘸水,地上还横七竖八扔着几瓶老干妈。他转身关上门,边换拖鞋边跟李妈妈讲话,:“唉呀,妈,你整喃搞那么多辣子?”
李妈妈边装东西边回答儿子,“那边饭菜太清淡了,我挨你多装叠,你好吃饭。”
李懂没说话,看着妈妈收行李。
儿行千里母担忧。
李懂大三回家以后,在暑假决定入伍。报名体检都很顺利,八月底的时候就要离开家。
十年前看士兵突击的时候,成才和许三多胸前戴着朵大红花,和墨绿的军装相得益彰。十年后,爸妈在安检口一直看着李懂不说话。李懂回头挥挥手,“爹妈,你们回克得了,我会好好呢。”

驻地在一个靠海的城市,新|兵|入|伍的时候,李懂被评为优秀士|兵。第二年就被派去A大带军训。

九月份的海滨城市,盛夏的余温还未散去。李懂穿好作训服来到操场。新入学的新生懒懒散散,站在树下乘凉。他仿佛看见三年前的自己。他理理衣服下摆,深吸一口气,朝树下的学生招招手,“一连的!到这来集合!”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教官,李懂。接下来一个月,将陪你们度过大学的第一节课,军训。希望你们能在这不多的十几天里懂得坚持,懂得合作,拥有征战人生的勇气。”
队伍里的孩子悄声交流,“这个教官也太可爱了吧。”“这个教官,比我们小吧?”“喂,醒醒。怎么可能比我们小?”“……………”
“安静!接下来,我们先站军姿!抬头挺胸,目视前方!双手放在两侧,裤缝线置于食指和中指之间。动作快!”李懂边指挥队伍,边从兜里拿出一盒扑克牌。几个明事的男生大叫,“别啊!教官!”
李懂勾起嘴角笑,“严师出高徒啊!”说着就把扑克牌夹到学生的衣领下,双|腿|中间。“掉牌罚跑噢各位。”

悄无声息。军姿已经站了快一小时,太阳烤着地面,知了在树上滋儿哇乱叫,孩子们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一个劲往下掉,砸在了绿色的胶鞋上,洇出一片水渍。尽管这样,也没人叫苦请假。李懂在心里默默赞许这群孩子。

“呲”是二氧化碳从易拉罐里漏出的声音。有人在场边喝冷饮。“啊!真!爽啊!凉快!”那个站在树下的少年,用肩膀碰碰身边的同学,刻意拉长声音,“张天德!是不是很凉快啊!”说完还狗腿的递过去一瓶冰凉的百世。
队伍里有人开始咽口水,大概是渴了。站得也有些摇晃。李懂看看手表,“再坚持一下!再站半小时,我们就原地休息。”有人撇撇嘴,腹诽:教官长得人畜无害的,怎么训起人来那么狠。

李懂瞄了一眼场边那个少年,吊儿郎当的,倒是留了个卤蛋头,也显得清秀又不失锋芒。
潮湿的空气像是可以捏出水来,弥漫着烦躁,炎热和疲惫。
树下又传来了那个少年浮夸的声音,“啊!西瓜真甜啊!风扇好好吹!好凉快啊!夏天!真好啊!”李懂看过去,少年笑得露出了虎牙,从袋子里插了一块通红的西瓜,举在手里,“哎!教官!西瓜好好吃啊!你要来一块吗?!”
李懂不理他,转身说,“解散,原地休息。”
如蒙大赦。新生们席地而坐,地面热得发烫,迫使他们又迅速站起来。


“教官~我们可以去树下乘凉吗?”一个女孩子睁着大眼睛,巴巴的问李懂。看着身边的孩子们一个个都汗涔涔的,李懂心一软,点头答应了。
树荫下的少年从操场边的台阶上跳下来,手里还提着一袋西瓜,蹦下来的时候没注意,蹭掉几块,“我去啊……”
少年捡起那几块掉在地上的西瓜,扔进垃圾桶,就朝李懂走来。
他把西瓜怼到李懂面前,“教官,吃瓜吗?”
李懂刚想张嘴,新生辅导员的声音就传来了,“诶!那个学生!你怎么回事?”辅导员指着古李懂面前的少年,“你大几的,干嘛呢!有人举报你干扰军训!”说完,辅导员站在他面前,少年摸摸后颈,“老师,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啊,我就路过。”
树下的学生开始起哄,“就是他!老师!他干扰我们军训!可过分了!”“对!就是他!”
辅导员推推眼镜,“那么喜欢军训啊?行吧,那就跟着他们一起训!”
少年急了,“喂,老师,你不要不讲理啊,我真的只是路过。”
李懂笑了笑不说话。
辅导员继续问,“姓名,年级,专业。”
少年丧气的回答,“顾顺,生物制药,大二。”
“行了,你也别回去了。现在就跟着李教官,在一连训。”辅导员丢下句处分就离开了。

