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景房钉子户, 龙番刑侦科小透明。

现在开始01

*是一个更得很缓慢的日常,没剧情,
*医学废没救了,出警程序也一窍不通,总之是一个很不负责的写文的
*圈地不上升,有私设
*偶尔沙雕,偶尔正经,反正就是没营养
*告白写了那么多,应该在一起多发糖了


“嘶……”秦明咬紧牙关,脖子上的伤疼得他倒吸了一口气。
大宝用止血夹起一块酒精棉球,在秦明后颈的伤口处轻轻擦拭,一边消毒,一边嘟起嘴轻轻吹气,希望能减少一些疼痛。听到秦明哼了一声,她假装没好气的说,“现在知道疼了?刚刚怎么就不知道危险?”


时间推回两个小时前,龙番化工厂发生爆炸,引发火灾。
接到报警之后,林涛带着一票人出了现场。
浓烟还未散去,就算是穿着防护服,刺鼻的气味还是一个劲儿往鼻子里钻,大宝咳了两声,秦明隔着面罩问她,“你还好吗?不然别在这了。”
说着就自顾自把她往现场外拉,大宝被扯着走了几步,单手抱着仓库门口的消防栓,“我不出去!我是法医!”
秦明无奈,转身朝楼梯间那两具烧焦的尸/体走去。顺便牵着大宝,挡在身后,“里面危险,跟着我。”
大宝点点头不说话。



现场勘察结束,逝者被抬到仓库外面,以便法医进一步检查。
身边也有不少人跑来跑去,主要是急救的护士和医生,不少伤员从仓库被抬出来,医护人员的白大褂也被灰烬和血迹染得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两人蹲在地上进行初步勘验,等大宝还没反应过来,秦明一个箭步就朝某个地方冲去,“小心!!!!!!!”
二楼仓库的窗子被烧焦,挂在边上摇摇欲坠,打扫火场的战友用水枪一冲,铁制的窗框就掉了下来,眼看就要砸到经过的小护士,秦明飞身一扑就把那个女生护在身下,自己却被砸了个正着。
“我靠。”林涛暗骂一声,叫着小黑几个人就往秦明那边走,拿开压在他身上的窗框,把二人扶起来。
小护士吓得不轻,秦明安慰她,没事没事。
那女孩说了声谢谢,坐到一边缓神去了。
“怎么样?有没有事?”林涛问。大宝也站在一边,忧心忡忡看着他。
他朝两人笑笑,“没事,就是后颈好像伤到了。”
林涛催着两人回局里包扎,剩下的交给羽毛去处理。




回局里的路上,大宝问秦明:现场就有急救车,林涛?为什么让我们回去包扎?
秦明闭着眼,微微皱眉:他有病吧。
大宝又问:那我们为什么也在回局里的路上。
秦明不说话,大宝接着问:我们……也有病?
车里又一片寂静……





把被血染红的棉球丢进垃圾桶,大宝又换了个浸了碘酒的棉球擦。
秦明回答她,“我是人/民/警/察诶,当然要救人/民于水生火热当中啊!”说着一激动往后仰了仰头,伤口碰到椅背,又是一阵疼,“嘶……”
大宝用一只手稳住他的头,另一只手还在轻轻消毒,“别动,一会儿就好了。”
办公室里安静得狠,两个人都不说话,一阵风吹来,晃得百叶窗哗啦啦响。
秦明的手在西装裤上来回摩挲,时不时用食指轻轻敲着自己的大腿。
“诶,宝儿,你行不行啊,平时你都处理……嗯……我一个大活人,你可以吗?”
“喂,秦科长,我虽然是法医,但医学也是必修好吗?请你不要质疑我的专业素养好吗?”
“好。”说罢秦明就抬起手,环上大宝的腰,把人虚拢在怀里。
大宝手里的动作停了。
“诶诶诶,秦科长,你这个样子……我不好救死扶伤啊”,她低头能看见秦明的发旋。
秦明在她怀里蹭了蹭,“不用救了,抱一下就好。我好久好久都没抱你了。”
大宝放下手里的止血钳,伸手去够桌子上放着的消毒纱布,“不是早上出门的时候才抱了嘛……而且……我听说,法医科的秦科长一向都是不苟言笑的,怎么我见到的跟传说中的不一样啊?”边说她边把纱布贴到伤口处,轻轻抹平,“好啦。这几天尽量别沾水。”






秦明松了手,向后靠,抬头看着她,眼睛里放光,“那我是不是不用洗碗了?”
大宝收起桌子上的医疗包,伸出食指,左右摇晃,“No No No,碗还是要洗的,不过嘛……”她不说话了。提起医疗包就往出走。
“不过什么?”秦明站起来紧跟在她身后。
大宝突然又站住,两人差点撞上。
她转过身,看着他,“你猜。”说完便踮起脚亲了亲秦明的嘴角,然后飞速的走开了。
秦明呆在原地,用手拖着下巴,指腹轻轻摩挲着嘴角,嘴里嗫嚅,“我猜?”






林涛出现场回到办公室,渴的要死,也顾不上秦明像一棵挺拔的青松矗立在门口,绕过他,快步走到饮水机旁接了杯水喝,之后才问到,“秦明,你傻笑什么呢?”
秦明立刻正色,“没什么啊。”话还没说完,笑意又浮在嘴角。
林涛比了个暂停的手势,“打住,我知道了。”





写完觉得秦科长有点ooc了
ball  ball  you 在评论里跟我聊天~

tbc or end.

晚安~






评论(12)
热度(20)

© 绿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