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景房钉子户, 龙番刑侦科小透明

神秘嘉宾05

刑警顺X未检检察官懂

*OOC和BUG都是我的锅,前文(1)(2)(3)(4)

*话多文笔渣,多 谢包含。

*偶有一点点rps,圈地自萌,勿上升。若有冒犯,立刻改


00克服

“有想过以后属于自己的家会是什么样的吗?也想过爱人会是怎样的人吗?”

“家?我每天泡在队里,上个厕所都要带着步话机,凌晨三点出过警,遇见过审了十多个小时死活不开口的嫌疑人,周一抓进来的人都放出去了,我还抽不出时间回家换个衣服,穿在身上都馊了……抓人的时候踢开门单枪匹马就冲了进去,把人按住了才发现人家有枪,想来也后怕………..爱人啊….….算了吧,万一哪天挂了…..会亏欠人家吧…….家的话,能给我换洗个衣服,吃碗泡面就行……呵……”

“你呢?”

“算想过吧。买一个刚刚好的公寓,要是有能晒太阳的阳台最好,在那里放上桌子啊躺椅啊之类的。选一间屋子,装上投影仪,弄个软软的榻榻米,两个人休息的时候就窝在里面看电影,看什么都行,看累了就直接趴那睡…..emmm……至于爱人,我还没有找到和我灵魂契合的人。不急。”

 

 

他总是把危险留给自己,不愿亏欠别人。却毫不留情亏欠了自己。

他总是用自己的温度去温暖别人。却始终忘了温暖自己。

 

 

05下一秒,谁是神秘嘉宾

 

“哥?你转身看看我?”刚刚……是曦曦在叫我吗?

顾顺周身全是刺眼的白、亮。望不尽的惨白。

他慌张地在眼前的白中找寻。没有,没有,没有,都没有。

可刚刚明明听见了曦曦的声音。

“曦曦!你在哪?”

“哥,我在你身后啊,你快转身。”顾顺迅速的转身,眼前出现一个女孩子的身影。是他的曦曦,和16岁那年一样,扎着高高的马尾,穿一身蓝白相间的校服,干净清爽,手里拿着放学后买的冰激凌。她现在正笑盈盈地看着自己,露出的小虎牙,一闪一闪的。

“哥,你看,我现在过得挺好的。你别再来找我了,快回去,爸妈还等着你呢。”

“曦曦,你听我说……哥对不起你,那天如果哥陪你出门,你就不会…..就不会…..”说着说着顾顺就把头低了下去,整个人开始不住的颤抖。

“哥,不怪你,真的…..哥!你看着我的眼睛!不怪你,你没错!别再折磨自己了!别想着来找我,快回去!爸妈还等着你……我走了”顾曦双手扶住顾顺的肩膀,让他振作起来。顾顺抬起头,眼里满是泪水,一切都变得模糊,刚刚还近在眼前的身影一下子飘远,他伸手去捞,徒劳无功。

 

“曦曦!曦曦!”

病床上的人剧烈的抖动,醒了。守在床旁的护士也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按下呼唤铃:“医生!医生!ICU5床的病人醒了,请您来看一看!”

顾顺睁开眼,净白的天花板,湖蓝的窗帘,耳边是数台机器工作低沉嘈杂的声音。

屠狼行动还算顺利结束,毒/贩全数落网,我方一名战/士受伤,贯穿伤,子弹擦着心脏而过,现已脱离危险。

参加行动的人员立集体二等功一次。顾顺立个人三等功一次,但因身体原因,转业回原籍警队继续工作。

 

 

又回到了这个熟悉的地方,车水马龙,人头攒动。身边穿行而过骑着电动自行车的打工者,人行道上行色匆匆的公司职员,挂着钥匙自己上下学的孩子,他们全是这个推动这个城市进步的齿轮,不起眼但必不可少,是保持这个城市活力的新鲜血液。

拒绝了父母到机场接他的要求,顾顺选择了一个人回家。

“磨剪子嘞锵菜刀~”巷子口的彭叔还是干着老本行,配配钥匙,给周边的住户磨磨剪子,磨磨菜刀,白发已经渐渐爬上他的发梢;快发小食店里还是坐着那个成天带着老花镜打毛衣的老妇人,嗯?她都有小孙子了呀,小家伙现在正趁奶奶不注意,把小手伸进糖罐里偷糖吃呢。越往家走,关于家的记忆越在一遍遍描摹中变得清晰起来了。近乡情怯,说不想家是自欺欺人吧。

下个拐角之后,就是家了。

“妈,我回来了。”

