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景房钉子户, 龙番刑侦科小透明。

同学,不好意思,这个位置有人了(一发完)

*ooc,bug我的锅

*文笔渣,5K+

*有演员梗,圈地自萌,请勿上升

1

给大一新生的迎新晚会一结束,李懂也算是圆满完成了作为学生会文艺部部长的所有任务。以前学过舞蹈,卸任之前,在干事们的起哄下,李懂只好亲自上阵,表演压轴舞蹈。算是挑起大梁。舞毕,台下一片欢呼。李懂鞠躬谢幕,默默退回幕后。他不太需要万人追捧,更享受独自品味生活的种种。平淡安静比时刻受人关注来得自在。回绝了学长留他进主席团的邀请,李懂在大二结束的时候退出了学生会。

开学就大三了,是该好好为自己打算了。

 

2

法学院的李懂生得清秀,跟他对话的时候,他会认真看着你的眼睛。要是你问他问题了,满嘴跑火车不是他的风格,你得等上几十秒,然后才会得到他诚恳的回答。他穿衣服简单但讲究,从来不整那些花里胡哨的,时常是简单的白T恤,黑外套或是青灰色的连体裤。正当年纪的大三学生走在校园的银杏大道上,扑面而来的少年感。他做饭很好吃,当然是他的干事传到年级里的;他对人也很亲近,啥事都愿意帮你,只是不露声色,当然这也是他干事传到年级里的;他很高冷,便是年级里没有接触过的女生对他的评价。

长得好,对不熟的人高冷,对相熟的人亲近,还是学霸,这不那谁吗?!

是!完全那谁!

于是李懂从大二开始就被那群被某个电视剧骗来读法律的女生封为“C大何以琛”。

 

“你确定要跟一个法学院的学生讨论一张照片的所有权吗?”

男女主相遇,在斑驳的树荫下,男主酷酷地丢给女主一句话。

女主从手中抽出照片还给男主,顺便牵出两人十几年的爱恨情仇。

如果女主再多思考一秒钟,或许这个关于所有权的爱情故事就不复存在了。

 

李懂摇摇头。

他不想做谁的翻版。

他就是李懂。

 

秋风起之后,树叶开始飘飘然填满整个世界。之后便是肃然的冬天。

李懂在学习上可以算是一帆风顺的。大三之后,老师找他谈了几次话,几学期优秀的学习成绩和实践经历成为他最硬的砝码,成功推免为隔壁J大的研究生。

导师对他寄以厚望:我在母校,静候佳音。

 

3

身边陆续有同学开始准备考研,或是忙着为找工作积攒实践经验。推免成功也只是一时的安心,要做的事还要很多,要考的试也还多如牛毛。李懂每天拿着司法考试的书往图书馆跑。

还是读书好啊。

 

屡试不爽是爽还是不爽;

行为无价值论行为是有价值还是无价值;

结果无价值论结果是有价值还是无价值;

从前苏联的四要件到德国的二阶层,一开始总是让人摸不到头脑。

李懂在草稿纸上列出观点展示,分析案例。

“同学你好,请问这个位置有人吗?”

一个干净的声音把李懂从如麻的当事人关系中解救出来。他抬头一看,是一个清秀的少年。

摇摇头,轻声说:“没有。”

 

少年在对面坐了下来。拿出一本计量经济学有模有样看起来。

啧,经管的。高智商人才。

 

李懂用余光看了看对面的少年,又低下头继续钻进案例分析。

 

一连几天的钻研,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突破二阶层的禁锢,可以向下一个知识高峰进发了。

一连几天,对面都坐了同样一个少年。

少年的计量经济学也看了大半本。此刻正低着头演算。稿纸上密密麻麻的公式晃得李懂眼晕。他借喝水的契机,认真打量这个少年,有细碎的刘海,后脑勺翘起一小撮呆毛,大概今早起床出门得匆忙没注意,手指细长却有力,青色的静脉若隐若现覆在上面,眼神……充满对答案的渴求,手中的笔动得越来越快,好像快算出答案了。

感到有人在看他,对面的少年抬起头,朝李懂笑了,“有什么事吗?”少年小声的问。

李懂看得入迷,这突如其来的微笑弄得他刚喝下去的水在喉咙打转,费了好大劲吞下去,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比了个口型回答:“没事。”

