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盲人看一出哑剧

神秘嘉宾03

*ooc,bug我的锅,有原创人物,有私设.  前文(1) (2)

*红海全员,主顺懂,刑警顺X未检检察官懂

*有采访梗,勿上升,如有冒犯,立马删

00迷雾森林

“曦曦,你安息吧,哥哥会完成我们的约定,保护更多的孩子不受伤害。哥哥……对不起你。”

“姐,你会在天上陪着小懂的,对吗?小懂会快快长大,成为你希望我成为的样子。”

03鸣谢生命有你参与

甲/基/苯丙胺,俗称冰/毒。上世纪30年代,为了治疗哮喘、嗜睡和其他一些疾病,在美国被当做药物销售。60年代,其首次作为毒/品,被旧金山的摩托车黑帮制造出来,并在美国太平洋沿岸四处分发。因为制作冰/毒所需的原料非常普通且容易得到,如外用酒精,碱液,麻/黄/碱和伪麻/黄碱等,制作贩卖冰迅速成为黑帮揽财的手段。2004年,迅速向东扩散,席卷整个北美洲。随后,摇头/丸作为甲基苯/丙胺毒/品的衍生物,从境外进入我国广东等沿海地区的娱乐场所,随后在全国范围内蔓延开来。

对冰/毒未产生耐受的人群,一次“溜冰”30mg就会急性中毒,出现肝硬化,各器官功能衰竭等现象,最终死亡。

 

医生哪是救人的啊,医生明明是最伟大的守护者。他们是生门的禁卫军,仁心和手术刀药品是他们的武器,他们守护着每个出现在病床上的人,时刻提高警惕,和死神搏斗。守护手中握紧的每一条鲜活生命。

 

“混蛋!引诱未成年人’溜冰’!”杨锐攥紧拳头,忿忿地砸在医院惨白的墙上。

“杨队,是他吗?难道老狗又出现了?”徐宏看完报告,盯着面前的人,等待回答。既希望得到肯定的回答,又幻想着今天的事只是一场意外。

四目相对。对面那双小眼睛里涌出的满是愤怒。

“据目击者描述,从外形判断,70%可能性。”

“混蛋!要真是他,这次决不能让他跑了!”

 

“医生你好,我是顾曦的爸爸。我女儿她究竟是……是怎么……怎么死的……唉……”

“顾爸爸…..您节哀…..顾曦她…..初步表现为摄入过量甲基苯丙胺,导致急性肝硬化,各器官功能衰竭而……而停止了呼吸。具体情况,刑警队已经介入调查,您等法医那边的结果吧。曦曦她…..唉……您节哀。”

“……我知道了,谢谢医生。”

 

顾妈妈一时间接受不了女儿的离开,整个人缩在顾爸爸怀里哀嚎,顾爸爸的大手稳住怀里那个女人的肩膀,好像这样能够传递给她些许力量。但…..怎么可能呢?女儿的离开,像是一颗刺扎进了指尖,疼,钻心的疼。

母亲哭泣的声音低沉粗重,每喊一声“曦曦”都像一把锤子重重砸在亲人的心上。

 

啪哒!曦曦也有一对小虎牙,和我一样。

啪嗒!啪嗒!曦曦小学的时候跳皮筋跳得可好了。

啪嗒!啪嗒!啪嗒!曦曦笑我分不清蒙娜丽莎是画还是画家。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曦曦说她长大想成为一名画家,曦曦说哥哥也可以成为最优秀的军/人。

曦曦,哥哥对不起你,如果哥哥往常一样陪着你,你就不会出事。

 

李懂和姐姐一起去医院给妈妈送便当。分诊台的护士和他们打招呼。

“小伊小懂,又来给妈妈送好吃的啦?”

“嗯!姐姐好!”

“乖~不过你们可能要等一下哦,今天送来一个小孩,好像是被人灌了毒/品,你们妈妈还在急救室。”

“好。”

果然,办公室里空无一人。墙上的秒针已经开始转第67圈了。

李懂打开办公室的门,伸出头,看见妈妈在走廊尽头握住一个男人的手,像是在安慰的样子。那个男人,有些微微发抖,却依旧保持着冷静的表情听着妈妈讲话。对面的角落里蹲着一个男孩,看不清他的脸,只是从他眼睛里落出的眼泪在昏暗的楼道显得过分刺眼了。

一双手覆上李懂的肩膀,轻轻的拍一拍,

“小懂,别看了,我们不等妈了,先回家。”

“好。”

跟在姐姐后面,李懂不住回头,全部视线都落在走廊尽头那个少年身上。

他很难过吗?他疼吗?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就叫伊伊吧!”夫妻俩都是医生,以前学的诗词歌赋都忘得差不多了,就一句诗经朗朗上口还挂在嘴边,于是就给刚出生的女儿取名“伊”,简单,寓意也好,长大以后娉婷可人。而后来李懂的出生,更是让这个家庭变得完整。李懂从小就很乖,爸妈上夜班的时候就跟着姐姐自己在家,从来都不哭不闹,认真玩玩具,认真玩画笔,喝过姐姐递来的牛奶就进屋睡觉。长大了以后,也是学生时代那种标准的好学生,认真完成作业,认真听讲,深思之后再回答问题,从不抄作业,长期占据成绩单的第一名。李懂有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始终干净清澈,有时会氤氲着薄薄的雾气。他盯着你的时候,甚至可以看到他眼里的银河和宇宙。

 

爸妈在医院工作,赶上住院医选拔或者轮转大夜的时候,经常不回家。李伊和李懂早都习惯了,自己挂上钥匙,放学了就一起回家。在李懂不长的少年时代里,李伊既是陪伴又是榜样。是晨风中的嘱托,是夕阳里的安慰,是让他学会理解工作繁忙的爸妈的人,是教会他真诚待人,诚实对己的人。

李懂对任何事物总是很真诚又小心翼翼。

“姐,我今天看见他们在厕所抽烟了。他们会不会杀了我?”

