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景房钉子户, 龙番刑侦科小透明

相逢意气为君饮(中)

*原作衍生,刀,可能OOC
*渣文手死嗑,雷致歉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
*战术、战场BUG我的锅


0
顾顺转过身对他说,“别紧张。你已经足够好了。我也会护你周全。”

李懂的瞳孔在那张画满油彩的脸上显得异常明亮,它的主人对着顾顺摇了摇头,

“我不再会躲避了,也足够护你周全。这次任务结束,我就提主狙申请。”

 

他们相视一笑。

 

“所有人,提高警惕,战斗准备。”

杨锐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



4

远东R国,幅员辽阔,地广人稀。有上百个民族的邦联,维稳成为该国当局一大重要使命。几年前,R国边境某集团开始要求独立,遭到R国当局拒绝。由此,该集团集结大批人员且受到某A国的火力协助,迅速成长为一股几乎能够与当局抗衡的势力。


因该集团独立要求一直未得到实现,其在R国境内兴风作浪。在全国各地策划并实施爆炸案。绑架大批平民,作为向当局勒索,要求独立的人质。近段时间,R国出陷入金融危机,全国出现明显的经济萧条现象。该集团的活动更甚,开始威胁到各国在R国的公司及产业。蛟一接到命令,从水上登陆,协助我国五惊完成撤侨任务。




5

蛟一小队顺利潜入被该集团占领的小镇。房屋大多是青石板垒起来的,也有用水泥筑起来的现代化小楼。鳞次栉比。
杨锐,徐宏在部队前方开路,佟莉和新来的机枪手专注队伍两翼的火力压制。



“顾顺李懂,注意观察,若发生火力冲突。迅速占领制高点。”杨锐低声说。

“收到。”




静。静得异常。除了整个小队踩在石板路上发出的细微声音,周边的建筑冷得像久无人住。可透过破碎的窗户,还可以清楚的看到沿着墙壁的纹路缓慢流淌的血迹,还可以看到角落被啃了一半的苹果,新鲜的。那只落下的小小的鞋子,又是哪个孩子在匆忙被抱走时,慌乱的蹬掉了它。



“疑有埋伏,注意警戒,快速通过。”杨锐轻若游丝的声音从耳机传来。



“砰!”
一颗子弹从擦着头顶飞过,砸进了身后的墙壁中。溅出一些灰尘。周身的空气瞬间被点燃。
“佟莉李培!侧翼火力压制!”
“顾顺李懂!占领制高点!”
杨锐和徐宏背对背成为彼此的支撑与防御,端起枪抵抗从四面八方涌来的危险,佟莉和李培分在队伍两侧进行火力压制,为小队脱离鏖战争取时间。


顾顺李懂欲闪入最近一栋楼奔向最高点。一个小孩先一步从楼里跑了出来。他衣衫褴褛,脸上不挂一丝血色,脚上套着鞋,却不是同一双。他眼神慌乱,不知所措的就从小楼跑了出来,出现在李懂的视线里,出现在子弹横飞的战场上。
孩子像是被眼前的景象吓到,呆在那毫无遮拦的门边,一动不动,几颗子弹从他身边飞过,他小小的肩膀微微颤抖。



快一点,再快一点。




李懂,这一次,你一定可以救下他。


李懂加快脚步,身体本能反应般进行着战术躲避,眼睛里却只有不远处那个瑟瑟发抖的孩子。他奔跑着,他要是把枪背到了背上。他现在需要的是再快一点去救下那个孩子。而他的身后,完全不用担心。
他相信顾顺。


快了。就快了,他伸出手把孩子搂进怀中,他护好孩子的头部,两个人靠一个翻滚,安全地落进一个敌方射击死角。李懂松开手,和怀里的小孩面对面,他笑着拍拍孩子的背,算是安抚。

没事了,没事了,你安全了。


6
李懂还在轻抚着孩子的背,在连天的炮火声中挤出笑容,来安慰他。
一下,两下,李懂手上的动作放缓,出乎意料的表情渐渐浮上他的脸庞,孩子眼里的惊慌与害怕早就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他眼里的寒光与计谋得逞的微笑。




