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盲人看一出哑剧

不可置否的双重地心引力(一发完)

*OOC,BUG我的锅

*高中生活多美好

*文笔渣,沙雕文,3.5K+,圈地自萌,请勿上升


0

轻轻放   我就是卸不下对你的喜欢  原来爱会慢慢增加重量

 

1

还有几天就离校中考了。班主任站在讲台上语重心长,“再坚持几天,把你们那颗躁动的心收一收,同学录什么的考完再填,现在能多背书就多背,能多写题就多写……”

 

习题集下藏着一页又一页的同学录,那些千篇一律的无聊问题是毕业季最大的礼物。你可以光明正大把那页纸发给喜欢了好久的人,等他填好再如获至宝装进盒子里;可以假装不经意翻看那一页页纸,放纵心里的小鹿上窜下跳,看那些他认真回答过的问题。喜欢什么,讨厌什么,最爱看的电影是什么,最喜欢的颜色是哪一种,未来的梦想是什么,以及把那串不长的号码背得滚瓜烂熟。每看一遍就满足得像窥探到了他的心脏。

 

班主任最近老是讲一样的话,顾顺都听腻了。他龙飞凤舞填完一张同学录,从桌空里抽出一张新的。老班在讲台上口若悬河,讲台下的小子姑娘们就悄悄写着同学录。身边的人也认认真真一笔一画填着。

“哎,李懂,给我看看你写的。”顾顺用笔戳了戳同桌的手臂,轻声说。

李懂停下笔,盖上笔盖,把那页纸推倒顾顺面前,“呐,看吧,小心老师。”

 

最讨厌的事:数学

最喜欢的事:语文、英语

最想做的事:以后可以养一只大狗,德牧金毛都OK  还有就是高中可以读文科,数学真的太难啦

 

“李懂,你以后想读文啊?”下课后顾顺问李懂,眼睛却朝前盯着黑板上某个点出神。

李懂把笔放回笔袋。抿了抿嘴唇,“嗯,想。文科的数学….不会那么难吧。”

 

同学录填得差不多了,李懂把它背回了家。剩下几天就不发了吧,不然被老班发现没收了就大事不好。他坐在书桌前,手里拿着笔,紧紧盯着同学录。明明是自己的东西,想要打开的时候,却莫名生出紧张的情绪。像在球场边的看他打篮球,中场的时候如无其事递过去一一瓶水,耳朵却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像上学路上,感到他在身后跟着自己却没有回头,一前一后的走着,等到教室门口故意放慢脚步,他加快了几步,一回头,两个人撞进对方的眼睛里,互道一句:“早上好呀!”然后落下一路喜悦。


手心攥出了汗,李懂打开同学录翻到了顾顺的那一页,那些龙飞凤舞的大字,他最熟悉不过了,每次都被老班骂,让他写工整一点。

 

最讨厌的事:背书啊!

最喜欢的事:算题!有趣!

最想做的事:最近想养猫   高中读理,是不是不用背书?哈哈哈哈哈

 

 

2

是不是每次毕业,都要一大群人一起哭一次才显得比较有仪式感。

老班那么多年第一次变得温柔,“我不是真的讨厌你们才天天骂你们,其实也是怕铁不成钢,所以对你们很严格,希望你们不要恨老师…….”说着说着,老班就哭起来,下面的小子女孩也哭成一片。有几个要强的男孩哭过之后死不承认自己哭了,硬说是沙子迷了眼。

 


傻子。哪里来的沙子啊。


到底是年少时候最干净的喜欢,每次毕业总有人上演抱了全班人只为和那个特别的人拥抱两秒的戏码,也有人干脆利落,找到那个人就立刻索取一个拥抱,最干净的,无关未来,甚至脱离当下。

 

