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景房钉子户, 龙番刑侦科小透明。

被害人自陷风险07


*双警,HE

*ooc,bug归我

*幼儿园文笔,感谢阅读,多谢喜欢




*

李懂退出827,在灯影绰绰的走廊里朝更衣室走去。

两年之后他再一次看见顾顺。不否认第一秒顾顺撞进他眼里时,他想过不顾一切冲出去问个明白。可以前有个人跟他说过,“别忘记自己作为警/察的使命”。他记住了,顾顺跟他说的话,他都有记得。

于是他看着顾顺一行人进了酒吧。


李懂不傻。他恍然大悟。

顾顺一定是去卧底了。

是的,那一切都能够解释得通——他的话中有话,他的依依不舍,他挣不来的怀抱…还有那个他现在想起来都生气的蹩脚开除通报。

顾顺没有消失,真好。他感到自己心里空缺的那一块正在慢慢被填满;

顾顺他还是警/察,肯定还是,他或许是被高云安排了什么特别任务,深入虎穴,请你千万护自己周全。

想到这里,李懂内心的阴霾渐渐被拨开,他想找个机会告诉顾顺我知道你的任务了;告诉他你安心去做,我不怪你了;告诉他你一定要注意安全,我在这里等你回来;还要告诉他,我现在在缉du中队,没忘记你所说的使命…他想告诉顾顺很多很多。

啊…可是时间没那么多吧,身为卧底的顾顺没有和他坐下来促膝长谈…没关系,那长话短说,告诉他我还在你身后没离开就好了…


*

“内部情况怎么样?”总控问。

李懂在更衣室拉低声音,“双方人都到了,货在包间里,尚不清楚目标是否携带有武器。”

总控:“辛苦了。注意安全,原地待命。”

李懂靠在墙上,“是!”

屋顶的白炽灯有些晃眼,却照得他心里明镜一样,幸运的是一场风波后。我们还在并肩作战。


*

到了广西,顾顺才知道,自己以前的身份全然不存在了。

更别说手里那张薄薄的电话卡了。再都不会有熟悉的号码打进来。


李飞,他在广西的联络人。递给他一份文件,“你新的身份,背熟。有没有问题?”

顾顺说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

他现在是长弓威,大学的时候是化学系的高材生,为报效祖/国入了伍,却因为心高气傲,不服从命令,在队里嚣张跋扈被开除军/籍。离开部/队以后,销声匿迹。几年以后,广西出现一个成品纯度极高的“厨子”。被各路贩子争相追捧,该人却神龙见首不见尾。

………

跟李飞比起来,顾顺只能算是一个初出茅庐的侦查员。他看了文件,生了疑,“嘶…师兄,我才到这儿,怎么这个长弓威已经那么有名了?”

李飞递给他一杯热水,做到他身边,“我们既然敢从警校拉新人,就证明一切准备妥当,你放心。”

好。顾顺说。


在警/方的帮助下,长弓威很快成为该片区最大毒/枭察康最为器重的“厨子”。

最为器重?笑话。那都是做给外人看的。

察康能够拥有如此大规模的所谓“事业”,有一半功劳是他生性多疑,谁也不相信的。

他表面上看重长弓威,私下里却吝啬给予他信任。派了个自己的养女,颂年,去到长弓威身边监视他。




自从打入集团内部,顾顺再都没有睡过好觉。他强迫自己不能沉睡,他怕说梦话,怕被引诱,怕泄密,怕完不成任务,也怕自己出现纰漏,害了其他也在卧底的兄弟丢了性命。

自从颂年来到他身边,他更是处处小心。白天,他是佳人在侧的察康心腹;夜晚,身边人的每次呼吸都变成了提醒他危险尚未褪去的警报。

他甚至不敢思念李懂,怕哪天望着身边的人叫错名字,害了自己,坏了任务,更害了自己视若珍宝的小懂。


*

觥筹交错中,货被交到买家手里。顾顺起身准备出门,颂年立刻拉住他,“你去哪?”