腹部传来一阵疼痛,李懂低下头,看见自己的肠子被生生拉了出来,血不断的往外溢着,而肠子的另一端挂在孩子手里的那把带倒勾的刀上。他脸上不再有面对子弹时的惧怕,现在笑容和一个拿着镰刀收割人命的使者无二。肠子还挂在刀上,血沿着刀刃流进他的掌心,那股温热对于他内心的坚冰来说,杯水车薪。孩子转动着手中的刀,挂在上面的物体越缠越紧。李懂的眉头拧得紧,他感受到腹部的疼痛不断增加,身体中的某个部分被不断抽离,他倒吸一口气,仿佛这口气能阻断一切。

他似乎忘了自己是名战士。背上的枪只要一秒就能将身前的危险消灭。
更多的,又或是不愿把眼前那个本应拥有童真的孩子和刀尖饮血的敌人联系在一起。李懂的手停在半空中,没有阻止,更没有拿起武器。

“李懂!”


李懂救下孩子避进楼中后,敌人突然加大火力,顾顺只好就近找了一处掩体,解决了部分枪手才随李懂闪进楼里。一进门就看到李懂的一只手还轻轻覆在孩子的后背,脸上却是一副痛苦不堪的表情,孩子的手握着刀柄还在不停的旋转。李懂腹部更多的东西被扯带出来,红的白的染了孩子一手。


“砰!”顾顺开了枪,孩子在李懂面前应声倒下,溅出的血花滴滴的落在李懂脸部的油彩上,又慢慢汇成一汩顺着他的脸庞流进衣领,浸入军装。


顾顺跨了两步就来到李懂身边,半跪着,一只手拿着枪,另一只手从李懂的颈后穿过,抬起他,搂近身边,


“李懂!为什么不开枪?!”
“顾………顾顺…………这次我没有躲避子弹…………你…………你看到了吧……我…………我救下他了………”李懂强忍着疼痛,挤出一个笑容。
“你!……………我看到了………”顾顺不知该说什么,是责备,是心疼,还是夸赞,“为什么不开枪!他是敌人啊!”
李懂松了口气,“他………只……只是个孩子……我不能……顾顺…………再见了。”他每讲一个字,从肺部腾出的丝丝气息都扰得他腹部不得安宁。他讲得越来越慢,气息越来越弱。


顾顺,再见了。
顾顺,这一次我没有再躲避,你看到了吗?
顾顺,他只是个孩子。


7
撤侨行动完成,侨民顺利回到了祖国的怀抱。
蛟一牺牲一名队员。
舰队一路南下,追悼会如期举行。
李懂的骨灰被洒进大洋。
那个从小在春城长大的孩子,会不会不喜欢大海的汹涌波涛,还是说,他早已成长为一名能独当一面的战士,能够魂归故里就是最大的荣光。他始终爱着这片土地,也深爱这片曾经守护的海洋。


新的观察员很快就调到队里,顾顺如往常一样和他进行训练。那也是个年轻的观察员,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训练时顾顺也毫不吝啬,将自己所知道的技巧与知识倾囊相授。那些教导中,有他顾顺自己摸索出来的,也有李懂的。每次讲起那些李懂引以为豪的本事,他好像看见了他不肯服输的表情,听见了他的呼吸,和自己同个频率。


自从李懂走后,顾顺嚼口香糖的时间越来越长,也时常现在甲板上,望着海水自言自语。


夕阳就要落进海里,给海水铺上一层绒光,顾顺又独自一人站在甲板上,望着海水出神。

“顾顺。”杨锐的声音把他拉了回来,他转过身,从杨锐手里接过一个信封。上面四个清秀的字,是李懂的笔迹:

顾顺亲启



“谢谢队长。”顾顺的声音有些颤抖。手不自知捏紧了那封信。


TBC.


感谢阅读





国家、事件架空
欢迎捉虫
手机打字,排版不存在的。
刚下飞机,溜了溜了

评论(3)
热度(9)

© 绿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