“哦。”少年点点头,继续做题。

 

4

周六去图书馆的人很多。李懂却贪睡了一会儿,比平时晚到了半小时。

熟悉的位置总是能让人的学习效率更高。李懂在路上担心平时坐的位置会不会被人占了,但还是决定去碰碰运气。

那个少年,又在那里了。对面的座位空着,李懂加快脚步,向那个坐位走去。伸手拉凳子的时候,少年抬起头,压低声音说:“同学,不好意…..哦,是你呀,快坐。给你占的”。少年朝他笑一笑,露出一对小虎牙。李懂道谢,少年点点头,又继续算题。

 

周六下午图书馆闭馆,李懂看时间差不多了,收起书就准备离开。犹豫着要不要跟那少年打个招呼,毕竟人今早帮自己占了座。

他用手指轻轻叩在少年的课本上,比了个口型说:“今天谢谢你,我先走啦。”

少年点点头。

 

“学长!李懂学长!”刚走出图书馆,就有人叫李懂。李懂停下脚步,一回头那少年便撞进了眼里。他比自己高一些,眼睛亮亮的,突然表妹追星时候的尖叫出现在他脑海里:“看啊!他的眼睛里有星星。”每当这时,李懂都会一本正经说,“哪是什么星星,那是你们的闪光灯。”表妹对他的解释嗤之以鼻。“哼,哥,你不会懂的。”可是今天,李懂好像真的懂了,那个少年的眼睛里,有星星。

 

只见少年伸出手,“学长,你好,我是经管院大二的,我叫顾顺。”

李懂也礼貌的伸出手去与少年握手。“你好,我是法学院…..”

自我介绍还没完,少年先开口了。

“我知道,法学院的学霸,李懂。做饭好吃,平易近人又高冷。我在你们院的迎新晚会上见过你。很喜欢你的舞蹈。”

李懂不好意思的笑笑,“都是瞎跳,你过奖了。”

两个人边走边聊,就像认识多年的老友。

 

“学长,你下午有什么安排吗?”少年看了看手机,然后问李懂。

“嗯……在寝室吧。”李懂其实没什么活动,比起在操场疯跑,他更喜欢呆在寝室看老电影。

“那你来看我打球吧。今天下午我们院跟生科有一场比赛。”少年发出了邀请。

“好啊。”李懂居然爽快的答应了。

鬼使神差。可怕,太可怕了。

 

天气不算太热,偶尔吹过一阵风还挺凉快。

平时坐在自己对面安静写题的少年在球场上居然也如此如鱼得水。年轻真好啊。

身边的女生活像自己追星时候的表妹,手里拿着顾顺的灯牌,只要顾顺投进一个球,身边都会响起尖锐的欢呼声。

李懂淡定的站在她们身边,形成鲜明的对比。

少年从跟前跑过,带起一阵风,球在他手中调皮的上蹿下跳,即将再次进入篮筐。他转过头,向着场边比了个wink,又引来一阵尖叫。

“啊!他wink!你看见没有!”

“看见了!看见了!也太帅了吧!”

 

明明是那少年给场边女生的福利,

李懂却发现自己的耳朵也红了。

 

 

一场球赛打得酣畅淋漓。顾顺打开一瓶水大口大口的喝着。留在额角尚未擦去的汗珠,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淡淡的光。

顾顺朝李懂走过去,伸长手臂把人搂过来,“走吧,学长,打球又赢了,请你吃饭啊~”。

李懂好像听见身后的女生小声嘀咕:“那不是法学院何以琛吗?哇。他们….也太配了吧。我爬墙了,站这对!”

“什么何以琛,人家叫李懂!迎新晚会跳舞的那个学长!”

“哎呀,随便随便,我就站这对!”