“当然不会啊,你们都是孩子,只是你们的选择不一样。就像…….就像……你认为不让爸妈操心是你长大的证据,而他们则认为,学会抽烟就是长大的证据。”

“哦,我好像有点点懂了。”

 

“喂……喂…..爸….姐她……姐她好像没呼吸了。”

初三假期的某个早上,李懂等了一早上也没见姐姐起床,敲了姐姐的房门,门没锁,轻轻一碰就开了。

“姐?姐?你还不起床吗?姐?!”李懂走过去,推了推睡在床上的人。“哐当!”一个空瓶顺着垂在床边的手一起滑了下来。

李伊吞安眠药自杀了。

 

 

爸妈,小懂:

     我是李伊,当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解脱了吧。请你们原谅自私的我,原谅不懂事的我,原谅软弱的我。我不该丢下你们先走一步,其实我也很想陪着小懂长大,在爸妈老去的时候,给你们最坚强的依靠。可是,我真的撑不下去了。

语言暴力,算校园暴力的一种吗?我不太懂。到底是我太脆弱还是她们太有锋芒。这两年来,我每天都活在她们的污言秽/语中。爸,你教过我要真诚对人,我一直记在心里,真的。开学的时候,我礼貌地和每个同学打招呼,平时生活中,我谨慎地保持着距离,不该问的不问,别人想说的就听着。有愉快地和他们去公园野餐,也因为一个难题一起在小组讨论的时候抓耳挠腮想一个下午。我那时候甚至觉得,我的青春就和玛丽苏小说一样美好。有爱我的爸妈,可爱懂事的弟弟,有清晰的目标,学习之余还可以抽出时间跳跳舞。

可是,她们怎么就盯上我了呢?就只是因为我考试的时候超过了他们吗?还是因为我执拗的履行老师的安排,催促她们按时交作业,让她们觉得我是个讨厌的人了?还是说,青春期的嫉妒和居高临下的优越感带来的欺/凌冲动不需要任何理由。我很可笑吧。

课间,她们会绕到我座位身旁,夹带脏字指桑骂槐说我一通。午间吃饭时间,她们会端着自己的餐盘坐到我旁边,讲尽所有知道的脏字来辱骂我。她们那些骂人的功夫啊,到底是哪里学来的呢?我总是跟小懂说,要胆大心细,要勇敢。可我自己却做不到,甚至不敢跟她们讲一句:“闭嘴,别说了。要是我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请直说。”你看,我很懦弱吧,连一句话都不敢反抗,任凭这没来由的刀扎在心里。

高一下期的时候,我开始害怕,怕去学校,一想起她们的面孔,我就发抖。想过转学,却被朋友拦了下来。于是我继续在不敢反抗,忍着忍着。现在都高二了,我有想过,再忍一年就可以离开这个地方,离开这些莫名其妙辱骂。可是,我忍不住了,学业负担很重,我上课的时候总是会想起她们骂我的词句,考试的时候总会想起进考场前她们威胁我的话语。我真的撑不住了,可能彻底离开才是一种解脱吧。

她们到底为什么要针对我呢,每天把脏字挂在嘴边骂我难道很开心吗?我不懂。

爸妈,对不起,原谅我。

懂,你对姐姐很失望吧。千万别学姐姐。

要勇敢,要真诚,这个世界或许不如你想的那样美好,但只要你足够温暖就可以去温暖身边的人。要平安长大。

                                                                                                      伊

 

顾曦葬礼那天,下了很大的雨。

曦曦啊,你平时爱活蹦乱跳,现在躺在那么小的盒子里,难不难受啊。曦曦啊,哥哥要走啦,去履行我们的约定。

父母把李伊的墓地安排在老家,远离那个地方,她应该很开心吧。老家有她小时候摘过草莓的园子还有姥姥家她最爱的葡萄架。

姐,你没让我失望,你永远是小懂最好的姐姐。小懂也不会让你失望的。姐,你会在天上陪着我的,对吧?

 

 

每个孩子都是落在地上的星星,他们闪耀,他们发光,值得每一个人去呵护。那些没来由的伤害啊,请远离他们吧。

“0202!呼叫02!目标出现,老狗一行人已越过边境,进入我方辖区。狙击手准备!”

“02收到!狙击手已就位。”

TBC。

谢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你。

小学生文笔第一次写中短篇,请大家多多指教。

这一章bug真是巨多,少年时代就这样结束了。

下一章就让我们蛟一全员上线吧,破案和实现抱负不会耽误谈恋爱的好吗?

好的!

比心!

评论(5)
热度(32)

© 绿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