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景房钉子户, 龙番刑侦科小透明。

怪情歌04

*铺天盖地的OOC 。01  02 03

*文笔渣也要死嗑系列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

有多久没见你,以为你在哪里,原来就住在我心底,陪伴着我呼吸。*

 

29

柳萌在到学校后就和顾顺分开了。明明就只是一点行李,根本不用他来拎。宿舍区在一个人工湖边,站在窗口可以看见湖边栽种的樱花树。

 

1205室。13级情报学1班

是这里了。

她推开门,看见一个短发的女生正把脚搭在床梯上拉筋。“你好啊!”那个女生主动打招呼,“我也学情报的,叫我佟莉就好。”

柳萌甜甜一笑,“将来的战友?哈哈,我叫柳萌,叫我萌萌就好。”

佟莉换了只脚,“既然都是战友了就直接叫柳萌好啦。干脆。”

柳萌耸耸肩,没再说话。

 

大学生活就在军训中拉开序幕了。

 

30

医学院的军训按专业分为一个连队。教官是部队来的优秀士官。说是教官,其实跟这群刚入学的孩子一般大。不训练的时候,大家就原地休息,聊天扯皮。以前上学的时候都干过哪些愚蠢又搞笑的事,抄作业抄错题目,给喜欢的人送情书被教导主任发现,骑车逃晚自习,在校门口遇见班主任提前下班……

高温和一整天的三大步伐训练弄得人精疲力竭,解散之后,甩着帽子一路扇风,在寝室楼门口的小超市里买一瓶冰水,就拖着几乎残废的双脚回宿舍。把自己甩到床上,几个小时都不想动。

 

四个人躺在床上。

陆琛一看到手机有四个未接电话,吓得从床上翻下地,拿上手机就去了阳台。

 

“对不起嘛,我这不是军训没带手机嘛……真不是故意的……..下次不会了……….恩恩,好好。陪你去陪你去……..行啊,顺便还可以给我家狗买几袋狗粮……喂?!喂?!”

 

陆琛垂头丧气的回来,叹了口气,“哎,女孩的心思你别猜。”

罗星探出一个头,“怎么啦?吵架了?”

“没事,闹小脾气。”陆琛拉开凳子,坐在桌边,把玩新发的听诊器。

 

李懂从床上坐起来,两只脚在床边晃着。

“你们说,如果喜欢自己很好很好的朋友,该不该让他知道啊。”

 

罗星立马就接话了,“别,你可千万别。我以前,可喜欢一个姑娘。我们俩也特别聊得来,什么梵高的画啊,周浩晖的小说啊,连冷门的民谣啊我们俩都认得差不多。有时候光是斗表情包都能斗一天。我有啥头疼脑热的,她能买上一堆药拿来给我。我有时候洗衣服洗一半也居然会擦手回她消息。要是哪天的生活没跟她分享,都觉得缺了点儿啥。去部队之前,我就表白了。结果人姑娘说,她只把我当朋友。让我俩还是保持原来的关系。我说行。然后,我俩从那以后,再没讲过话。”

 

陆琛摆摆手,“不不不,我不同意。罗星你八成是被当成备胎了。没有一见钟情的戏码,也没有很多日久生情的童话。但一个人是不是喜欢你,你是可以感受到的。如果他喜欢你,他会记得你一些不起眼的习惯……”

 

他记得我不吃葱花。

 

“他会让关心你成为自己的习惯……”

 

课间补觉的时候,他会给我盖上他的校服;

他知道我想题的时候爱咬笔头,只要我的笔掉到地上,他会帮我捡起来,用纸擦了之后再给我。

他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屋里睡,别在客厅,会着凉;

我稍微有点感冒的迹象,他第二天居然就带了姜汁可乐来给我。

 

“他还会理清自己的关系,给你最大的安全感…..”

 

他说柳萌不是他女朋友。

 

“我和我女朋友原来就是好朋友啊。从初中一直打打闹闹到高中。后来我发现她老是爱管着我,我跟别的小姑娘走得近一点她也生气。其实我自己也老是爱找她茬,不想她生气,不想她难过。甚至有时候不想她和别的男生玩。后来,两个人就很自然在一起啦,其实也没有很庄重表白啥的。高三的时候,还互相监督,说什么绝对不能影响学习,你追我赶的复习。挺好的。我的话,比起丢掉一个朋友,更害怕错过一个爱人吧。有时候,勇敢一点更好。”

陆琛讲完朝李懂挑挑眉。

 

李懂躺回床上,翻开通讯录。给[colourful]播了个电话。

 

31

“喂?顾顺。”

“懂?你终于给我打电话啦。哎哟喂,累死哥了,我们刚刚解散回到寝室。有啥事你说,我先喝口水。”李懂听到顾顺吞了两口水,喝得很急,看来是给渴坏了。

“最近累吗?”

