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盲人看一出哑剧

神秘嘉宾之粥(又是未来式糖)

*激情短打沙雕文,请见谅
*放弃想案子,都给我按头亲
*若不幸撞梗,致歉并删除

顾顺在边/防那几年,落下一身毛病。转业回来之后,没规律的工作更是加重了那些大小毛病。
好不容易两个人都休息,昨晚回家才说好今天去骑行,感受大自然。今儿大早晨我们的顾警官就在床上缩成了虾米。

李懂起床后,满脑子是对今天骑行途中会遇见的新奇人事的幻想,越想越兴奋,连洗漱的速度都比平时快了不少,迅速穿好装备后才发现顾顺还没起。

推开卧室的门,窗帘挡住了晨光,也保留住了屋子里缱绻的气息。床上的被子拢成一个小c的形状,看不见他的头,大概是整个人缩进了被子里。

“怎么了?还不起。”
“懂…我疼…好疼。”被子里传出的声音闷闷的。
“哪疼?手疼还是腿疼?我看你是不疼!只想赖床,快起来~”说完李懂就伸手去掀被子。掀开后才发现,那个站起来能把自己整个圈住的大个儿,现在蜷成了一只虾米,面色惨白。
“!你真疼啊,哪?!哪儿疼?”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从未。”
“别贫!到底哪儿?”
“胃…胃疼。”
“等着。”

李懂跑出卧室,接了一大杯温水,又哗啦哗啦把整个药箱的药全都倒了出来,找出止疼药,又急忙跑进卧室,把床上的人扶起来喂他吃药。
“来,把药吃了。”
顾顺接过药放进嘴里,刚想往下咽,就被制止了——“别干吞!喝水!说了几次都不听!”
“嘿嘿,好,都听你的,我改。”那人伸手接过水杯,喝了几口,把药吞了下去,又把杯子递回李懂手里,没等他把杯子放到床头柜,一双手就环上了腰,毛绒绒的头在自己怀里蹭啊蹭。
李懂把手伸进爱人短而密的头发中,轻轻抚摸。

“还疼吗?吃了药,等会应该会好点儿。”
“唔…不疼…抱着你就不疼…你在我身边……就不疼”
“在你身边…会一直在你身边…但现在能放开我吗?小的去给顾警官熬粥。”
“………”
如果顾顺有八只手的话,那我们的李检察官刚刚成功将一只攀附在自己身上的八爪鱼弄进了被窝。

顾顺经常胃疼,老吃止疼药也不是个事儿,李懂就在冰箱里冻了很多养胃粥。把米洗净,加入红枣,小米和芝麻,放进塑料袋,挤出多余的空气,放进冷冻室。要是顾顺胃疼了,就拿出一袋放进锅里煮,既不耽误他吃饭,又可以养胃。
冻过的养胃粥和着温水在锅里煮,开锅之后不停搅拌,不用半小时粥就煮好了,软软糯糯,清香扑鼻。

盛了一碗放到饭桌上,凉好。再把卧室里的顾顺一路哄到桌边吃饭后,李懂转身进了厨房,摆弄自己的牛奶麦片。

“哇!李懂!你要谋杀亲夫吗?!”
李懂一惊,“怎么了?!什么谋杀亲夫!”
“你这粥烫死人了。你看我嘴!”说完顾顺就撅起了嘴,一个劲在李懂眼前晃。
李懂在桌子对面把粥拿过去,尝了一口,仔细感受,“不烫啊,你别瞎说啊。”说完便皱着眉头看着对面的人。

突然,爱人的手在眼前放大,脸也在眼前放大。顾顺一把搂过李懂的脖子,对准他还残留着米浆的唇吻了下去。不是用尽氧气的吻,不是攻城略地的吻,就只是绵密地温柔地吻…
“唔……放………放开……腰……腰疼。”
顾顺放开了他,咂咂嘴说:嗯?怎么你的这一口粥温度刚好呢?
李懂站在桌子对面,扶着腰,“你就贫吧,快喝。”
“好嘞!”顾顺坐下心满意足的喝起粥来。
李懂在他对面扶着腰左摇右晃,鬼知道隔着饭桌亲吻有多累!

“诶,李检,你刚刚是不是说你腰疼来着?那不如我们今天运动运动,锻炼锻炼你的腰力?”

顾顺,你到底真胃疼假胃疼?

真的。


Fin.


评论(2)
热度(45)

© 绿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