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景房钉子户, 龙番刑侦科小透明。

怪情歌03

*OOC,BUG我的锅 。01  02

*其实是俗套的故事orz,文笔渣也要死嗑系列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





怪只怪我太懒惰,你曾把我写成诗歌,而我没读过。*

 

 

18

高中的时候,两个人你追我赶地学习,称得上是班里互相砥砺的模范标兵。

李懂安静内向,对学习和生活有一股狠劲。如果有弄不清的化学反应,想不通的遗传规律,他就会一直钻在里面不出来。要是察觉到自己状态不佳,他能五点起床在走廊背书,又干吃雀巢醇品达旦通宵。

人如果不努力的话,上天是会把天赋收走的。

李懂从来不觉得自己的成绩跟运气有关系,他也不相信运气。只有踏实努力,才能稳稳的朝想去的地方走去。

顾顺开朗自信,平日里拽得二五八万,学习的时候却认真稳重。文能背书讲题,武能投篮射门,偶尔还会逃课打个小架。不乏仰慕者送来各式的情书,他总是以学生还是要以学习为主拒绝,眼神里却露出对某人的等待和渴求。

 

同桌是怎样的存在。

我拎着早点进教室,第一个看见的人就是你。你目不转睛盯着书上的思考题,却跟我道一声:早上好啊;

晚自习铃声招呼着疲累的走读生回家,你背上书包也催促我,“走吧,一起回家。”我便和你骑着车浸入夜色。

说不太清是什么感觉。只是我已经习惯你踩着早读铃进教室,你已经习惯我皱眉思考的时候,咬着笔头不放松。你知道我的参考书放在哪里,要用的时候就顺手一拿;我也知道你作业放在哪里,自然从书包里抽出就一块交到课代表手里。

 

19

顾顺爱看球。足球。

高二的时候,遇上了世界杯。白天要上课,晚上要看比赛,睡眠明显不够用,可为了四年一度的盛事,顾顺也忙得不亦乐乎。上课的时候要是犯困,就让李懂掐他大腿,晚上定了闹钟三四点爬起来看球赛,压着嗓子在客厅“摇旗呐喊”。第二天再带着黑眼圈走进教室,带着困意和李懂说一句早上好啊。

 

李懂也看球,但不痴迷。

“今晚有球赛吗?”他问顾顺。顾顺上一秒还在小鸡啄米似的昏昏欲睡,下一秒忽然一个激灵就醒了,“有啊…..”看着他津津有味的说着晚上的赛事,李懂提出请求,“我陪你看吧。”

“啊?”顾顺石化,“你今天要去我家?”

“屁啦。”李懂笑了笑,“我定闹钟,起来看。欢迎随时打电话骚扰。”

“好啊。”

 

凌晨,李懂按了闹钟,摸黑走下楼,打开电视,将音量调到一格,抱着抱枕又陷进沙发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电话铃声再把他吵醒的时候,画面里的球员已经团团抱在一起庆祝进入决赛,“喂?”李懂节接起电话,声音沙哑,“懂,别在沙发上睡了,起来回屋里睡。”电波传来顾顺的声音。

李懂放下手里的抱枕,趿拉着拖鞋,轻手轻脚走上楼梯,“好。晚安。”

“晚安。”

 

20

医学院不大,一进门是两排梧桐树,红色的横幅高高挂起。

欢迎新同学。

 

办完入学手续,李懂拎着行李七拐八拐找到了宿舍楼。

一进门,就看到三个人在舔鼻头玩儿。

“咳咳,打断一下,你们好,我叫李懂。也是中西医临床的。”李懂伸出右手示意。三人中那个皮肤较黑的大高个率先伸出手,轻轻一握,“你好,我叫罗星。刚当了两年兵,退伍回来的,比你们都大,以后叫我星哥就行。”

李懂点点头,“你好,星哥。”

剩下两个人稍稍挥手,算是打招呼了,

“我叫陆琛。”

“叫我庄羽就好。”

 

书桌床铺没有贴上姓名条,看来得自己商量着分配了。

罗星热情邀请,“你要加入我们吗?舔鼻头,谁舔的时间最久谁先选。怎么样,有趣吧?”

