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景房钉子户, 龙番刑侦科小透明

怪情歌01

*OOC,BUG我的锅 。高考完就该读大学了!

*沙雕文也有后续,疯狂打脸系列 前文隔壁班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

怪情歌 01

 

—Take a trip into my garden , I  got so much to show .*

 

—明明想爱你,明明想靠近,但是你身边,有人捧花总是拥挤。*

 

1

没有忘带准考证,没有忘带身份证,一切顺利。

那场完结在淅淅沥沥小雨里的高考已经是十几天前的事了。

其实也没有多惊心动魄,顶多就是进考场安检的时候会闪过一丝紧张。

芒种过后,六月的温度朝着四十度攀升。有如脱缰的野马般沸腾了一段时间之后,十八岁的少年们开始思考,志愿表上的那几行到底该填什么?

 

李懂在家里把那本指导书翻来覆去看了不知几遍,都找不出一个自己心仪的学校。妈妈绣着十字绣,时不时看他一眼,像是有话想说的样子,却一直没开口。这个年纪的孩子,都有自己的想法,先让他自己决定吧。

 

三点。有条消息弹出。来自备注[colourful]。

[懂,下楼,我在你家楼下。]

“妈,同学找,我出去一下啊!”李懂把志愿指导放进书包,抓起茶几上的钥匙就出了门。

 

正是烈日当空的时候,一出门李懂就被盛夏的热浪吞没。顾顺站在门楼的树下,穿一件白衬衫,黑短裤,趿拉着一双人字拖,眉间渗出细密的汗珠。李懂走过去,顾顺就搂过他的肩膀,“走着,哥请你喝冰阔落!”小虎牙在艳阳下一闪一闪的。

李懂皱眉,“那么热的天,能约出来的都是过命的矫情,你就请你的生死之交喝冰阔落?”

“那你想喝啥?”顾顺把手插回裤兜。

“emmmm………..白桃乌龙奶盖”,李懂吞了吞口水,像在回味。

 

高考结束,去谢师宴的路上,他们被一群女生拖着喝网红奶茶。女孩子们问他们喝什么。两个人都说随便,最后,她们递过来两杯白桃乌龙奶盖。顾顺尝了一口,撇撇嘴,又腻还没味,没再喝。李懂很喜欢这个味道,清新的白桃甜甜的味道恰到好处,喝到嘴里的味道却没有想象中的甜腻,浓厚的奶味将舌尖包裹,却回味出乌龙的清香。

干净又深沉的味道让他想起一个人。那个此刻正在他身边,千方百计躲过女生们的眼光,妄图把手中的奶茶丢进垃圾桶的大男孩。

 

顾顺惊讶的转过身,“哇!李懂!奶盖诶!你不觉得腻吗?那个茶也没味儿。”

 

2

“不腻啊。”他小声嘀咕。

和你在一起,本来就很甜。他没说出口。

 

3

坐在冰室,李懂小口品尝白桃乌龙,把志愿指导翻得哗啦响。

顾顺灌了几口冰阔落以后,托起下巴,眉头快皱成了台风眼,望着李懂。

“懂啊,我很苦恼。”

李懂头也不抬回答他,“苦恼啥?”他轻轻抬起杯子,抿了一小口奶盖,真的一点也不腻啊。

“我觉得我不是我妈亲生的。”顾顺依旧盯着李懂,沉沉的说。

“啥?!你不是你妈亲生的?!那你爸知道吗?!”李懂吓得从凳子上跳起来,声音都提高了八度,周围的顾客纷纷转过头。

 

真他妈会给你哥我丢脸。

顾顺扶了扶头,把李懂按回座位上。李懂嘴角还沾有一点刚喝的奶盖,他伸手抹掉,放进自己嘴里。

真的很腻啊。

4

李懂被顾顺的动作吓得往后退了一些,凳子直接抵到身后的墙上。耳朵肯定变红了。他想。

“不是,你别紧张啊,你听我说。”顾顺把李懂拉回座位。

“咳咳,你说你说,我听着。”李懂慌乱着低下头去喝茶,每喝一口都是指尖温柔的触碰,顺着呼吸,沉到心里。

 

5

“我妈,非要让我读警校!说什么男孩子就应该把青春奉献给为人民服务的事业,什么男孩子就应该扛枪习武,与一切黑恶势力做斗争…….我表哥都跟他说了,如果孩子是亲生的,就尽量别让他报警校了,当然,孩子特别喜欢的除外。可我又不喜欢警校…….她非逼我去……你说,我肯定不是她亲生的!对吧。她成天看那些警匪片,被《破冰行动》里那个李飞迷得五迷三道,还说我要是去了警校,肯定和李飞一样帅…….我苦恼了,我想去找我的亲生母亲….懂,哥真的欲哭无泪….求安慰…..”顾顺叨叨了快十分钟,才把事情说清楚。

 