 

李懂,你说的什么废话。挑重点。

 

“嗯——当然啦——哥可是战术指挥系的佼佼者诶,能者多劳嘛。”

伴着说话声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他可能躺上床了,李懂想。

“怎么啦?想我啦?你都快大半个月没给我打电话了,消息也不回。我还以为有了新欢忘了旧爱了?”顾顺的声音带着一些疲惫。

“我没有。”李懂回答。

“没有想我,还是没有忘记我这个旧爱啊。”顾顺开着玩笑。

 

“……”

 

沉默。十几秒的沉默。倒像是吓到了顾顺。

“懂?李懂?我我我……我开玩笑的诶,你别生气啊。”顾顺慌了。

“我没生气。”李懂摸摸鼻子,“我就是跟你说说话。”

“嗯,你说我听着。”

 

李懂又讲了很多废话。从初中两个人赛着写读书笔记,讲到高中第一次联手在运动会上捍卫班级荣誉;从感谢他课间给自己盖衣服讲到两个人在车库里补课的趣事…..

陆琛看不下去了,帽子朝李懂身上招呼,砸到了他的头,陆琛比着口型,“说重点。”

 

李懂深吸一口气,“顾顺,我喜…..”他的话被打断了。

“喂?你好。同学?你……你懂个屁同学?那个,我是顾顺的室友,他睡着了。你有什么话,等他醒了我再让他给你回电话。”

电话被顾顺的室友挂断。

 

李懂一脸懵圈。

啥?你懂个屁?同学?

 

32

直到支队长在楼道里吹响点名哨,顾顺才醒了过来。太累了。

翻下床,拿上腰带就往外跑。对床的张天德从后面跟上来,说“顾顺,你今天打电话的时候睡着了,你那个什么你懂个屁同学说他洗啥来着,我没听清。你有空又问问人家吧。”

顾顺低着头拴腰带,“谁啊?你懂个屁同学?”

张天德皱了皱眉,“你就那么备注的啊。”

拉拉衣角,作训服把顾顺的身材衬得很完美,“哦哦,我知道了。行,谢谢你。”

 

点完名,顾顺回到宿舍就把备注改了。

[我懂]

 

好险。

要是让他知道我给他那么个备注,友谊的小船肯定说翻就翻,更别想开起爱情的巨轮了。

 

33

 

小孩子的占有欲才最不善掩饰,也最不屑掩饰。

我先认识的。

我比你先认识一年。

我比你先认识十年。

我比你先认识一百年。

时间长短,事实真假全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先宣布了主权。

好像我先宣布了主权,你就毫无疑问会属于我。

34

一个月的军训终于结束了。

李懂决定和顾顺一起吃个饭。两个人约在了学校不远处的小饭馆里。

 

三个室友一个劲说自己是李懂娘家人,偏要跟着去,李懂也不好拒绝。

一行四人不紧不慢朝小饭馆走去。

 

佟莉正在整理东西。

柳萌给顾顺发微信约他一起吃晚饭。顾顺拒绝,说已经和李懂约好。

 

可小丫头片子又用烂借口威胁成功。

 

“莉莉,走吧。终于可以出门放风了。一起去吃饭。”柳萌发出邀请。

闲着也是闲着,“走吧。”佟莉关上衣柜门,和柳萌一起出了门。

 

35

李懂远远就看见顾顺,也看见他身边的柳萌,还有几个不认识的人。大概是他室友。

他叹了口气,朝那个人走去。

 

顾顺依旧一副朝气蓬勃的样子,老远就朝李懂招手。陆琛在一旁啧啧称

赞,“哇,懂,你对象挺帅气的诶。”李懂耳根红了一些,转过头,“你别乱说啊。”

“好久不见啊懂。”顾顺说着就搂过李懂的肩膀。李懂感觉他的力道太大,自己都快撞进他心里。

“好久不见。”李懂朝他笑笑,说着就想把顾顺的手从自己肩膀上拽下来。

“嘶……”顾顺咬牙倒吸一口气。

李懂一惊,把顾顺的手又拉过来看看。

满手的水泡,有破了的,有没破的,也有已经结痂了的。手指关节处还挂上了一些细小的伤口,新的旧的都有。

“你怎么搞的?!”李懂感到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他在努力克制。

顾顺却看见了他眼里晃起的水珠。他抽回自己的手,放在身后,“嗨,没事。就索降练得有点多,抗圆木啥的没注意。”他解释。

李懂打开地图,搜着周边的药店。头也不抬的说,“你们先去吃,我等会儿来。”转身就融进了人群里。

 

大家都楞在原地,你看我我看你。

柳萌先说了话,“你们好,我叫柳萌。是顾顺女朋友。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她朝陆琛三人点头致意。

“哦….哈哈…..你…..你好,我们是小懂室友。”陆琛尴尬地回答。

大家前后脚进了小饭店。

 

