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景房钉子户, 龙番刑侦科小透明

喂,隔壁班的,你过来一下(一发完)

*OOC有
*激情产物,文笔渣且无聊,3.6k+
*手机排版,乱

0
你们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啊?!你们看看!就连隔壁班都比你们好!

1
争强好胜是学霸们的乐趣,每一次战争都会波及那些只想默默学习,感受岁月静好的普通人们。
谦虚…..也是学霸们的一大爱好。
每次考完试,免不了有几个常年霸占成绩单前几行的人,坐在书桌旁捶胸顿足,“唉,这次又考差了,完蛋了完蛋了……”
然后嚎得全班人都知道他们这次总共错了一个选择题,或是某个公式用得不太便捷。

“你猜他这次第几名?”
“如果不是第一,我请你吃辣条!”
“那我还是自己去买好了。”

呵,学霸。你们怕不是学术界的恶棍啊。

2
或许是对近朱者赤的疯狂迷信。每个年级都会有教师配备极高的几个班级。H中的初一1、2班的学生们很幸运的成为了“重点培养对象”。别班的人八点开始早读,他们就七点半开始早读;别班人吃完午饭午休,他们吃完午饭抄题做题,快下午自习的时候,老师踩着铃声就进门收作业本儿。上完厕所,看着别人大中午拿着篮球在球场上挥洒汗水、交流感情,在班主任的死亡凝视下,一班二班的人却只能加快脚步往教室赶。
题写完了吗?都会做了吗?能考上高中部最好的班级了吗?

顾顺,初一一班班长。开朗外向,乐于助人,成绩优秀。是老师们的掌上明珠。
李懂,初一二班学习委员。内向责任感强,不太爱讲话,但只要他开口,基本一语中的,老师们对其赞不绝口。
最近一二班的人都围着他俩转,帮洗碗,请吃辣条,喝可乐,什么法子都用上了,就只有一个要求“你少写几页不行吗?”两人给出的回答却如出一辙,“你们怎么不叫隔壁班那个人少写一点?”
要说两个人是怎么认识并且杠上的。那还要从语文老师布置的读书笔记讲起。

3
激将法对于十几岁的孩子好像特别管用。读书笔记好像也是老师们锻炼学生写字、读书、写作等综合能力的一大杀手锏。
星期天晚上随便翻开一本课外书,抄几行,写几行读后感。这个作业就算应付过去了。可偏偏有人就特别在意这件小事。

语文老师踢二班的开门,抱着一摞笔记本就气冲冲走了进来,“你们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张枫,陈燃!你们两个!读书笔记一星期只写五页是想怎样?!跟我这玩儿吗?”两人悄悄说,“您以前就只布置了五页啊………..”
语文老师怒了,“还敢顶嘴!怎么就不学好呢?你们看看人家李懂,一周写十五页,字迹工整,感受深刻。也学学隔壁顾顺!一周写二十页!人家的高分作文就是那么练出来的!你们怎么就不思进取?嗯?……….”老师还在讲台上叨叨。

李懂在台下坐不住了。
隔壁班的那个谁,居然比我多写五页?
好啊,那下星期,我就比他多写一点。

语文老师又抱着一摞笔记本,气冲冲踢开了一班的门,“全年级就你们班最懒!看看隔壁班!随便一个人都比你们勤快好学。李懂知道吗?!人一星期写了二十五页读书笔记!人语文分高,就是那么练出来的!你们班也就顾顺认真完成作业,看看其他人,一个二个吊儿郎当的…….”

老师还在台上叨叨,顾顺心里莫名不爽了。
怎么才一星期又比我多。
哥的第一宝座怎么可能拱手让人。

4
奇怪的攀比。
奇怪的胜负欲。

5
可能只有鬼知道,顾顺和李懂每个星期到底写了多少页读书笔记。
唯一的结果就是在语文老师的推波助澜下,两人的读书笔记写得越来越多,班里其他写正常页数的同学被骂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两个班一百多号人因此叫苦不迭。纷纷使出浑身解数请求这两人别再比了。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你不率先屈服,那我也不会先投降。
两个人就在不能让“隔壁班那个人”超过我的思想控制下,将这场莫名其妙的争夺战持续了大半个学期。