辅导员走远,顾顺脸上丝毫没有当时的丧气,转身问李懂,“教官,你姓李啊?”
李懂藏起眼角的笑意,比了个“请”的手势,“请吧,顾顺同学,欢迎加入我们。”
一连训了几天,顾顺有些吃不消。晚上要在实验室待到半夜,第二天还要军训。虽然说,课是不用上了吧,可白天体力劳动,夜晚脑力劳动,也真是够呛。
李懂说完解散,顾顺也顾不上地上热就坐了下去,摘了帽子扇风。旁边的女生掏出手机看照片,全是李懂的照片。
“我靠,朋友,你哪来那么多李教官的照片?”顾顺盯着人家姑娘的手机问。
女生嫌弃的撇了撇嘴,“当然是偷拍的啊,小懂教官那么可爱,不得留个纪念吗?”
“小懂教官?”
“对啊。学长,你真的不行,全连只有你叫他李教官。”
“嘿,你这丫头,什么叫我不行?”顾顺来劲了,正准备理论,又想起来有更重要的事要问,“诶,我们加个微信吧,你把他照片儿发我。”他讨好的对姑娘说。
“不要。想要照片自己拍啊,还有,微信也别加了,我有男朋友了。”女生说完,站起来拍拍裤子,又挪了几步去拍李懂了。
顾顺坐在原地沉思、发呆、预谋。


以后的几天,只要一有时间,顾顺就掏出手机拍李懂,可怎么拍都拍不好。除了拍糊就是拍糊了。于是他混进一连的班级群,向广大同学收集李懂的高清照,一块一张,多拍多得。文件里照片越来越多,他找了加某宝店铺就把照片洗了出来,拍立得丝绒,一小张一小张的,刚好可以挂在书桌前。
终于等到了快递,拆开后把照片全都放进口袋就去操场军训。结果赶上一连休息。大家起哄,叫学长和教官比倒立,于是顾顺和李懂就被推到墙边倒立。顾顺的脚后跟才搭上墙,衣服里便稀里哗啦掉出照片,散了一地。
“我靠。”顾顺慌了,赶忙放脚。
李懂比他快一步,把照片捡了起来。

有在操场系腰带的,有拿着帽子拍裤子上灰尘的,有蹲在教官队伍第二排听总结的,甚至还有在食堂吃饭的。他抓着手上的照片,问“你哪来的?”
顾顺回答,“报告教官,我丹东来的!”
李懂气笑,又整以严肃,“我问你照片哪来的!”
“报告教官!我自己收集的!”
“谁拍的?”
“报告教官!他们都是我同一战壕的战友!我不能出卖他们!不可言!不可说!”
“为什么洗我照片?”
刚刚还洪亮的声音,顿时变得细若游丝,“因为……喜……喜……喜欢你”
李懂没听清,手往后背,直了直背,“回答问题大声点儿!”
顾顺犹豫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红着脖子喊了出来,“报告!因为喜欢你!”
席地而坐的新生开始起哄,“啧啧啧,顾学长牛x!”
几个女生一副“并不知道发生什么”的样子,脸上挂着姨母笑,轻轻拍着手,嘴里嘀咕,“在一起~在一起~”
李懂眉头一皱,一记刀眼丢过去, 一连的新生悄莫声不讲话了。
他指指操场,“去,跑十圈。”

等顾顺跑到第五圈的时候,一天的训练内容结束了。有几个女生跑到顾顺身边鼓励他,“学长你加油啊!”
顾顺嘻嘻的笑着,露出虎牙。李懂在操场那边喊,“顾顺!跑个步还不专心!”
顾顺跟身边的学妹说,“我觉得他可能吃醋了。”
学妹一脸“对对对,是是是”,笑着走开了。
十圈操场,四公里,顾顺平时也锻炼,跑起来没那么累。只是耐不住太阳高悬,汗珠密密地浮在额角。
李懂一直在场边等他跑完,两人一起去食堂。
“在这坐着别动。”李懂说。顾顺嗯了一声。
他端来一碗绿豆汤放在顾顺面前,“把这喝了。”
顾顺撇撇嘴,抬头看李懂,“懂,我能不能不喝,我不爱喝这个。”
李懂在他对面坐下来,十指相扣,“你叫我什么?”
“李……小懂教官。”
“没大没小……喝了,防中暑。”
顾顺看着李懂傻笑,“你这是关心我?”
“我是你教官。”
“哦”


顾顺端起碗咕嘟咕嘟就把汤给喝了。
李懂挥了挥手里的袋子,“这些照片,没收了。”
顾顺反对。“唰”的一下站起来,“不行!凭什么!那是我私人财产!”
李懂低头吃饭,喝了口汤,抬头看顾顺,“以后直接看人。”
“什么什么?”顾顺大喜,扒拉着凳子坐下来,“你的意思是……”
李懂嗯了一声,“对,我还是你对象。”



end


评论(6)
热度(71)

© 绿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