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景房钉子户, 龙番刑侦科小透明。

被害人自陷风险06

*双警,ooc,有bug
*幼儿园文笔还更得慢
*感谢阅读

*
李懂在他怀里笑了。
顾顺下巴抵在李懂的发旋,深吸了一口气。
他想记住李懂身上的味道。


有次,顾顺问李懂,你为什么这么香?
李懂咔哒咬下一口老冰棍,转过头问他,“什么这么香?”
顾顺又说,你身上那么香。然后就把他搂进怀里。
李懂开玩笑说,因为我把整个云南的花都带在身上啊。
说完就满脸笑意继续啃冰棍。
顾顺蹭蹭他的肩头,去嗅衣服上的味道。从肩头一直嗅到脖子,落下的气息戳得李懂痒痒的,他抖开身边的巨型犬,说“哎呀,我用的金纺洗衣服!别闻了。”
顾顺挑挑下巴,说“我也要吃。”
“给。”李懂咬了一口,把手里的老冰棍递过去。顾顺没接,凑过去吻了李懂。
盛夏的夕阳把老冰棍烤成了波光粼粼的湖水。
吻毕,李懂扣住顾顺的手,他望着湖水,“冬天,你跟我回昆明吧,我们可以一起去喂海鸥。嗯?”
顾顺说好。


顾顺说,想把你变小放兜里,不管去哪都带着;
李懂说,我就在你身边啊。
顾顺没说,那要是有一天我不在你身边了,怎么办?你会不会伤心,会不会难过,会不会恨我,还是会不会觉得我骗了你?
最后,他跟他说晚安,他跟他说明天见。

李懂,对不起。


看着李懂的背影彻底消失在宿舍楼梯拐角处,顾顺叹了口气,转身朝高云的办公室走去。
他抠响了办公室的门。
“进来。”
“报告队长!顾顺前来报道!”
“准备好了吗?”高云问他。身边还站着几个生面孔,却都是穿白衬的主儿,想想也知道是什么级别。
顾顺眼神坚毅,“时刻准备着!”
一行人走到楼下,一辆黑色民用牌照的jeep早已等候多时。
“上车吧,以后的安排路上说。”高云指指面前的车,顾顺说宿舍里他的私人物品还没拿。
高云开了车门说,“放心吧,行李给你准备好了,至于以前的东西,全都已经妥善处理。”
凌晨,那辆车载着顾顺消失在夜色里。

*
李懂看起来挺正常的。
正常出操,正常上课,正常体测。偶尔也和庄羽陆琛打打闹闹。
遇上十一五一节假日去景点执勤,和战/友们手挽手肩抵肩组成人墙维持秩序。时不时有胆大的女孩子上来要联系方式,李懂勾起嘴角笑笑,说“不好意思,我已经有对象了。”
女孩们遗憾的撇撇嘴,说打扰了。转个身又投入了熙熙攘攘的人潮。

可庄羽最怕每天晚上,李懂打开阳台门,在阳台一坐就是个把小时。
他每天都会打电话。回应他的就只是一个冷漠的女声,他却能叨叨个不停。
“顾顺,今天射击考核,我打了满环,怎么样?快追上你了吧?”
“顾顺,你怎么不说话啊?你很忙吗?就几分钟,我快说完了。”
……
他也每天发微信,在一个很久没有回复的对话框里。
早晨的操场,正午的图书馆,夜幕下灯火辉煌的警体馆,妈妈发来的寒假倒计时,斗南花市降价促销的鲜花……
他问:顾顺,你这个冬天还跟我回昆明喂海鸥吗?
可他没等到回复。
像一块石头沉浸大海,都泛不起一丝回音。
庄羽打开阳台门,小心翼翼喊他,“小懂,快熄灯了。”
李懂哎的回应了一声,起身的时候用力挤掉了眼角的泪水。
庄羽一言不发,伸手呼噜他的头,李懂朝他笑笑,说“你放心,我没事。”