顾顺挤出一个微笑,“去放水。”

走廊的灯艳俗又昏暗,他边走边摸后颈,李懂为什么会在这里?难道这次交易被盯上了?会不会发生火拼,要是打起来,他该怎么护李懂周全…

他满脑子都是李懂,怕再见到他,又怕见不到他。


一个踉跄,他被拉进了一间屋子。

光的变换让他顿时适应不过来。调整好之后,李懂在跟前站着,他的眼睛里有喜悦,担忧,惊讶,疼爱。

久别重逢,他的声音有些颤抖,“顾…顾顺,你好吗?”

顾顺的手撑到墙壁上,把李懂半圈在跟前,一边嘴角勾起笑容,“哟,李警官,那么久不见,你就问我这个啊…………好啊,我很好。”

李懂拥抱他,在他耳边说,“我好想你,顾顺。真的。”

顾顺咬了咬牙没说话。

李懂的声音里带了喜悦,激动,或许还有怕顾顺拒绝的担忧,“你在卧底,对吗?我知道,我全都知道…你辛苦了…”见顾顺没回话,他接着说,“很危险吧…你要注意安全…有没有什么话要给父母带的…还是…还是你缺不缺什么东西,我想办法给你送去…嗯,也对,什么也不缺吧…顾顺…你是英雄……我等着你回来……”李懂还在说着,顾顺却把他的手从自己脖子上摘了下来,满脸不可一世的笑容。

那是李懂从没见过的。


他嗤之以鼻,“李懂,你好可爱啊。你不会以为我当年消失,是什么特别计划的成员,被调去当卧底了吧?都几几年了还玩儿这种烂俗把戏呢?”

笑容从李懂脸上消失,他难以置信的看着顾顺。

“我就单纯犯事了,被开了你知道吗?”顾顺用手指勾勾李懂的下巴,接着说,“你不会以为我是什么舍身取义,放弃一切去当卧底,舍小家为大家的人min警/察吧。哈哈哈………你真是太可爱了。警/察工资那么低,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给不认识的人当牛做马的,有什么好?要我说,你也辞了,跟我干吧,日入百万…”顾顺的话还没说完,李懂就挥起拳头砸在了他嘴角,细密的血不一会就洇了出来。


“顾顺?你他妈混蛋!”


李懂压低声音骂他。转身就准备走。

顾顺扯他的手臂,一甩,把李懂砸到了墙上。他的手却护住了李懂的后脑勺。

他低下头不顾一切去吻他。李懂眼角有泪,紧闭着嘴顾顺就坚持不懈去亲他。他一手护着李懂的头,另一手绕过肩膀把人使劲往怀里带,李懂吃痛,轻哼一声,顾顺嘴角的铁锈味便在他嘴里蔓延开来。


顾顺抱他越来越紧,也吻得越来越来深,像是要把他吃到肚子里去。李懂觉得他快要因缺乏氧气而晕过去了,却舍不得推开他,李懂的手也环住顾顺的,越来越紧。


习惯比理智更诚实。

刻骨铭心。



良久,顾顺放开他。

帮他理好乱掉的衣襟,又吻了他眼皮上的痣。

他指尖的温度还和以前一样,像在学校里,他帮他抹点嘴角多余的冰淇淋。只是这次,他的手指抹掉了李懂眼角的泪水。


“李懂,我们两清了。你就当顾顺死了。”


*

李懂不知道自己在那个房间里呆了多久,也不知道顾顺什么时候离开。

直到手机铃声把他拉回。


[They say an end can be a start. Feels like I've been buried yet I'm still alive.]


“喂!懂哥!你还好吗?!无线怎么联系不到你!”电话那边的人问。

“哦,刚刚换衣服的时候进水了。”李懂清了清嗓子撒谎。


“那就好。827出事了,队长让你跟我们一起过去!”电话那边的人又说。



TBC.






发了刀就跑,别骂我

(不是)

特别鸣谢跟我聊天的小可爱们,不然我可能就跑路了ヾ(≧O≦)〃















评论(9)
热度(11)

© 绿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