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景房钉子户, 龙番刑侦科小透明。

[顺懂]被害人自陷风险05

*ooc,bug归我,双警
*圈地不上升
*幼儿园文笔,感谢阅读,多谢喜欢

学校在郊外,路灯总是照不见路。一入夜,没什么人。两个人坐公交回学校,在终点站下车后,朝学校走。



李懂走在跟前,顾顺看着他的后脑勺发呆。



夏末的时候,他第一次在学校门口看见了罗星经常提起的那个领居家弟弟。
小孩站在校门口朝里望,来来往往报道迎新的人群挡住他的视线,他就左摇摇右晃晃,看见罗星行人,就兴奋的举高了手,“星哥!”


这是大一的新生吗?
才见到李懂的时候,顾顺不太敢相信。
少年气太重了,他想。
他在一旁看着李懂和罗星寒暄。暑气还未消散,细密的汗珠挂在他的额角。把手放进包里摸出一张纸,应该给他擦擦汗。
顾顺被自己的念头吓到,紧了紧拳头,在包里把那张纸揉成一团。



明明是想好好打个招呼,“你好,我是顾顺,你师兄。有什么麻烦以后可以找我。”说出口却变成了,“有时间让我见识见识你多有趣。”
惹得小孩皱了眉头,狠狠看了他一眼,转头又把眼神沉入了海底。


雨天测五公里的那个下午,他貌似在操场边看到了李懂,转念一想,笑自己走火入魔。结果一路掸着水回到寝室的时候,在楼道真真看到了李懂,他紧张得不知所措,就故作轻松甩着领带,“你是那个谁…………李………李………”,对面的人出奇脾气好的回答他,“李懂。”
是啊,李懂。他怎么会不知道呢?背地里,他都称呼他“小懂”。
再后来,他们在幕后亲吻,在夕阳中拥抱。
期末复习的时候在图书馆里呆过通宵,也一起泡警体馆练武到大汗淋漓。


顾顺陷在回忆里不愿意醒。就像他回忆得越久,给他和李懂留下的时间就越久。
“想什么呢?也不走。”李懂转过身,手在他眼前左右晃。笑出的兔牙晃了他的眼。
他打了个哈哈,“想你呢呗。”
“噗”,李懂笑开了,“我不在这儿呢嘛。你傻呀。”
顾顺弯了弯嘴角,牵起李懂的手,十指相扣往前走。牵了一会,他把两人的手放进包里,暖暖的。
“李懂,”他说。
“我在。”李懂回答他。
“想把你变小,放在兜里,走哪都带着。”顾顺的眼睛看着远方,路灯在他眼里忽明忽暗。
李懂在他手心挠他,“我一直在你身边啊,而且…我不想变成你的负担。”李懂沉默了一会,接着说,“我会努力像你一样优秀。”
顾顺牵李懂的手又握紧了一些,“怎么会是负担…不会的。”


平时怎么走都嫌长的路,在这个晚上却突然变短。一进校门就是学校监控区域,他们在校门口松手。
宿舍就快门禁了,李懂上了两台台阶转头跟他说,“晚安。明天见。”


来不及了。
顾顺伸手把李懂揽进怀里。李懂伸手推了推他,“监控!”
顾顺抱得更紧了,“没事。”
他下巴抵在李懂头顶,刚剪的短发扎得他痒痒的。李懂的呼吸刚好洒在他脖子上,顺着皮肤一寸一寸落进心里,羽毛一样,却扎得他心里一抽一抽的,疼。
“好好吃饭,好好上课,记得开心。一定记得自己从警的初心,有事就找罗星,锐哥他们。”顾顺抱着他絮絮叨叨说了很多。
李懂闷闷的声音从他怀里传来,“我是学霸诶,不用担心我学习~有你在我就很开心呀~喂,顾顺,你今天怎么跟我妈一样。”
他笑了,顾顺能感觉到。
他收紧了手,把李懂抱得更紧,像是要把他揉进身体,然后远走高飞,去哪里都好。可是他不能。
终于,他放开手,轻轻拍拍李懂的背,“去吧,晚安,明天见。”


周末不出操,李懂蒙头大睡。却被庄羽摇醒。
“李懂!醒醒!顾顺出事了!”
听到顾顺出事,李懂“蹭”的一下坐起来,跳下床,连外套都没来得及穿就跟着庄羽下了楼。
公告栏前熙熙攘攘都是人,李懂听到他们在讨论说什么侦查系大神顾顺居然被开了。

不可能,怎么可能。

“不好意思,请让一下,谢谢。”“借过,谢谢。”李懂什么都忘了,就知道往人群里冲。庄羽在他身边,一个劲帮他道歉。


处分:
我校侦查系学生顾顺,因在实习工作中,出现重大失误,造成重要案件侦破工作进程停滞。经学校有关领导讨论决定,给予顾顺开除处分。望我校其他学生引以为戒,加强自身专业知识学习。
                               特此通知




牵强,这个理由太牵强了。


李懂紧紧握着拳头,胡乱扒拉开身后的人群,朝顾顺宿舍跑去。
门大开着,罗星杨锐几人都沉默着,顾顺的床已经空了。衣柜里的警服也不在了。
李懂抓着罗星的衣领,“星哥…星哥”,他的声音因为着急变得有些沙哑,“星哥,顾顺呢?嗯?顾顺呢?”
罗星试图稳定他的情绪,“小懂,他没事…,他就是…”
“他去哪了?”李懂问他。
罗星说,我不知道。


“打电话…对…给他打电话。”李懂嗫嚅的自言自语。他慌忙用手摸着裤兜,发现自己出来得急,把手机落在了宿舍,转身就往外跑,将将撞上才赶到的庄羽,“哎,小懂…”
李懂没听他讲什么,只顾得自己跑。
昨晚顾顺说的话在他脑海里一遍一遍重复,他才知道顾顺为什么要对他说那些奇奇怪怪的话。

“你要等我啊。”
“我一直爱你。”
“想把你变小揣兜里,到哪都带着去。”
“好好吃饭,好好上课,记得开心…”

他一定出事了。

解锁,拨号。
接电话接电话…李懂的手指轻轻的在桌面上不断的扣着。接电话接电话……拜托拜托………
接通了!
“喂!顾顺!你去哪了?!”李懂问他。
可是,回答他的却只有冰冷机械的女声,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请查正后再拨。Sorry…………”


顾顺,你不是说明天见吗?
顾顺,你去哪了?

TBC.


诈尸更这篇
一定是HE啦

想要拥有和路过小仙女聊天的机会






评论(10)
热度(12)

© 绿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