“你去哪个警校啊?”李懂好像默认了顾顺一定会去警校一样。

“嘿…..连你也那么说……你还是不是我亲生同桌了?”顾顺吞了一口可乐,眉头丝毫没有放松,“就是直属的那个,我妈说我分儿也挺高的,别浪费了。”

李懂又把志愿指导翻得哗啦响,翻到了那个学校,用笔指学校名一溜看下来,停在一个医学院的名字上,“那你看,我报这个怎么样?”李懂转着笔,问顾顺。

 

“你真读医啊?我那天乱讲的,哥可不想被雷劈死。”顾顺把志愿指导拿过去,定睛一看。

笔在李懂手中上下翻飞,衬得他的手指修长有力。“嗯……其实救死扶伤,守护生命也挺伟大的,不是吗?而且,和你们学校好像离得不远,都在一个城市。”他的声音越说越小。

 

6

自由,愉悦,欢快,回忆或者眼泪混合成了毕业那个暑假最深刻的一笔。往返于升学宴,以前喜欢的人,摇身一变就成了对象;打过架的对头,道个歉,也就杯酒释前嫌,互道几声未来可期了。升学宴结束,曾经在一个班里奋斗过的人,就拿着机票火车票,散落进大江南北的秋色中。

 

顾顺还是去了警校,临走前跟妈妈嚎了一嗓子,“妈!我虽然不是您亲生的!但还是要记得给我打钱!寄吃的!”,顾妈妈坐在沙发上抱着平板,跟儿子挥挥手,“顾sir,寒假见。”然后又流连在剧情中。

 

懂爸懂妈开着车,把儿子送到机场。简单告别之后,李懂拎着行李进了大厅,直到和顾顺碰面,小虎牙都还不相信,“你真去学医啊?!还是中医!”李懂把行李放好,坐到顾顺旁边,“中医怎么了?我觉得中医挺好。再说了,我读的中西医临床,中西医都学……”

 

7

两人天南地北聊着。

说话间,顾顺朝远处招招手,“这儿!”

李懂随着声音抬头,是柳萌,他认识。高中的时候,他和顾顺两人轮流当第一二名,柳萌却是成绩单上雷打不动的第三名。姑娘生得俊俏,性格脾气俱佳,一来二去就成年级里的女神。是讨人喜爱的样子。

顾顺也会喜欢她吗?

 

8

柳萌的行李不多,走近后,手挽上了顾顺的胳膊。“不好意思啊,路上堵车,我妈又跟我叨叨了一路,让你久等了。”

 

都挽上胳膊了。

 

李懂招呼也没打,坐下刷手机。

顾顺的声音听不出半点喜怒哀乐。“坐吧。没一会就登机了。”

柳萌没跟顾顺搭话,走到李懂面前,“李懂,你可以往旁边挪一个位子吗?我想坐这里。”她指着顾顺旁边的座位。

这是一个三人的长椅,李懂坐在顾顺右手边,左手边的位置放着两人的电脑包和其他小件行李。

“诶,你坐这吧。我把东西给你腾一腾。”顾顺开口了。

“别,腾东西多麻烦啊。李懂让我就行。”说着,柳萌笑得人蓄无害等着李懂挪位子。

 

9

李懂面无表情给柳萌让了坐。

柳萌也没说谢谢,理所应当坐到顾顺身边。

顾顺借口整理行李,把胳膊从她的手中抽离出来。

 

10

广播终于响起了登机通知。

李懂如坐针毡从座位上弹起来,忽略那个把头靠在顾顺肩膀假寐的女生,以及她身边的人。拿着行李径直走向登机口。

“李懂,你等等我啊......诶,柳萌登机了。”顾顺手忙脚乱去拿行李,想追上李懂。柳萌却一直靠在他肩膀。他只好把人推醒。

真尼玛重。

 

李懂坐在窗边,看着窗外的地勤人员将一件件行李放入机舱。

好巧不巧,顾顺坐到了他身边。

 

嚯,小女朋友没跟着,难得啊。

 

“李懂。”

“嗯。”

“那个……柳萌也被我们学校录取了…..”

“哦。那不挺好。不用品尝入骨相思之苦了。”

“嗯…..不是…..你说啥?哎哟喂,你误会了,我跟她…..不是。你听我说啊…..”

有个大叔模样的人坐到了他们身边,广播适时响起。

“你不用跟我解释啊。都高考完了,谈个恋爱也正常。”李懂闭着眼,看也不看他。

“我没有。她……”顾顺终究是没说清楚,柳萌到底为什么。

如鲠在喉

 

李懂侧过头,抿了抿嘴唇,轻轻说,“别说了,我都看到了。我懂。”又看向窗外。

 

顾顺望着窗边那人眼神洒向快速略过的风景,包裹进云层上的阳光和水汽。

他叹了口气。

你懂个屁。

 

TBC.

感谢阅读

*戳爷《Bloom》

*梁静茹《明明很爱你》

文笔渣也要死嗑系列

不想顺懂凉

我爱他们

文看不了,听歌也行23333

感谢每个小心心

溜了溜了

评论(19)
热度(109)

© 绿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