顾妈妈今天特意跟学校请了假,在家等儿子回来。准备了一桌子丰富的菜,干烧小羊排,炝土豆丝、银鱼炒蛋、小菜豆腐汤,糖醋排骨,糯米蛋,八宝饭……..顾妈妈边在围裙上擦手边从厨房里出来,笑着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顾顺把东西放下,就把站在原地傻笑的母亲抱进了怀里,抱得很紧很紧。

“妈,儿子回来了,以后就不走了。您放心。”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老顾下班后,还来不及换下制服,就催促着老婆赶快开饭。暖黄的灯光,一桌子热气腾腾的饭菜,从枪林弹雨里回来的儿子,毫发无伤又坐在了自己面前,给老两口高兴坏了,不停往顾顺碗里夹菜,杯里添酒。边吃边聊,邻居家黄叔家儿子今年也应征入/伍,听说被分到了南/海,隔壁家方姨女儿去了德国学习舞蹈,你爸今天遇见两个外国友人问路,语言不通,折腾了可一会儿………可能这就是家人吧,不管离开多久,只要你一回家,坐在他们身边,就像只是早上离开了一会似的,不会产生什么距离感,也不需要时间来缓冲。

顾顺,你终于回家了。

修整了几天后,顾顺就到刑/警/队报道去了。一个小眼睛的人率先出现在了他面前,身后跟着一群新鲜的面孔。

“哟,顾顺,长大了啊!帅了帅了!又帅了!上次见你还是在医院里……嗨,你看我说这干嘛。”

“杨队,您说笑了!”随后顾顺正色,“报告队长!警员顾顺报道!”

“欢迎加入!介绍一下,这是副队徐宏,法医陆琛,痕检庄羽,外勤张天德。”对面的一圈人,挨个跟顾顺点头打招呼,张天德突然站到顾顺身边,嘿嘿地笑着:“你也可以叫我石头,以后我们俩就一起出外勤啦!听说你还是个战斗英雄呢,啥时候有空跟哥们儿唠唠呗。”

“行。”

 

 

 

李懂的爸妈是医学院的同学,一见钟情后恩恩爱爱,二十几年如一日。爸妈繁忙的工作,很早就教会李懂和姐姐李伊自立,也渐渐成为两个懂得包容别人,理解别人的人。

李懂常常跟着姐姐去医院给爸妈送吃的,当然有时是妈妈做好之后,在微波炉里叮出来的,有的是路上买的小食,说是送吃的,其实只是想见见爸妈。那时候,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的机会很少,但只要是家庭聚会,两个孩子都会叽叽喳喳说个不停,逗得全家人哈哈大笑。虽然工作繁忙,夫妻俩也没有忽略对孩子的关爱,李伊爱书法,夫妻俩就送李伊去学了书法,小姑娘14岁时就能写一手铿锵有力的好字;李懂爱跳舞,李爸李妈就送李懂去学了舞蹈,男孩子学了舞蹈之后,身段柔软但不失锋芒,走路的时候习惯性挺直腰背,像一棵倔强的树,屹立不倒。

李伊在高二那年,遭受校园暴力,自杀身亡。从那以后,李懂没再去跳舞,也很少大笑。

“语言暴力算校园暴力的一种吗?

小懂,要真诚,要勇敢,要去温暖身边的人。”

李伊的遗书,每一个字李懂都记得特别清楚。校园暴力到底是怎样的存在?是什么促使它在同样是孩子的群体中形成等级凌辱?该怎么去温暖别人?那些受到校园凌辱的孩子,他们后来怎么样了?那些实施校园凌辱的孩子,后来又成为了怎样的人?或许,是对姐姐的死耿耿于怀,又或是这样的经历,致使他想要靠近这群与校园暴力相关的人,李懂高考过后,选择了读法律,政法大学毕业后,成为了一名未检检察官。

 

 

未检检察官,他们负责办理涉及未成年人犯罪的案件,并对涉罪未成年人进行教育、帮教,开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工作,对受害的未成年人提供司法救助。刚入职的时候,师傅告诉李懂:

 

未检检察官,首先是有丰富感情甚至激情的人,然后才是穿着制服的执法者。一个有温度的人,才能去温暖别人。*

 

说是师傅,其实也只比李懂大几岁,是早他几年毕业的同门师姐,叫佟莉。常年与孩子接触,让佟莉有着不同于他人的耐心和睿智,她是李懂在未检这条路上的领路人。她和姐姐说过一样的话——做一个有温度的人。

近几年校园暴力频发,小到常年累月在放学路上敲/诈勒/索,威胁/恐吓,大到在教室凌/辱女同学。到底是什么催生了同样是孩子的他们,如此邪恶的想法,推着他们将其付诸现实。