36

十七八岁的伙子姑娘混在一起,随便几句就熟识起来。刚经历的高考,惨无人道的军训都能成为话题。

李懂拎着一袋药进了包间的时候,大家聊得其乐融融。“懂,来坐这儿,给你留了位。”顾顺拍拍身边的凳子,站起身,给李懂让出一条道。

才落座,李懂就翻出袋子里的东西。“这是碘酒,晚上洗漱完之后记得擦,别感染了。呐,创可贴,那些伤口都裂开了,怎么可能没事,都贴上,还有纱布双氧水,云南白药什么的,都给你备着了。训练自己注意些,要是不可避免受伤,记得自己弄,还有…..”李懂一直严肃地叨叨着,丝毫没发现桌上的人都盯着他们俩。

顾顺把散了一桌的医用品尽数收进塑料袋里,“是,遵命,李医生。不过我们现在先吃饭吧。大家都等着呢。”他勾起嘴角,朝李懂放出虎牙。

李懂抬头看了看身边的人,手忙脚乱帮顾顺收着东西。

“哦,好。”

 

37

饭馆里清一色用的消毒餐具,可打开之后碗壁上浮着些水汽,弄到手上滑滑的。怎么看怎么不让人放心。

顾顺把李懂的碗拿到面前,倒进一些热水,烫了杯子,烫了筷子,烫了碗,之后又递回给李懂。

“谢谢。”李懂说。

“别,跟我客气啥。”顾顺又往自己碗里倒了些热水,轻轻摇晃。

 

碰上饭店十一活动,说第十位进店的顾客可以免费赠送芙蓉蛋。

不吃白不吃。

服务员拿着托盘走进包间,把一羹羹芙蓉蛋挨个转到他们面前。

“请慢用。”她露出一个职业性的微笑。

“谢谢姐姐,辛苦了。”佟莉向身边的人道谢。

 

顾顺拿起李懂面前的芙蓉蛋,把浮在表面的葱花挑去,又放回李懂面前。

李懂看着他,不说话。

顾顺舀了一勺汤泡进饭里,拌开,“快吃啊,你看着我干嘛?你不是不吃葱花吗?”

“哦。”李懂拿起勺舀了一口蛋羹放进嘴里。

 

饭局很快结束。

一群人走在路上,聊着对未来的憧憬,对明日的猜测,偶尔也会交换一个联系方式。

初秋的夜晚温度不再那么高,李懂拉了拉衣服,犹豫着要不要今天就跟顾顺摊牌。

说还是不说。

说吧,那万一他对我的好,全是我的错觉怎么办。不说吧,那万一他也喜欢我怎么办….

 

“懂!李懂!”顾顺在他身后叫他,“想什么呢?回魂!”

“干嘛?”李懂转过身。

顾顺指指自己的鞋带,朝着他傻笑。

李懂噗的一声笑出来,无奈的摇摇头,朝顾顺走去。

 

38

高一的时候,某天下自习,两人一起去车棚拿车,准备回家。

车棚没有灯,学生都凭借着旁边教室透出的光艰难的开锁推车。

那天,顾顺走在李懂后面,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整个人撞到了路边的自行车上。李懂扶起他。

“怎么了?你小心点。”

“我鞋带开了。”顾顺有些不好意思。

李懂找到自己的车,边开锁边说,“那你快系上啊。”

顾顺嘟嘟囔囔大半天,“那个……你能帮我系吗?我不会系鞋带。”

天晓得李懂那天是如何笑了顾顺一路,堂堂理科班高才生,百千女生心目中的男神居然不会系鞋带。

 

嘲笑归嘲笑。

从此以后,只要李懂在身边,只要顾顺的鞋带开了,李懂都会帮他重新系上。

 

40

李懂蹲下去,整平鞋带,用食指和拇指挑起,旋转,拉紧,鞋带便系好了。

他站起来,满眼笑意,路边的灯光洒进了他眼里一些,那汪湖水清澈见底。

“你说你怎么还没学会,那以后我不在你身边,你咋办?”

顾顺甩着手里装着药的塑料袋,往前走,“那就打个死结呗。”

 

柳萌看见落单的两人,招呼大家停下,“顾顺李懂,你俩快点,大家都等着你们呢。”

“哦,来了。”

 

饭馆本来就离学校不远。聊天侃大山的时间过得更快。

大家在警校门口告别。

“懂,记得给我打电话。”顾顺在进门之前在耳朵边比了个六。

“哎呀知道了,你快进去吧。”李懂拉上陆琛他们准备过马路。

余光却瞟见柳萌的手挽上了顾顺。

41

柳萌冲了澡回到寝室,用毛巾擦着水,翻看课程表,和佟莉猜着明天的理论老师会是一个怎样的人。

佟莉翻下床,拉了凳子,坐到了柳萌对面,看着她。

 

 

“柳萌。”

“嗯?怎么啦”

“顾顺…..不是你男朋友吧。”

“佟莉,我……”

TBC.

感谢阅读。

*陈洁仪《心动》

*手是师兄的手,特战系的男孩纸女孩纸真的不容易

*系鞋带是朋友的梗,他俩从小学到高中都这样,我流泪

*今天被做事没逻辑的领导气得胃疼,这一章不知道写的啥

感谢每一颗小心心

溜了溜了

评论(18)
热度(41)

© 绿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