 

李懂觉得自己的耳朵又红了一些。

许是这天气太热,又或许是离顾顺太近。

 

 

5

两人去了一家湘菜馆。麻辣的菜品让两人直呼过瘾。

顾顺发现,吃辣之后的李懂,嘴唇变得比平时更为饱满。

顾顺看着坐在对面的人,吞了吞口水。

 

顾顺,你要忍住,小不忍则乱大谋。

心里的小人劝说完自己,顾顺便舀了一勺红汤掺进米饭了,低头默默吃了起来,

 

吃完饭在操场消食,两人天南地北胡扯了好一会儿。

顾顺发现李懂也不像传闻中那么高冷啊。甚至有时候还会讲几个冷笑话,冷得顾顺一愣一愣的。随后就是两人停也停不住的笑声。

李懂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什么,在这小子面前话就那么多。

见了鬼了。

 

回到宿舍快十一点了。

顾顺打开手机备忘录,在备忘事项后面,心满意足的打了个勾。

今晚的月光真好啊,又完成一件事。

 

备忘录:

0迎新那天跟大头去蹭他们院的表演看。压轴的那个男孩子可真好看啊。是不是大一新生?

0哦,是法学院大二的学长。李懂。

 

要和我懂一起做的事:

1.和懂一起上自习   √

2.和懂一起打球     √(ps.看我打球也算,今天wink是我今生最紧张的一次,不知懂看到没)

3.和懂一起吃饭     √

4.和懂在一起

5.和懂做爱做的事

 

Ps.法学院的学妹说,懂保研到J大了。那再加一条吧。

6.和懂去同个学校读研

 

 

6

没课的时候,两人总会在图书馆相遇。帮对方占座好像变成了习惯。

除了那个熟悉的人,只要别人拉开对面的凳子,都会得到一句,
“同学,不好意思,这个位置有人了。”

 

法律虽说是文字堆砌起来的,但有时要是脑子打铁,也容易钻进死胡同,李懂有时也会被甲乙丙丁闹得愁眉不展。真是劝人学法,千刀万剐啊;

政治经济学满篇密密麻麻的文字,全然不同那干脆利落的公式符号,但顾顺竟然也学得十分顺利,剩余价值论好像对这理科生构不成什么威胁。

顾顺经常和安慰李懂说:“别紧张,就算是保研的学生压力也还是会在的,李懂,你要克服它,压力,会让你更专注。”

每每这时李懂都会送给顾顺一记白眼,“你就贫吧。我又不是故意表现给你看的。”

“嗯,可我看到了啊。”顾顺哈哈哈哈的笑着,顺手揽过李懂的肩膀。

 

顾顺偶尔给李懂带瓶冰可乐,说是生活需要快乐水的刺激;

李懂也偶尔给顾顺带点枸杞黑芝麻糊什么的,说是养生拯救发际线。

 

窗外银杏嫩叶又挂上枝头,盛夏的毕业季也悄然走进。

图书馆里多了些穿着学士服上蹿下跳的毕业生,他们想要用0.1秒的镜头抓住青春中最放肆又最珍贵的那几年,好在剩下的人生中慢慢回味。不论是天翻地覆的打闹还是你侬我侬的腻歪,不论是披星戴月的复习还是一周一学期的临时抱佛脚都会成为最珍贵的回忆吧。

 

临近离校的李懂,还是习惯性的去图书馆。帮他占座。

朝九晚五的实习,顾顺还是会在下班后拿着书去图书馆学习,他知道有人在等他。

又是周六,顾顺实习放假,两人竟然又在图书馆呆了一上午。

 

闭馆铃声把他们赶了出来。两个人并肩走着,谁也不说话。

谁都想说很多话。

“我……下周一走。明天毕业典礼。”

“嗯。”

 

两人再没说话。

周日的毕业典礼,学生在大礼堂听完校长寄语,都哭得差不多了。

以后再无师长的包容,家长的庇佑,所有的困难和幸运都将是你的双手带给你的礼物。

李懂和室友一路说笑,什么苟富贵勿相忘啊,以后开律所了别忘了接济兄弟们之类的等等。

走到礼堂门口,他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是顾顺。他站在拐角处等人。

李懂和室友们打了招呼,便向顾顺走去。

 

“哇,同学等人吗?请问等的是叫李懂的人吗?”

“对啊,请问同学你认识他吗?”

“哈哈哈哈哈,别贫。真是来送我的啊?”

