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景房钉子户, 龙番刑侦科小透明。

【明宝】幼稚鬼

*铺垫很长
*不甜不要钱
*涉及专业瞎编的,欢迎大家捉虫让我涨知识*罒▽罒*

深秋是逼仄的。树叶落得差不多,只有几片还稀稀拉拉挂在枝头苟延残喘。
张大爷从警局退休后,一直保持着每天晨练的好习惯。
“大冷天的还出什么门啊。”老伴一边抱怨着一边把帽子递给张大爷。
张大爷戴上帽子,“嗨!每天锻炼,我身子才那么硬朗啊!老婆子你就别抱怨了!”
说着就关上门出去了。


小区门口有一排小吃店,是附近夜市的主场。晚上店家关门之后就把泔水桶放在路口,早晨会有一个男人骑着一辆破旧但干净的三轮车来收泔水。张大爷出门的时候老碰到他,这一来二去打招呼两人就熟悉起来。


“早上好啊!年轻人!”张大爷抻着手,跟年轻人打招呼,他不知道那个年轻人姓甚名谁。
年轻人带着口罩,声音含混不清,“老爷子早上好啊!”两人错身朝不同的方向走去,老人拉拉衣角,今天老婆子让他穿的衣服简直太多了,箍得他有些不好施展手脚。身后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老爷子回头一看,年轻人整个瘫软在三轮车旁边。
夜晚下过雨,道路还有些湿滑,老爷子转过身,一步一步稳稳地走过去,“年轻人你怎么了嘿!”,年轻人嘴巴一张一合,声音却堵在嗓子眼儿,失了声。
张大爷走过去,发现桶里油腻的泔水中,一块人的牙齿在其中若隐若现。


林涛今天哼着小曲进了办公室。
“哟喂,您两位今儿上班那么积极啊~”
大宝咬了一口手里的的煎饼果子,嚼了满嘴香,“上班不积极,脑子有问题!离开一秒,我就想念你们啊!我的战友!”



最近真的有人在她脑海里跑来跑去,下班后,那个人老是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注意安全。”
“不对,这个计量有问题。”
“你的呼吸打扰到我了。”
“人形警犬......”
想念你们,其实是想你。
然而那个人此时此刻正嘬了一口散发着浓浓苦味的美式,面无表情的盯着电脑上的照片。喉结上下滑动,欲言又止。
大宝轻飘飘看了秦明一眼,又低下头吃煎饼果子。


“升官了?那么开心?”秦明翻了一页,问林涛。
“俗。”林涛嫌弃他,“我和宝宝和好啦,她还给我做了便当~”他得意的晃晃手中的便当。
“怕你没那个福分享受你宝的爱心便当。”秦明又说。
“乌鸦嘴。林涛你快找个人收了他吧。”大宝擦了擦嘴,拿起办公桌上的水杯喝水。
林涛切了一声,“他这个脾气谁受得了啊,也就你和我。诶,宝哥,要不你收了他吧,”林涛朝大宝挑挑眉。



心事被戳中是令人慌张的,于是大宝呛了水,剧烈的咳嗽起来。
小黑敲了办公室门接着说,“林队,来案子了。”
林涛眼睛睁得快赶上卡姿兰广告的明星了,“靠.......老秦你这张嘴啊.......走吧,出现场。”
林涛放下便当转身就走,大宝还在咳嗽,也抓起外套往外走。
气管中的水激得她停不下来。楼道里她高跟鞋的声音和咳嗽声混在一块,杂乱无章,像她的心跳。
大宝边走边咳,一只手却覆在背后,轻轻的一下一下拍着。
他责怪着,“那么大的人了,喝水还能被呛着,真是服了你。”
她不说话,在心里怼他,哼,还不是怪你。
林涛回过头催他们俩,“干嘛呢!快点儿!”
秦明一只手插在西装口袋,一只手还在大宝背上轻轻拍着,“别催!来了。”



等三人到现场的时候,同事已经从泔水桶里捞出了那个物品,初步判断是人的牙齿,随后还陆续打捞出两块人的膝盖骨以及一块头盖骨。年轻人还瘫坐在一旁晃神,张大爷还在开导他。老伴在一旁拿着保温杯催他喝药,“哎呀,你快喝。别在那过瘾了。”
从警局退休后,谁还没落下个职业病的瘾呢?



带着现场发现的尸骨,两人先回了市局。
等红绿灯的时候,大宝看见路口有人在卖烤红薯,是铁皮桶中用炭火烤的,比机器烤出的更加软糯也更甜。现在都不常见了,她眼睛放光,用手轻轻拍了拍秦明的手臂,“诶,老秦,过了路口停一下,我下车,你先回去。”
秦明问她你要干嘛?
她说我要去买烤红薯。
秦明说上班呢,别三心二意。一脚油门踩到底,开回了市局。
大宝撇了撇嘴,绝望的趴在车窗上看着那个红薯摊渐渐消失在视线里。


大宝觉得很难过,就那么错过了一次难得的红薯盛宴。
明明让自己工作别三心二意,秦明却在把自己送回单位以后,开车走了,说去办私事。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回办公室喝了口水,大宝就进了解剖室,穿上隔离服,戴上口罩,洗干净手消毒之后撕开一包新的无菌手套,开始工作。
骨头上有明显的打击痕迹,细长状的,应该是凶手为了毁尸灭迹尝试将骨头击碎却没成功。骨头上附着的皮肉成粉白色,已经被煮过,是个心狠手辣的角色……大宝拿着尸骨,举到眼前仔细观察。
有人敲了敲解剖室的玻璃窗,是秦明。
他向大宝勾勾手指,比了个口型,“出来,把手洗干净。”


回到办公室,大宝闻见一股熟悉的香味,心里一阵欢喜。
甜甜的腻腻的。
她看见自己的办公桌上放了一袋烤红薯。秦明靠在椅子上,双手交叉,挑出一根食指,指了指那袋热乎乎散发着香气的红薯,“给你买的,趁热吃。”


大宝拿起红薯,还有些烫手,她边吹边问秦明,“你不是说上班时间不能三心二意吗?”
红薯被烤成了黄色,糖粉溢出粘在表皮上,晶莹剔透,散着香气,大宝扯下一块放进嘴里。
秦明起身脱了外套往衣架上挂,回答她,“我可以,你不行。”
大宝嗫嚅,“幼稚鬼。”
秦明的气息从身后压上来,“你说什么?”,他站在大宝身后,身高优势让他整个人罩住了大宝。


大宝惊得往前跳了好大一步。“没什么!谢谢秦科长关心!”



太危险了。
红薯太甜了。
你也太甜了。


秦明轻哼一声,“快点吃,吃完来帮忙。”说完就绕过大宝走出了办公室。
嘴里的红薯太烫,大宝胡乱嗯嗯了两声。



秦明在走廊里自言自语,声音小得只有他自己能听见。



“谁幼稚啊……对你我才那么幼稚。”






END.
emmm……写完觉得其实也没那么甜。
至于铺垫为什么那么长,我也不知道。
表白林涛。我最喜欢林涛了。嘻嘻。








评论(16)
热度(56)

© 绿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