等页数到了每星期三十页的时候,两人终于撑不住了。
浪费笔墨不说,休息打游戏的时间全花这上面了。
顾顺决定找隔壁班那个人谈一谈。
画笔已经放在书房很久没动,也很久没和“花生米”一起出去遛弯了,老爸从基地带回的德牧都跟自己不像以前那么亲密了。
李懂决定找隔壁那个人谈一谈。

6
要将这场腥风血雨阻止在周一。一放学,顾顺就跑到二班门口找人。
“那个谁,你出来一下。”他站在二班门口,朝教室里吼了一嗓子。
然而,并没有人理他。教室里该做作业的人在做作业,该打闹的人在最后一排闹得不亦乐乎。
门口的值日生拿扫把扫了他脚边的纸屑,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准备离开。
尴尬,太尴尬了。

他伸手抓住值日生,清了清嗓子,“咳咳,不好意思同学,能帮我把你们班李懂叫出来吗?”
“哦,好的。”值日生不慌不忙,扫清门边的所有垃圾,走到窗边,敲了敲李懂的桌子,“学委,门口有人找。”

“干嘛?啥事?快说。”李懂显然知道门口站着的是谁。
“商量个事呗…..咱俩…..别比了….读书笔记就写五页就行。”顾顺挠挠头,先一步发出和平请求。
“行呗……其实我也想说来着。就这样说定了。”李懂朝顾顺挑了挑眉,转身回到座位继续算题。
“好嘞。”

周五,两个人被叫到办公室。语文老师推推眼镜,冷着脸,“你们两个,这周作业怎么回事?”她敲敲两人的作业本。“嗯?偷懒?”
两人在老师面前站得笔直,顾顺先开口了,“那个…老师,凡事过犹不及嘛…”李懂赶紧附合,点点头,“对对对,是这样的,老师。”
看着两个宝贝一个鼻孔出气,老师也没办法,挥挥手叫人走,“去吧去吧,好好学习。”
两人嗖嗖嗖就跑出了办公室。

这场莫名其妙的争夺战,终于结束了。

7
中考对于学霸来讲,好像不是什么难事。初中三年在成绩单上霸占前两名的顾顺和李懂,顺理成章成为同班同学。
开学第一天,顾顺单肩背着书包,嚼着口香糖站在教室门口看名单,李懂的名字是第一个。
行,找机会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本事。

李懂在座位上看着暑假补习班的题。高一的数学,他在暑假已经学了一遍,趁开学这几天没事,再复习复习。“喂,隔壁班的,能坐你旁边吗?”一个声音打断了他。
那个声音再熟悉不过。以前听得还少吗?隔壁班的。
“更正一下,现在是同班的,不介意的话,可以坐。”李懂看着他回答。
顾顺坐下,瞟了一眼李懂的书,“嚯,都学完必修一了呀,第一名就是不一样,找机会让我见识见识你的本事。”
李懂不示弱,“以后有的是机会见识。”
“是吗?还是读书笔记吗?”顾顺勾起嘴角调侃。

“不了,心累。”李懂吞了吞口水,瞥了瞥嘴。

“你好,正式认识一下,我叫顾顺,以后就请多多关照了。”顾顺伸出手。
李懂拍掉他的手,“李懂。谈不上关照,共勉。”

这是所谓惺惺相惜吗?
是吗?

8
学校总是喜欢在高一开学一个月之后举办一场运动会,体育竞技从来都是加深集体感情最好的方式。
高一一班的学生不仅在考场上叱咤风云,在赛场上也不甘示弱。
校运会接力跑,一班获得了第一名。每个人都沉浸在大家默契配合的喜悦中。流言却不胫而走。
三班的人开始不服,一会儿说一班跑的时候少了一棒,一会儿又说三班摔倒的人是一班的人绊倒的。整个赛场的学生开始对一班的人指指点点。一班学生找到三班讲理,两个班的人争着争着就推搡起来。
十六岁的顾顺已经窜得快一米八,在人群中十分显眼。他走进推搡的人群,把两边的人分开。看着比自己矮一头的三班体委,冷冷地说,“做事说话,要有证据。我们班没有少跑一个人,你们班的人摔倒,完全是被自己的鞋带绊倒的。敢比就要输得起,乱带节奏的事太脏了吧。没证据就道歉。”
三班的体委顶着个莫西干头,吊儿郎当,“道歉是不可能的。你们班自己干的事,自己知道。”
顾顺握紧拳头,慢慢把手抬起来,向前走了一步。这时有只手伸了过来,把他挡了下去。