科技的进步,首先一定会是运用在杀戮上的,武器更新换代如此频繁就是最好的例证。那科技的进步会不会给孩子的成长带来同样不可逆的影响呢?李懂记得小时候,会和姐姐一起在大院里跟左邻右舍的小孩子们玩儿丢沙包,爬格子,个个跑得大汗淋漓;也会去公园里放风筝,滚铁环,湖边坐着钓鱼的老头会笑呵呵的看着他们;懒得出门的时候,就在花坛里捡几颗圆滑的石头,和姐姐一起跪在地上丢石头玩,或者挖几个沙坑弹弹珠玩儿,整个下午趴在地上,衣服裤子全脏了,蹭得满手黑但也开心……可现在的小孩,从五六岁开始就抱着平板和手机玩,网上的消息鱼龙混杂,家长也不可能时时在身旁陪伴,是否是社会消息的过早习得,催生了他们这一代对暴力的崇尚或价值观的模糊,进而导致了校园暴力案件频发?使自己成为了受害者,也成为了施暴者。

李懂不敢妄下定论。

 

“3月14日,博雅中学15岁的女生小茵,因举报一伙社会青年以大欺小的暴力行为遭到报复,在学校教学楼内被歹徒用西瓜刀在双臂上割了64刀…..

3月27日,仁安中学高中部,发生大规模学生聚众斗殴事件,参加人数近90人,双方持扫把,拖把等工具互殴,多人受轻伤,一名学生因在斗殴中被火钳刺穿胸部,被送往医院紧急抢救,一名学生在斗殴中摔倒,遂发生踩踏事件,该名学生当场身亡……

5月8日,箐溪附中,14岁的男生小江(化名)伙同其他两名同学,将同伴女生逼到教室墙角,对其进行威胁,勒令其将衣物脱光,并拍摄了视频上传到了某社交软件上……”

翻着案卷不知不觉快十二点,李懂按按太阳穴,站起来,活动活动了腰身,热了杯牛奶,喝完后便钻进被窝,倒头就睡。

 

早晨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吵醒,李懂闭着眼,把手伸向床头,摸了好一会,才接起电话:“喂,您好,这里李懂,请问您哪位?”

“哪位?小懂你还没起吧?快起来,城南女婴案出了点差错,需要我们和公安的同志一起再去核实一下。你动作快,我快到你家楼下了。”

“好的,莉姐!”李懂立刻就逃离被窝的怀抱,不一会就洗漱好,到楼下等佟莉来。

佟莉载着李懂到了警局门口,两个出外勤的探员已经早早等候在那里。张天德看到那辆熟悉的黑色JEEEP驶进院子,人都还没下车,周身便腾起无数粉色的泡泡。大白天的,顾顺有点瘆得慌。

那两人着便服,一前一后向他们走来。顾顺稍微一侧身,低声问:“诶,石头,他们检/察院办案还能带着高中生啊,是哪家公子哥啊?”

“什么公子哥,你别乱说啊,那是我们莉莉的徒弟,李懂。政法大学高材生,正正经经科班出身!”

“莉莉,早饭吃了吗,没吃的话,一起去食堂呀~”看到那两人下车,张天德几乎是跳着向他们走去。如果这人是只狗,尾巴估计早就摇成电风扇了。顾顺心想。

“吃了。想你。谈正事。”佟莉赶在石头问出那句“我可想你了,你想我吗?”之前回答,先发制人。炝得张天德把刚喝的豆浆都喷出来。

“还不介绍一下。”

“哦….好好好。李懂,这是我们局新来的战友,顾顺。顾顺,这是莉莉….噢不,这是检/察官李懂,负责城南女婴案的。”张天德一边拿纸擦弄到手上的豆浆一边介绍两人认识。

“你好,我是顾顺!”

“你好,我是李懂,合作愉快!”

 

认识也认识了。四人上了车,向着城南绝尘而去。

 

 

 

 

 

 

 

它在找,在挠,在缝合,却又扰得你夙夜不安。

它在进攻,在后退,攥紧,战战兢兢却决定奋不顾身。

像水中捞月,崖上摘花,一切都需要勇气。只半个胸腔的勇气,摇摇晃晃,你却不知道它到底攒了多久。

我们都别怕了吧,我们都去相信一次。

好不好。



*①借用了吴江未检付雷检察官的话,在此致敬。


TBC.

感谢阅读。

我也不知道这章为何如此严肃...总之,终于铺垫完了。

emmm.....公检办案的bug不知道能不能圆回来,要是不能的话,就bug着吧orz


请路过的小可爱们pick我啊!我的进步需要你们的建议~


评论(8)
热度(31)

© 绿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