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盲人看一出哑剧

最重要的小事03

*铺天盖地OOC
*渣文手死嗑系列
*圈地自萌

BGM:《每个人都会》方大同

三天前,顾顺就和李懂说了快要回来的事,那时李懂正准备出庭,电波里传来的全是他跑起来是泛起的风声和嗯嗯的应答声。



没说我去接你,也没说在家等你。



再之后顾顺打过去的电话没一个接通,发的消息也没回。
下了飞机,整个人又被泡回了水里。梅雨季的绵长让人快要忘记夏天本该是艳阳高照的样子。
顾顺摸了摸包,发现没带钥匙。又给李懂去了个消息




[懂,我又没带钥匙。]



等了十分钟还是一样没消息。
他拎着行李箱进了地铁站。穿过下班高峰期的人潮,回来得匆忙没带伞,这绵绵的细雨,打伞也显娘,管他三七二十八,他拿起手中的东西就融进了雨幕。




雨落到了他的衣服上,慢慢浸入棉质上衣的每个缝隙,弄得人身上黏糊糊的。他一路踏着水走到了家门口,看看手机,还是没有消息。




[太忙了吗?我到家了,没带钥匙。去那家便利店等你。]




他叹了口气,转身朝便利店走去。正是晚餐时间,店里没有多少人,偶尔进来几个加班的年轻人随便拿了个三明治,温了瓶咖啡,三两口吞完了就回了写字楼。顾顺拿了份鸡排饭,请收银的姑娘放微波炉里叮一下,就坐到了旁边的吧台上慢吞吞吃起来。
反正是消磨时间。
手机放在一旁,他时不时按亮,却都没等来回复。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玻璃窗上印出自己的影子。没什么顾客,身后的姑娘悄悄拿出手机聊天,偶尔露出一个笑容。不知屏幕对面的人说了什么,讨得她欢心。


最近检方提上了一个案子,是二十年前轰动一方的碎尸案。凶手隐藏了那么些年,却因一次醉后打架斗殴漏了马脚。陈冤昭雪,那些耸人听闻的案件细节和令办案人员屡屡碰壁的作案动机都公之于众。开庭前的准备工作繁杂,李懂跟着师傅跑前跑后,证人工作,安排开庭时旁听的媒体和公众。受害者家属在经历了几十年的煎熬后,终于得以寻回真相,每天都来法庭门口找人询问,生怕那个害死女儿的凶手再一次逃脱。师兄们都说李懂一脸少年气,显得亲切真诚,便每次都让李懂去安抚家属…………大事小事,每天忙到半夜才回家,倒头就睡。
顾顺的未接来电和未读信息都堆成了山,每次躺在床上回拨以后,没等对方接起就睡着了,没跟爱人说上几句,也没听到顾顺每晚的“晚安。”


第二天就要开庭。今天师傅却破天荒让李懂先下班回了家。他一看手机,小孩又没带钥匙,说是在便利店等。他不由分说打了个的就朝家赶。
拍走肩上盛着的水珠,李懂就进了便利店。收银台的姑娘正准备甜甜说一声:“欢迎光临。”李懂赶在她之前,撅起嘴,把食指放在唇边,比了个“嘘”的手势,姑娘会心一笑,又低下头安静玩手机。


李懂张开双臂,轻轻地朝吧台走去,想个那个孤独的背影一个怀抱。三步,两步,李懂屏住呼吸,一步,他就快要拥上了跟前的人,顾顺却突然转了过来,伸手抱住了自己的腰,整个人贴了过来。李懂愣了一下,随后也把手覆上了跟前人的脊背。

“你怎么知道我在你后面?”
“傻,我在玻璃门里都看见了啊,反光…”顾顺的声音沉沉的,情绪不高。“懂,你都不理我。好久了。”
李懂无奈地笑笑,手在顾顺头上呼噜了一下他毛绒绒的头发,
“实习太忙了嘛~对不起~走吧,我们一起回家。”


入夜,雨停了。
两个人牵着手,慢慢走在巷子里。路边的灯光洒下一片昏黄。两人路过一个又一个的路灯,影子随着灯光的照耀变长又变短。顾顺侧侧头,他的影子叠上了李懂的影子,像是在亲吻。

他停下来,握紧了李懂的手。李懂突然被扯了一下,转过头看着他。
他说:“懂,刚刚我吻你了。”
李懂疑惑,“啥时候啊,我怎么不记得。”
顾顺又把头歪了歪,撅撅嘴,指向影子,“喏,你看。”
李懂看着叠在水中的影子,噗的一声笑出声,“你幼不幼稚?”
说完就把搂过顾顺的脖子,吧唧一口亲了上去。顾顺放开握在手里爱人的手,转而搂上他的腰,加深了这个吻。





最重要的小事03:和你一起回家





TBC.



感谢阅读



雷致歉




突然想和路过的小仙女聊天



溜了溜了



评论(4)
热度(24)

© 绿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