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盲人看一出哑剧

我就知道那是爱(一发完)

*ooc有。

*流水账沙雕文,圈地不上升。

*幼儿园文手死嗑!

 

 


 

罗星,宣医医院外科一把手。技术好,医德高,备受患者喜爱。看着挺严肃锋利一人儿,下班后老喜欢和公园里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玩“铁门槛”。别看那些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们,一把年纪了,腿脚还是十分灵便,玩起“铁门槛”来跟罗星难分伯仲。



三天前的中午,罗星刚下了一台手术,在医院门口买了个煎饼果子就一路晃着到了广场。站了几小时也不嫌脚酸头晕,看见几位大爷在树荫下下象棋,他拉着聂大爷又玩儿起“铁门槛”来。聂大爷年轻的时候是陆特的精兵,退伍之后也风采不减当年。几个回合下来,聂大爷都赢过了罗星,罗医生求胜心切,一个手脚不协调就把脚给摔骨折了。罗星四仰八叉躺在地上起不来了,“哎呀,小罗啊,这可不得了了呀,快快快,帮个忙来……”大爷大妈们合力把罗星抬到了马路对面的急诊,丢下一路哼哧声,“这孩子可真重啊。”“可不嘛,那么大个人了……”

 


……


 

 

李懂刚从办公室出来,就看到了罗星的短信。[小懂,哥脚挂了,转到住院部,求投喂。]小学生们背着书包着急回家,在楼道遇到李老师又都乖巧的打招呼,“李老师再见~”“李老师明天见~”。李懂边和学生们搭话,边把电话拨了回去。“喂,星哥?你怎么了?”罗星躺在病床上,懒洋洋的声音传过来,“嗯….没啥……就……就…..就玩铁门槛摔到腿了……”罗星看着被吊得高高的脚,咬了咬牙,心想还挺疼。“星哥,那你晚上想吃啥?我刚下班,给你去做。”李懂问他。

“emmm……吃啥补啥,你给我弄个猪蹄汤吧。”罗星伸手去抠抠打着石膏的脚踝,医用纱布缠得紧,还真是痒啊。

“遵命,喝猪蹄补猪蹄哈。”

“嗯~对~唉,不是,你说谁猪蹄呢?!”

 

 

李懂在一家老字号的汤店外带了一份芸豆猪蹄汤,再打包了一份海鲜粥朝医院走。走到半路的时候下起小雨。李懂双手都拎着东西,腾不出手撑伞,就几步路的样子,他心想淋着就淋着吧,也快到了。春雨打在身上凉飕飕的,他加快脚步,踩进人行道上的积水里,溅起的雨水落在脚踝上,加深了凉意。“喂,你是去医院的吗?”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一片阴影覆了上来遮住了簌簌下落的雨滴,李懂转过头去,看到一个青年,个子比他高一些,眉宇间透露着些英气,正笑着看着他,露出的虎牙又给他增添了几分少年的平易近人。“嗯?嗯嗯,是啊。”他疑惑着回答。青年人把伞往他那边挪了一些,“噢?那顺路,一起走吧。”

“为什么?”李懂问他。青年人皱了皱眉头,嘴角却带出一丝笑容“什么为什么?你没带伞,我恰好带了伞。你要去医院,我也要去医院,助人为乐咯。”

“哦,那谢谢您了。”

两人一路无话,走到了医院门口。

“去哪?”

“住院部。”

“嘿,巧了,我也是。”





走过医技楼,穿过一个小花园,才到住院部。李懂走上台阶,跺了跺脚,抖掉衣裤上的水滴。那个青年收起伞,甩了甩伞上的水珠。“谢谢啊。”李懂道谢后,转身进了大厅朝电梯走去。“喂,那个谁,”转角处那青年叫住他,指了指他脚踝“年轻人啊,还是少露脚踝,容易湿气重。”李懂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沾了些水渍的脚踝,气若游丝地答了声,“哦,好。”

 


 

 

病房里,罗星靠在病床上,双手撑着头,嚼着口香糖看剧。左脚被高高吊起,丝毫不妨碍罗医生享悠闲。他最近迷上一部叫做《有心法师》的剧,正愁做手术落下几集没看,这下好了,可以一直追下去了,里面那个神经大条的军官,他还挺喜欢。“小懂你来啦。”见李懂走进,罗星放下手机,等着喝猪蹄汤。风卷残云完李懂带来的吃食,罗星又拿起他的手机看起剧来。李懂擦着桌子,不说话。

 

 


“医生查房。”

一大群白大褂涌进病房,领头的是今晚值大夜的医生,身后跟着几个实习生,拿着本子和笔,恭恭敬敬。李懂朝医生们点点头,站在病床旁,他好像看见主治医朝他抖了抖眉毛。

“嚯,老顾,今天又是你当班啊。”罗星先开口了。只见那主治医摘下口罩,“老罗,这下栽了吧,早跟你说别玩儿铁门槛了,现在栽了吧。”“嗨,那就当休假咯。”罗星摊摊手。李懂一眼看出这位“老顾”是下午给自己撑伞的那个青年,还没等他开口,“老顾”先开口了,“原来你是给老罗送晚饭啊,感情我帮到自家人了。”

李懂:……

罗星:去去去,谁跟你自家人。你们认识?

