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景房钉子户, 龙番刑侦科小透明

神秘嘉宾09

刑警顺×检察官懂
*OOC和BUG都是我的锅,前文(1)(2)(3)(4)(5)(6)(7)(8)

*话多文笔渣,多谢包含。

*这章不谈案子只谈恋爱!按头小分队进村!

00

  没有时间,我们就活在想念

  没有轰轰烈烈,我们就真真切切

就算没有一切我们不是还有现在吗

现在不是可以相爱吗?

 

09  我终于从呵欠中苏醒

 

按下门铃。顾顺有点不安。没想到第二次见面自己居然如此不修边幅。

门开了,里边人说:“进来吧。”

“麻烦你了。”顾顺不好意思的走了进去,思考着该说些什么。

 

“水放好了,你先去洗个澡吧。”李懂边把客厅灯打开边跟顾顺说。房间突然敞亮,李懂看见刚进门的人一脸惊讶看着自己,连忙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误会。就是你刚在电话里说,好久没回家了。就想着说你可能需要洗个澡换个衣服才能睡个好觉。以前石头哥也经常这样。你别误会,我真不是那个意思。”

“哦哦,嗯,好。那谢谢你啦。”顾顺拎着衣服就往浴室走。

 

什么意思?哪个意思?那个意思到底哪个意思?

 

噗通,噗通。

李懂又听见自己的心跳了。

不行,我明天真得请假去医院看看。李懂担心的摸了摸自己的心脏,又重新回到书房。

 

洗去几天的疲乏,顾顺觉得清醒了不少,可惜没带睡衣,只好穿上制服的裤子,蓝衬衫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拿着毛巾擦着头走出浴室,“李懂,你家浴室体验…..”话没讲完,就看见李懂抱着双腿,缩在沙发上,把头埋进臂窝,浑身微微颤抖。像是森林里受了惊的兔子。

顾顺走了过去,轻轻在他身边坐下,拍拍李懂的背,“李懂?李懂?李懂,你…..没事吧。”,小兔子抬起头,那汪清澈的泉水里又映出了自己的影子,湿漉漉的眼睛盯着他。这一回,不再是汩汩的泉水流进心田,这一回,顾顺觉得自己彻底溺进了那汪泉水,逃不开了。

 

“顾顺,最近我又接了一个案子。被害人是个初三的女生,她在教室里被同学lun  jian, 后来接受了心理辅导,一直在家休养,我上个月明明还见过她,可是刚刚她妈妈给我打电话说…..说她跳楼自杀了…..”李懂的声音不稳定,话匣子却打开了,顾顺从没见过李懂说那么多话,他从自杀的女孩讲起,讲了他如何去给她做心理辅导,如何带她走出梦魇,讲他们之间的约定,李懂还讲起自己的姐姐。

他好久没有提起姐姐了,他也好久没有哭过了,他也好久没有放任自己那么软弱了。

 

“你说,人性本善,可怎么会有那么多人被恶意支配,带走别人身边最重要的人呢?”李懂任凭眼泪挂满脸上的每一个角落,低着头,像是在问自己,又像是在问顾顺。

 

“李懂,你别担心。我在。你看我,身手不凡,没人能带走我。”顾顺双手抓着李懂的肩膀,把他转向自己。“你看我,你看看我,我多厉害,这一次,我陪你走,没人能带走我。你相信我,嗯?”

“顾顺。”李懂喊了顾顺的名字。接着又认真的一寸一寸打量着对方的脸,高鼻梁,眉毛间的英气盖也盖不住,他笑起来好像有小虎牙。眼睛里溢出坚定的光,像是要把李懂淹没。

李懂挺起腰,往前坐了一点,再靠近一点,敞开的制服没能阻挡对方的体温透过睡衣传到自己身上,李懂能感受到顾顺的气息洒在自己脸上,温温的。

“李…..李懂….”顾顺在叫他。

李懂把双手环到了顾顺的脖子上,半个身子的重量都移到了顾顺身上,顾顺既怕两个人一起摔下沙发,又怕李懂重心不稳,只好一只手撑着沙发,一只手扶住李懂的腰。

李懂的唇轻轻的覆上了顾顺的唇。只一两秒的触碰又离开。像是试探。四目相对。

他没有拒绝。李懂想。

我甘愿溺死在这汪泉水里。顾顺把另一只手环上了李懂的腰。

泉水里自己的影子越来越清晰,湿润的唇瓣又覆了上来。互相试探,之后便是长驱直入的占有。他们交换着彼此的空气,感受着对方口中的柔软。李懂的手又环紧了一些,顾顺把手移到李懂的头上,减少彼此的距离,加深这个吻。他抱得更紧了,像是要把李懂刻进自己的身体。直到空气稀薄到让人喘不过气,两人才分开。

 

李懂在平复呼吸,又急着说:

“顾顺,我开始依赖你了。”

 

“李懂,我会陪你,不会离开。”

“顾顺,我….我想我可能喜欢你了。不……我爱你。”

“李懂,我会陪你,不走。真的。”

“顾顺,你爱我吗?”李懂觉得自己像个耍脾气的小孩子。

“李懂…我不能….我以前在边境缉过毒…..你知道那些毒贩的……万一哪天他们来找我,来报复我…..我不能亏欠你。李懂…….我可以一直陪你,可是…..我不能爱你啊…..”顾顺避开李懂的眼神,声音越来越小。

 

李懂再一次拥抱了对面的人,把头放到他的肩窝。

“顾顺,那些我都不怕,你能陪我,我也能陪你克服一切。而且,那些…..都好遥远啊,不是吗?”李懂笑了笑,“顾顺,我们不是还有现在吗?只要现在,不是就能相爱吗?”

顾顺没再回答,只是把怀里的人抱紧了一些。

李懂靠在他身上,闭着眼,感受对方的体温。

哎…..制服的扣子还真是硌人啊。

 

 “李懂?李懂?”顾顺拍拍李懂的背,小声叫他。果然,睡着了。

顾顺把李懂抱到了床上,盖好被子,在他额头轻轻啄了一下。

晚安。我爱你。




“懂,我把那套作训服落你那儿了。”

“给你洗好熨了,自己去拿。备用钥匙在门垫底下。”

TBC.

评论(6)
热度(29)

© 绿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