李懂傻笑推辞,“不了不了,您几位先选,剩下的给我就行。”

罗星也不强人所难,三个人又围在一起舔起鼻头来。

李懂看着如此欢脱的室友,心里的石头算是放下了。他们看起来不像是难相处的人。

 

我美好的大学生活啊,我来了!

 

21

手机震动,一条未读消息来自[colourful]。

 

[懂,到学校了吗?]

李懂叹了口气,拉出凳子,

[嗯。]

对方几乎是秒回。

[我也到了。明天开始就要军训了,师兄说大概一个月。这一个月都不能出门了。你记得有事给我打电话。我等你。]

李懂退出消息框。没再回复。

 

 

22

谢师宴安排在一个农家乐里。高考完的孩子们大胆迎接新世界。

拿着酒瓶跟老班碰杯也不会引来责怪了。那些感谢和舍不得反反复复说了太多,却无人厌烦。

夏日的夜晚,温热的气息将人包裹,黏腻覆上每一寸肌肤。

 

窥探秘密令人激动,令人血脉喷张。在逃离了高考后,对那个人三言两语的捕风捉影,每个字都砸在心上。

 

大家选了一处阴凉,围坐在大树下的桌子旁。玩起真心话大冒险。

老掉牙的游戏,承载着不知道多少个小心翼翼的试探。

 

顾顺从身后的纸箱里拿出一罐啤酒,递给李懂,“喝吗?”

李懂勾勾嘴角,“当然。”伸手接过那罐酒。顾顺跨过板凳,坐在了李懂旁边。

游戏开始。

 

空空的酒瓶在桌上快速旋转,逐渐减慢。一圈一圈,越来越慢。

最后指向柳萌。

高考才像是成人礼,考完高考,所有以前不能干的事情,在一瞬间被释放。登录账号,和队友连麦,决战到天明,妈妈也不会再骂人;大胆说喜欢,以前埋在心里的所有悸动,全部都得以重见天日。

 

“你有喜欢的人吗?!”张阳是班里最闹腾的人,此刻环抱双臂,向往日班里沉默少言的学霸提问。

“当然有。很喜欢。”柳萌回答得很干脆,毫不扭捏,眼神一直停留在对面的顾顺身上。

 

十七八岁的少年最善捕捉。

“COOL!”张阳和其他同学看出她眼神中的端倪,开始起哄,“表白!表白!在一起!在一起!”

嘻嘻哈哈乱成一团。柳萌站起来,走向顾顺,“你跟我出来一下。”她从李懂身边拉走了顾顺。

 

像油锅里掉进一滴水。黏腻的空气瞬间炸开,

“我K!学霸就是不一样!考试生猛!表白也不赖!”

油水混合,爆裂产生的能量,会加热气氛,落在皮肤却也伤人,灼心的疼。

 

游戏继续。

 

23

“顾顺,我喜欢你。”柳萌的声音平静,没有怯懦,多了些势在必得。

顾顺挠挠头,“嗯。我知道了。谢谢你。但…….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了。非他不可的喜欢。”

“李懂吧。其实那天我都看到了。”柳萌看着远方,没有对上顾顺惊讶的眼神。

 

突如其来。

我以为我藏得很好。当眼神里温柔将要溢出将你包裹时,我慌张的看向别处,生怕你看出我对你的别有用心;你的眼里盛着一汪清泉,我在那里看见自己,越来越清晰,心跳声也在耳边作响。我大声嚷嚷,“啊,忘了件事!”在转过身的时候松了口气。差一点,要是我的心跳声扰了你的一方安静,那多不好。

 

24

课堂上的知识,对于他们来说,根本不够。

穿着肥大校服的学生时代,大多数的周末都是在补课的车库里度过。

从高二开始,顾顺和李懂就一起去城南的老师家补课。

高老师的数学讲得很好,八中大半的学生都会来听讲。柳萌也不例外。

用来上课的地方,是间用车库改装的屋子,前面放着一个小黑板,剩下的空间全都用来放桌椅,空间狭小。顾顺李懂还是坐在一起。最里面,靠墙的地方。

 

冬天,空调和聚集的二氧化碳弄的人昏昏欲睡。

李懂整个人缩在肥大的羽绒服里,手里笔不停的动着,眼皮却止不住的上下打架,人却还在死撑。终于在老师说休息之后撑不住了。

小孩把笔一扔,直接面朝下砸在了桌子上。

这得有多困啊。

 

那么睡不会憋到吗?

