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景房钉子户, 龙番刑侦科小透明。

相逢意气为君饮(上)

*原作向,是刀,有一点OOC

*文笔渣也要死嗑系列,雷致歉

*大概三章完,圈地自萌,请勿上升

0

 

敌机一阵扫射过后,塔台顿时废墟一片。狙击手被飞出的弹片击中,一侧肩膀受伤,暂时失去战斗力。杨锐挟持着敌方首领,身前是全副武装的敌人,腹背受敌,身后佟莉亦被kbfz挟持为人质。

 

“Let him go ,you haveno time to think! Do right now! Or I’ll kill him !”

 

机翼旋转的轰鸣声,枪械碰撞发出的低沉声,此刻在李懂耳边都渐渐安静下来。他只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比上次追捕海盗时更为激烈。

他看见海盗在大洋上诡谲的笑容,他听见罗星的嘱托,“稳住稳住!”,他看见自己在子弹击中机舱时向后闪躲,他看见子弹射进罗星的脊柱……

 

李懂,战胜压力!罗星是不会选错人的。

 

不,他看见了杨锐被敌人包围,他看见敌机在远空盘旋,他看见佟莉被人挟持,他看见自己的狙击手在身旁隐忍。他听见自己的呼吸声,清晰且沉重;他听见一个声音说,压力会让你更专注。

 

李懂,他们需要你。

李懂,你可以做到。

 

“队长,佟莉那边的人,我来解决。”

“靠你了。”

 

漫天黄沙。机翼还在轰鸣,绞起的气浪像要把人撕碎。他在平复呼吸,慢一点再慢一点,稳一点再稳一点。眼角有一汩液体顺着流下。不知是汗水还是血水。呼吸逐渐平稳,胸膛间的起伏被缩小到忽略不计。

透过瞄准镜,光线聚焦,扣下扳机,击发。

 

正中红心。佟莉身后的敌人应声倒下。

 

绝境反击。

 

伊维亚一役,蛟龙一队失去了两位战士。葬礼在战舰上举行,铭牌,军装沉进了祖国的大洋,也算魂归故里。

 

他们都是在和平国家里成长起来的孩子,在成为军人之前,从未见过炮火连天的居民区,从未听过哭天抢地的呐喊和绝望的呻吟,尝过街边小食店里的烟火气,也会因为一点小事奔进父母的怀抱撒娇。而在军旗下宣誓之后,肩上扛起了国家与人民,他们成为了漫长国境线上最坚硬的一部分。他们见过断壁残垣中破碎的尸首,听过血水横流的废墟旁孩子的叫喊,四五岁的孩子啊,还没开始探索世界就被提前送进了地狱。他们明白,自己肩负的是祖国这片大地上,无数个像这样应该茁壮生长的孩子的安宁与未来,他们明白自己首先是战士,才是父母,爱人和孩子。

 

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

生,我将担起更重的责任;

死,我不辱使命,只叹不能再多保护你们一些。

 

1

罗星不可能再归队,顾顺理所应当成为了蛟一的狙击手。

训练依旧继续,没有因为谁的离开而变得有所不同。

 

“抢黄饼那枪,打得不错。”某天下训在食堂吃晚饭的时候,顾顺朝对面的人说,“上次跟你说的主狙击手训练,你考虑了吗?”

李懂往嘴里扒了口饭,喝一口汤,慢慢咀嚼。他看着顾顺,眉头紧锁,没说话。

“李懂,罗星选的人是不会错的。我看中的人,也不会错。那不是碰巧,你有这样的实力。并且你可以做得更好。”顾顺放下筷子,盯着李懂一字一句的说着。

 

李懂把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似有若无点了点头,收起餐盘就走出了餐厅。

 

从伊维亚回来后,李懂经常半夜惊醒。

自己在子弹击中机舱时的退缩像一把锤子,一下一下砸在心上,砸得渗血,血液汇集在一起却拼成一面镜子,有个人影虚晃!他凑近想看清那个影子……罗星!是罗星,他推开自己,随后便中弹倒下。