两年就那么过去了。李懂成绩优异,各方面素质都很不错,老师劝他留在A市警/队。李懂婉拒,最后选择了家乡的缉du大队。
离校那天,庄羽和陆琛送李懂去机场,熊抱过后,陆琛跟他说,懂得护自己周全,顾顺……就忘了吧。
李懂拍拍陆琛的肩,“这回真走了,下次见面,给我全须全尾的啊!听见没!”
跟前俩人说,你小子也是。

*
云鹰缉du中队最近接到线报,广西du枭察康和云南某个手里握有通道的合作伙伴吹了,准备自己打通滇东甚至滇西通往境外的通道,在未来一星期内会携带大量货物进入昆明,并顺手交易。

李懂入警后吃苦肯干还不要命,很快成为了队里的中坚力量,前辈们很看重这个倔强不服输的后生,新人们很敬重这个敢拼敢干的前辈,称他一声懂哥。
李懂所在的二队领命,在6月20日的晚上,在星火酒吧门口蹲点,必要时候协助一队抓捕。人脏俱获最好,若对方携带武器,忌轻举妄动。

盛夏的昆明不是很热,傍晚更是凉风习习,很舒服。
李懂穿了个背带裤就出现在队里。队友都傻了眼,“懂哥,你穿这身也太嫩了吧。”李懂手插口袋,“乔装任务嘛,出发!”

一如往常,酒吧门口人来人往。夜色变得浓重起来,盖在城市上空。
耳机里传来总控的声音,“目标出现,各单位注意。”
李懂藏在酒吧对门一辆车里,观察着酒吧门口的人群,极力捕捉每一个可能是团伙成员的小鱼小虾。至于老大,他不担心,从来他都给予队友百分之百的信任。

一群人进入监控范围。总控不断提醒,“目标接近,各单位注意,保证安全。”
一个高挑的身影在那群被称为“目标”的人里显得格外扎眼。那个人搂着一个陌生女人的腰。穿红色短裙的女人在那个人身边笑得花枝乱颤,时不时还贴近那个人的耳畔厮磨,那人被逗得开心,露出虎牙,又将女人搂得更紧。
李懂就这样看着那群人走进了星光酒吧。

明明耳畔是震耳的舞曲,李懂却什么都听不见。
熟悉的虎牙,熟悉的笑容,他认真描摹过无数次的脸庞,他用心爱着的人杳无音讯两年后再一次出现,竟是在这样的场景里。
他想问问他,你他妈到底去哪了?你手上的纹身刺青,耳朵上的耳钉,手指间的烟…………还有身边的女人……到底都是怎么回事?

小陈狠狠拍了一下李懂,“懂哥!”
李懂回过神,回答他,发现嗓子哑得不像话,清清嗓子,“怎么了?”
“队长刚刚叫你呢?看你没动静。说目标在827包房,让你化妆成服务生去探探虚实。”


*
李懂哪需要什么化妆,背带裤加上那张充满少年气的脸,别了个铭牌,他就敲开了827的房门。
“您好,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吗?”李懂推门进去。


包间里烟雾缭绕,五颜六色的酒水摆了一桌,他抱着托盘,一进门就对上了那人的眼睛。
那个人靠在沙发上,搂着那个穿短裙的女子,手指把玩着她的耳垂。
那个人吐了口烟,看着李懂笑了,
“成年了吗你,就出来打工?你们老板胆子可真大啊,雇佣童工都那么明目张胆。”他的话激起众人大笑,充斥屋子的笑声让李懂觉得刺耳。
那个人掏出钱包,拿了几张钞票,朝李懂走来,把钞票塞到他手里,“快回家吧小朋友,不然爸妈该担心了。”


众人又笑了起来,其中一个胖子边笑边把一个黑色的箱子放到了桌上,金属扣被打开,露出白色包装的一角。李懂攥着钱走向包间更深处,“请问老板有什么需要吗?”
胖子不耐烦挥了挥手,让他走。
总控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撤。”
李懂一步步向后退到门口,“祝您愉快。”
他看见那个女人吻上了虎牙主人的喉结,看到了烟雾缭绕里那个人朝黑箱走去,看到了在宿舍楼下顾顺挥手跟他说,晚安,明天见。




*
李懂,快离开,太危险了。



tbc


评论(11)
热度(14)

© 绿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