“李懂,要毕业啦。咱俩抱一个。考试加油。”顾顺张开双臂,朝他这三年的同桌发出邀请。

李懂走近,张开手臂轻轻环住他的背,拍了拍,几秒之后就放开了。

李懂是个敏感的人,还有着不同于这个年纪男孩子的细心和认真。看着班里那些女孩相互道歉,相互撒娇,哭得稀里哗啦,抽出校服袖子就去擦脸上的眼泪,李懂也慢慢红了眼圈。这群一起打打闹闹了三年的人,终于要分开了。以后还会不会见面啊。

 

“顾顺……”李懂轻轻叫了叫身边的人,视线落在黑板上的倒计时。

“嗯?怎么啦?”顾顺转过身,看着李懂。

“…..没事….就…..考试加油…..好好写字…..”李懂回过头,看着顾顺,像是在叮嘱。

“好,哥知道啦!”顾顺转着笔,“你放心。”

 

 

3

高中校园的第一课就是军训。

十二天的军训,全年级学生在教学楼打通铺睡,每天按起床号起床,在熄灯号响了之后在被窝里聊天侃大山。

教官在队列前自我介绍,顾顺人高马大的站在最后一排,左顾右盼想看看这陌生的班级里会不会出现几个熟识的人。

哟呵,大头在,呆瓜也在。还好还好。

……..李懂?!李懂也在?

他站在离顾顺最远的队伍边缘,目视前方认真听着教官训话,时不时会因为教官的幽默勾起嘴角,笑意挂满了眼角。

 

真好。

 

九月的天气有些阴晴不定。班级队列在操场站军姿一站就是两个小时。其间下了雨,几个女生动了动,叽叽喳喳说着想逃出队列到屋檐下避雨。

“别说话!躲什么躲,就是下刀子也给我站着!多大的人了还矫情!”教官绕到女生面前,吼了几句。

绵绵的小雨洒下来,落在军训服上。不一会领口前襟后背都淋湿了。天气却好像在和他们开玩笑。落完雨,太阳就慢慢爬出云层,温温地烘烤着这群少年。衣服上的水汽随着温度升高慢慢蒸发,贴在皮肤上的劣质布料弄得人痒痒的。

 

“解散!原地休息!”教官下令,孩子们如蒙大赦,塌腰驼背,席地而坐。李懂也找了个阴凉的角落坐下来,摘下帽子扇风。

“同学,吃口香糖吗?”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吃了,谢……..顾顺?”李懂回过头见到了一整个暑假没见的人。“我们……我们一个班吗?”他接着问。

“你这不废话吗?当然啊!”顾顺嚼着口香糖回答他,那个得意的样子和初中给自己讲一次函数的时候流露出的神情如出一辙。真好,我们又一个班。他在心里说。

 

“嗯,真好。”李懂悄声说,嘴角挂着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

 

真好。

还有一年才分科呢。

 

4

高中的班主任是个年轻的女人,她对班里的学生除了要认真读书,严于律己没什么多余的要求。谁和谁同桌,坐讲台旁还是教室后门的垃圾桶旁统统没有要求。于是顾顺和李懂又成了同桌。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哀…….哀….哀民生之多艰。余虽好修姱以鞿羁兮,謇朝谇而夕替。既替余以蕙纕兮,又……….又……….又…….又背不下来了。”

背书依旧是顾顺的一大心头恨。本以为《出师表》该是最长的古文了,没想到,那只是入门。“离骚啊离骚,灵均啊灵均,你为何如此忧国忧民。”那篇《离骚》,顾顺已经背了三个早自习了,还没记住第一段,拿着课本不停往脑门上撞。

“你把生字先认清了,再理解每句的意思就很好背,别自己死磕。”李懂刚刚和组长背完书签了字,回到座位上,看见生不如死的顾顺,把自己的背书技巧教给了顾顺。

“哦,好。”顾顺停止“自残”,从李懂码在桌上的书里抽出了那本《古文释义》。

 

李懂已经两个课间没有离开座位了,自己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难得挠头。到底是谁说数列解决了人类社会很多繁杂的计算问题。它自己明明就是最繁杂的好吗?