“对啊。给你送个礼物。”说完,顾顺就把一个包装精致的蓝色盒子递到了李懂手里,

“毕业快乐,再见啦。”

 

顾顺转过背,走了。

再见,再等我一年,我一定会再和你见面。

李懂朝着那少年的背影吼了句“谢谢!”少年没有回答,也没有转身。

再见,还能再见吗?

 

回到寝室,李懂打开那个蓝色盒子,里面是一条领带,上面有一朵刺绣的小花。

眼光不错。我喜欢。

如获至宝,李懂小心翼翼把领带放进了行李箱。

 

再见啦!我的母校!

再见……顾顺。

 

 

7

没了本科开学时的慌张和兴奋,研究生的生活按部就班。

跟着老师做课题,调查研究,写论文到两三点都是常有的事。

在图书馆的时候,他还是习惯给那个人占位子,只要有人拉开对面的凳子,他都会说一句“同学,不好意思,这个位置有人了。”

然后低下头,埋进论文里。

李懂,那里没有人了。李懂,就你一个。

他无数次跟自己对话,却还是不习惯对面坐着一个陌生的面孔。

 

“叮”。微信消息未读[1]条。

李懂划开手机,是顾顺的消息,打开后是一张图片。

又是一年毕业季,那个在球场上呼风唤雨的小子也毕业了。一身黑西装,领带上有一只简单的蜜蜂。小虎牙对着镜头笑得很甜。

李懂又在他眼里看到了星星。

 

[帅吗?]

[帅。毕业快乐。]

[你看我领带帅吗?]

[帅帅帅。那么久不联系,一联系就跟我这炫耀。]

[你认真看啊。是只蜜蜂。]

[我知道。]

[去年买你礼物的时候,我一块儿买的。你的是花,我的是蜜蜂。配吗?哈哈]

 

 

李懂不说话了。他关掉对话框。

配吗?

李懂,别想了。都毕业了。

 

8

整个暑假都在论文的屠刀下过完。

劝人学法,千刀万剐啊。李懂再次感叹。

看着那群新入学的研一学生,李懂担心的摸了摸自己的发际线。

 

周一没课,也不用去给本科生代课。李懂又去了图书馆,坐在过去一年他常坐的位子。

夏末的空气还有些燥热,图书馆没开空调让人昏昏欲睡。

一听冰可乐放到了对面的位子上,有人伸手拉凳子,李懂习惯性抬起头,“同学,不好意思……你怎么……”

 

“来和你一起上自习啊。”对面的人压低声音说。

那张少年人的脸又出现在了眼前,出现在了他对面的座位上,少年人满脸的自豪,那笑容泛起在李懂心里泛起涟漪

 

就算是低声交流在图书馆也还是会打扰到别人。

李懂拿出手机,示意对面的少年。

 

[你怎么来了?]

[陪你上自习啊?]

[别贫。]

[真的。学长你好,我是经管院研一的学生,我叫顾顺。]

李懂没有回他,抬头惊讶地看着对面的少年。

[看我干嘛?请问学长,这个位置有人吗?]

[同学,不好意思,那个位置有人了。]

[是叫顾顺吗?]

李懂又抬起头看着对面那个像小学生一样耍宝的少年,比了个口型,“是,是叫顾顺。”

只见那少年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心脏。

李懂疑惑。

 

 

[我这里,也有个位置被人占了,他叫李懂。请问同学,你认识他吗?]

李懂嘴角扬起一个弧度。

[能不能再土一点?]

顾顺把那听可乐打开,刺啦一声,赶走了不少夏日的困倦。他把可乐推到李懂面前。

[那喜欢要怎么说才显得有文化?]少年人一边嘴角向上斜,笑得痞痞的。

 

[你说呢?]

李懂喝了一口可乐,将少年人炽热的眼神收进自己清澈的泉水里。

 

[那......李懂,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好啊。]

9

66备忘录:
4和懂在一起  √
6和懂读同个学校的研 √

10

66备忘录:
5 和懂做爱做的事      ♡




FIN.

*没有黑何以笙箫默的意思,拒绝ky。

感谢阅读


学生时代多美好啊,我却写不出ORZ

带着我的渣渣

溜了溜了

评论(25)
热度(265)

© 绿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