“罗星!对不起!罗星!”李懂从梦中惊醒,坐在床上,大口喘着气,看着窗外漏进的月光捧着尘埃漂浮发呆。

“给。纸。擦擦汗。”一个声音传来,是顾顺。李懂伸手接住了那张纸,胡乱在脸上抹。那人重新帮李懂把枕头摆正,“睡觉,明天还有训练。”

李懂应声躺下,盯着天花板,一动不动,手里攥着那张纸,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睡着了。

 

顾顺发现李懂每晚都被噩梦侵扰,轻则把被子从上铺蹬下床,重则低声呜咽,流着泪醒来。他密切关注着自家观察员每晚的状态。若是把被子蹬下床,他就给人重新盖上;若是呜咽着醒来,他就默默递过一张纸,让他擦干脸上的汗,也许是泪,然后让他继续睡。他从未说过诸如别怕,那不怪你之类安慰的话语。

 

有时候安慰像是海市蜃楼,你以为温柔的话语进入对方的耳朵就能轻而易举带走落在心上的尘埃,但其实,三言两语对那个束得心快枯萎的死结毫无用处。

 

自己的迷宫,只有自己能找到出口。

 

2

李懂迟迟未提出主狙的申请。顾顺也不再提,只默默在日常训练中给他有的没的加上主狙项目,他没有拒绝,也努力执行每一个顾顺发出的命令。顾顺感受到一丝欣慰,李懂对主狙的训练项目变得越来越得心应手。但也依旧担心,李懂白天训练的时候专注又认真,偶尔还会参加舰上的活动和汇演。晚上惊醒的情况却没有太大改变。

 

“李懂,今天开始你睡下铺。”顾顺一只手撑在桌子上,低头看着正在写学习笔记的李懂。

“嗯,好。”李懂没有拒绝,

熄灯号响了之后,李懂躺上床,盯着上铺的床板发呆。没人知道闭眼之后的世界会是风平浪静还是袭来一样的腥风血雨。

“往里挪一点。”顾顺说着就准备躺上床,

“你干嘛?床太小睡不下。”李懂翻过身看着已经坐上床的顾顺。可他并没有理会,直接挤了上来,把李懂搂进怀里。

“呼吸训练。闭眼。”

李懂没有拒绝,头刚好埋在顾顺的怀里,他闻见了海风的清爽,闻见了残留的硝烟味,听见了铿锵有力的心跳。

他沉在黑暗里,安稳落地。

一次次的,他听见了起床号。

再没见过半夜在月光里漂浮的尘埃。

 

3

李懂开始去寻找迷宫的出口,他看到一束光在远处,毫无理由的他坚信那是能够指引他找到出口的光。

他感到他和顾顺之间有些超出战友情谊的东西在生长,却也心照不宣的没有互通心意。只是在休息的时候,两人会自然而然规划起以后的生活,即便不知自己什么时候能回到那些平凡的柴米油盐中。

 

“李懂,你退役后,打算去哪?”

“回昆明。我一直想开家书店,不太大的店面,随便从书架上拿本书就能席地而坐的那种。”

“没啦?”

“没啦。”

“那李老板愿意收我当服务员吗?能当保安的那种。”

“当然愿意。包吃包住。”

 

太阳落进海里,两人的憧憬也融进了傍晚的海风中,它们会替他们悄悄保存。

 

远东某海岸国家发生内乱,蛟一被派往该国执行撤侨任务。接到任务后,全舰进入战备状态,随着海岸线越来越明显,队内的气氛越来越严肃。李懂皱起眉头,整了整装备,顾顺转过身对他说,“别紧张。你已经足够好了。我也会护你周全。”

 

李懂的瞳孔在那张画满油彩的脸上显得异常明亮,它的主人对着顾顺摇了摇头,“你要护自己周全。因为我已经足够好了,这次任务结束,我就提主狙申请。”

 

他们相视一笑。

 

“所有人,提高警惕,战斗准备。”

杨锐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

TBC.

感谢阅读

感谢比心

*22:40发通知,让23:00点前去指定地点领表,论导员没逻辑有多无语,我Orz

*仓促结束,先表演一个三百六十度致歉,写得不严谨的地方以后会改。
*事件编的,时间线架空

溜了溜了

评论(2)
热度(13)

© 绿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