前n项和,(n+1)项和,n的取值什么的,听课的时候明明很容易,自己做起题来不知如何下手。李懂的眉头又锁紧了一些。

“有那么难吗?我教你,看着。你先把前两项拆开………”顾顺拿过李懂的草稿纸给他讲起题来。李懂凑过去一点,用手托起下巴听他讲题。

 

像滑着滑板在成年人的世界门口溜达,晃过来晃过去,偶尔一瞥,会看见那个世界新鲜的一角,于是心中便萌生出对自我认同的渴求,对喜欢这件事更光明正大的索取。

 

每周,顾顺的桌空里经常会掉出一两封粉色或蓝色的信。顾顺都把它们收好,不乱丢但从来也不打开看。

李懂见到过,但他从来都不问,你为什么不看。

 

课间,李懂从图书馆借了书往教室走。听见几个女生在教学楼门口小声议论。

“哎,你知道吗?今天林萌跟顾顺告白了诶。结果!被拒绝了!顾顺说他有喜欢的人了,所以请林萌以后不要再给他送信送东西了。”

“哇!那林萌也太惨了吧!她可是女神诶!长得可爱学习又好,还会拉小提琴。顾顺怎么…..哎哎哎!那你们知道他喜欢谁吗?”

…..


顾顺…….他….有喜欢的人了啊…….

没事,还有半年就分班了。

李懂…..你也收心吧。

 

李懂走进教室,刚刚的告白风波好像没给顾顺造成什么影响,他正和大头呆瓜嘻嘻哈哈打闹,间或喝一口冰可乐。

上课铃适时响起来,李懂回到座位,把借来的书放到桌边的书箱里。化学老师用教棍敲敲讲桌:“回神回神啊!课本第56页,讲一下昨天的思考题……….”

顾顺觉得身边的小孩,今天整个人陷在低气压里,凑过去轻轻说:

“诶,懂,晚上一起回家啊。”

李懂翻着课本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5

华灯初上,两个人走在路上,不远不近。影子却偶尔重叠,像在说着秘密的耳语。

顾顺觉得李懂今天太奇怪了,平时他随便讲个冷笑话,李懂都能笑得半死,今天他讲完了所有的冷笑话,都快把自己冻坏了,李懂也没有勾起嘴角。一路沉默,有的没的嗯一声,算是回应他。

 

心事好重。沉沉的。

 


顾顺也不说话了。两个人就那么走着。

“顾顺……”

终于开口了,顾顺松了口气,“嗯?干嘛?终于想起还有我这个大活人跟你一起了?”

李懂觉得他的虎牙晃得自己心慌。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心跳声像是要盖过街边的一切声响。

怕他听到又怕他听不到。 


“那个……今天我听那群女生说…….林萌跟你告白了?”

“嗯,对啊。不过我拒绝了。我有喜欢的人了。不能吊着她。”

 

谁会那么幸运,得到你的喜欢。

 

李懂抓了抓衣角,牙齿轻轻咬着嘴唇,眼神在顾顺和昏黄的灯光之间游离。

“那…那你喜欢谁啊?”

“嗯?”顾顺勾勾嘴角,转过头笑眯眯盯着李懂,“那么关心我?”

“我…我没有。只是大家都是熟人嘛,讲一下…..应该也没啥吧。”李懂故作淡定。

 

“那你跟我玩个游戏吧。其实也就是石头剪刀布,不过你只能出布哦。玩完我就告诉你我喜欢谁,怎么样?”顾顺嚼着口香糖,朝李懂挑挑眉,“快,伸手啊,出布。”

李懂疑惑,伸出手,出了个布,“为什么只能出布啊?”他问。

 

顾顺伸出手,扣了上去,扣得紧紧的。

“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牵着他的手,跟他说,”顾顺低下头,凑到李懂的耳边,


“我喜欢你呀。”




FIN.




感谢阅读





渣渣文手逛微博激情码文

我爱土味视频

感谢每一个小心心

先给您表演一个360°致谢了

溜了溜了

评论(10)
热度(66)

© 绿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