顾顺伸手去挪李懂的头,李懂伸出手,阻止他,“顾顺,别闹,我补个觉。”

“换个方向睡,不然憋坏了。”顾顺轻轻说,抬手又挪了挪李懂的头。小孩没再阻止,稍微动了动,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补起觉来。

 

顾顺也趴在桌上,细心打量起对面的人来。

眉头总是轻轻的皱着一些。你在烦恼些什么呢?未来哪天,我是否可以帮你分担一点。眉峰凸起一些,给这张年轻的脸带来些英气,鼻子不尖但挺,嘴唇饱满。左眼皮上还有一颗小痣。

以前都没发现。

这张脸啊,怎么看都不会腻。

 

鬼使神差。

顾顺伸出食指,靠近那张脸,轻轻触上那颗痣。摩挲着,感受着。

他没有发现自己的嘴角浮起笑容,也没发现,藏在羽绒服里的手指不安的动了动。

 

李懂睁开眼就看见顾顺的手戳在自己的眼睛上,他从桌上弹起来,“顾…..顾顺,你干嘛?”

对面的人却大手一摆,靠在墙上,扣扣眼角,“哦,那个,蚊子,刚刚有蚊子,我帮你赶赶。老师来了,听课听课。”

 

好险。

 

笨蛋,冬天哪里来的蚊子啊。

 

25

“那次补课……你对李懂的喜欢,可能连你自己都没发现吧。”柳萌继续说,“那么明目张胆还假装若无其事。”

顾顺一言不发往回走,柳萌跟在他身后。

远远地看见李懂正和同学们打成一片。

“请问李懂,你有喜欢的人吗?”看来是轮到李懂了。顾顺又往前走了几步,站在李懂身后,不做声。李懂喝了口酒,爽快的回答,“当然有啊。”

张阳又和兄弟们起哄,“牛X!我还以为我们懂神不食人间烟火,不问爱恨情仇呢。”李懂抓起一把瓜子丢朝张阳,“滚滚滚!”

 

身后的欢笑声全然与他无关。顾顺退出那场游戏,走回阴影里。

“他有喜欢的人了。”柳萌说。

“我听到了。”顾顺有些失落。“那…..你能帮我保密吗?”

柳萌笑了笑,看着他,“看你表现咯。”

 

26

我认为我是勇敢的。我把你放在我的心上,然后放进我生活的每个角落。

我不求我们会经历什么大风浪,然后在生离死别之际互通心意,又或是经历一场虚惊,战战兢兢表白,在真相还原时又相拥而泣。

只要平平淡淡就好,你需要帮助的时候,转身就会发现我在那;我遇见良辰美景的时候,能从你眼里看见同样的惊喜。

可我也是胆小的。像捧着一枚雪花,我多喜爱它啊,但又不得不克制自己。我控制着自己的气息、温度和力度。生怕哪天,浓重的气息,过高的体温会将它化成水,让它蒸发,消失进空气里,那我就再也抓不住了。

我多胆小啊,把你放在心里,却又怕被你发现。要是你厌恶这样的我,我该如何是好啊。

 

27

哭过笑过。带着一丝丝酒气,谢师宴就这样结束了。

顾顺和李懂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像以前一样。只是,以前每晚的道别都会有第二天的互道早安,这一次,却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一声熟悉的“早上好。”

 

“李懂。”

“嗯?”

“那个…..你有喜欢的人了啊。”

“嗯。”

“谁…..谁啊。”

“隔壁班的。”李懂停下脚步的,看着顾顺。

顾顺转过身,看着李懂,“哦……那,他是怎样一个人啊。”

“就……像你一样好啊。”李懂继续向前走。

顾顺再没搭话。

 

分叉路口,以前他们常在这里挥手道别。这次也是。

“再见。”顾顺看着李懂,笑出虎牙。

李懂拍拍他的肩膀,“再见。”

 

28

隔壁班的?

和我一样好?

他该有多好,离你那么远却好得让你看不见离你几十厘米的我。

 

TBC.

*陈粒《怪不得》

感谢阅读


拧巴全是我的。

甜都是他们的。

就....很俗套,可我还是想把它写完

要是被雷到,我还是先表演一个360度致歉吧

溜了 溜了

评论(22)
热度(57)

© 绿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