“走吧,调监控。”李懂走到顾顺面前,指指操场角落的监控,与三班体委四目相对。莫西干头往后退了一步,看了顾顺李懂一眼,挑衅地说:“行,算你们有本事。”说完转身就要走。
李懂拉住莫西干头的衣服,“道歉。”三班的人看情况不妙,连连道歉就拉走了莫西干头。

“以后别冲动。打人什么的,不好。”李懂转过身,对顾顺说。
“哦,好。”顾顺看着李懂的背影,低声回答。
没想到隔壁班的这人…..嗯….我们班的这人,关键时候还挺镇得住场。

9
运动会果然是增进感情的法宝。

10
高中三年,堪称人生知识储备的顶峰。
虽然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每天灌进一杯又一杯的咖啡,顶着困意听讲做题。但只要能换来三年之后考场上的如鱼得水,这些付出也不算什么了。
如果你有一个喜欢跟你比成绩,暗地里较劲的同桌,烦是烦了点,但绝对称得上是幸运的。

自从运动会携手维护了班级名义之后,顾顺和李懂的关系开始变得好起来,虽然在旁人看来,他们依旧你追我赶,争得不亦乐乎。
“小懂,下自习一起回家啊。”顾顺边导导数,边嘱咐李懂。
“好。单车棚见。”李懂算完了最后的导数题,拿着古文必背出了教室。

少年骑着车,融进昏黄的灯光里。讨论题目的声音也随着他们的身影渐渐远去。
车轮不知转了多少圈,少年手中的笔不知换了多少笔芯,书桌上高高堆起的参考资料和试卷,是每个挑灯夜战,靠近梦想的勋章。
其实没什么不同,高考那天一样下了雨。一样的教室,一样需要两个半小时写完的试卷。它没什么可怕,只是因为承载了太多十七八岁孩子的梦想,高考才被赋予了过于神圣的色彩。
走出考场,李懂看到顾顺在楼梯口朝他招手。
“小懂,散伙饭走着?”顾顺伸过手,搂着李懂的肩膀。
李懂反手勾上顾顺的肩膀,“走吧。”

散伙饭上,一班的人个个举起杯,怀念过去,重新讲起过去那三年里共同经历的喜怒哀乐。没了高考的压力,喝了几口的少年们,受到一点往事的挑拨,眼泪就在眼睛里打转。该道歉的也道歉了,该告白的也告白了。以后大家就要去往大江南北了,也别忘记放假回家再聚一聚。

李懂受不了离别的场面,拿着啤酒坐在院子里。
“小懂,你想填什么志愿啊?”顾顺也从屋里出来,坐到李懂身旁。
“…..嗯,没想好。”李懂喝了口酒说。
“我感觉你读医好,人细心又温柔….”顾顺转着酒瓶说。
“喂,你没听说过,劝人学医,天打雷劈吗?”李懂转过头,朝顾顺放出兔牙。
“……嗯?感觉,感觉而已嘛。随便说说。”顾顺喝了口酒。
“那我还觉得你读法好呢,冷静逻辑性强。”李懂盯着顾顺。
顾顺回过头,撞上李懂认真的眼神,“喂,那你没听过,劝人学法,千刀万剐吗?”

11
“那….我们就同生共死咯。”
“同生共死?一个被劈死,一个被刀死?”
“喂,隔壁班的,大好的日子那么说不吉利吧。”
“好像你先开头的啊。”

12
“顾顺。”
“嗯?”
“以后…..我们还能不能一起讨论问题了?”
“不知道。但…..我希望,下一段路,我身边还能有你。”

FIN.


感谢阅读



*今天听了学长和他男朋友的故事。两个人异地三年,最近考博去了同一个很好的大学。希望他们能一直好下去❤
*然后开了个脑洞,就写,就越写越渣orz我忏悔
*真的很喜欢学医的和学法的,于是又写了烂梗orz我忏悔
*最后晚安,溜了溜了,狗命要紧

评论(11)
热度(96)

© 绿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