李懂:没。就是下午顾医生帮我撑伞来着。

罗星看向顾顺,“嚯,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啊顾顺,你还会帮别人撑伞呢?”

顾顺把口罩扔向罗星,“我一直是见义勇为好青年好吗?罗。医。生。”

罗星拉过李懂,介绍两人认识,“正式介绍一下,我表弟,李懂。我….死(好)对(兄)头(弟),顾顺。”

 


 

“李懂你好,以后请多多关照。”顾顺伸出一只手。

李懂抽出手,握上那只常拿手术刀的手,“顾医生你好,关照谈不上,很高兴认识你。”

“叫我顾顺就好。”

 


 

伤筋动骨一百天。

李懂每天下班后都要去医院给罗星送饭。气温一天天变得暖和起来,那天的雨不再重来,可李懂每天都能看见顾顺。

买汤的时候,出门会撞上顾顺,他说刚下班让李懂陪他吃个饭,明明该给罗星送去晚饭,李懂却鬼使神差坐在顾顺身边,听他讲今天几台手术虽然惊险,但亏他妙手回春,力挽狂澜。

有这么夸自己的吗?这些话别人讲起来或许显得自大,可从他顾顺嘴里说出来怎么就那么理所应当。

下班的时候,刚走出校门,就看见顾顺坐在车里朝李懂挥手,“小懂!这儿!这儿!快!”顾顺车后排起长队,喇叭按得震天响。李懂小跑几步坐进副驾,“你怎么来了?”“顺路啊,我上班去。”李懂说让他找个方便的地方把他放下,好给罗星去买晚饭。顺着顾顺的眼神却看见后排座上放好了汤和粥。

深夜在罗星病房陪床,顾顺却端来一杯热牛奶,说什么办公室小姑娘给他拿来的,他喝牛奶会拉肚子,不喝浪费就拿来给李懂喝。李懂每天鞍前马后的忙,罗星也心生愧疚,觉得累到小孩,就催着李懂回家。顾顺把白大褂一脱,搂上李懂的肩膀就说“走着,哥送你。”

“去吧去吧,我没事,一个人可以。”

“那星哥我先回家了。”李懂拿起包,被顾顺轻轻带出了病房。

 


 

顾顺搂着李懂穿过长长的走廊,几个小护士兴高采烈跟他打招呼。“顾医生?您今天怎么来医院了啊?”顾顺面带笑容,又嗯嗯啊啊心不在焉地回答他们。李懂勾起嘴角问他:“顾顺?你不是说你今天上班吗?怎么你出现这里,他们都那么惊讶啊?”顾顺挠挠头,“那个….这个…..我就来看看星哥,也算上班嘛。对吧?嘿嘿。”

上车之后,顾顺问了李懂家的地址。点火,启动,车子七拐八拐驶出了医院。一路上两个人自然而然聊起天来。从天南聊到海北,从罗星在医学院的糗事聊到他春节和家里的小孩子们一起玩儿舔鼻头。李懂看见自家小区从身边闪过却没有提醒顾顺。他不想结束这些琐碎的话题,也可能是不想离开身边这个有趣的人。




路灯相继亮起来,晃进顾顺的眼睛里变成星星。他突然问李懂,“小懂……我们…..是不是…..开过头了?”李懂笑笑说,“好像是。”

于是,两个人在环城路上绕了一圈又一圈。顾顺那天晚上讲了好多话啊。李懂一开始还句句回应他,后来渐渐不讲话了。等车开到他家小区门口,才发现李懂已经睡着了。

气息平稳,睫毛长长的,眉头微微皱着。两只手叠在一起,放在一侧脸庞下。脚曲起来,整个人陷进座位。

顾顺靠近他,一点点打量着面前这张脸庞。真可爱啊。他的眼睛,含了一汪清泉,用doe eyes来形容也毫不过分。“顾…..顾顺……我…”李懂说话了,他的耳尖红了一些。顾顺这才意识到自己把大部分重量放在了对方身上。他弹起来,头却撞到了车顶,一边呼噜着自己的头,一边说“懂,到…到了。明天见。”

李懂拿上自己的包,抿抿嘴,“明天见。注意安全。”

 

 

周五下了班,李懂就赶在医技楼的医生下班前,取走罗星的CT。算是复查了,如果没什么大碍,就能出院在家静养了。李懂拿着罗星的CT敲开医生办公室的门。值班的是顾顺。

“给,你看看,星哥的片子。他好些没有。”李懂把CT递到顾顺手里。

顾顺拿着片子坐在椅子上,转过来转过去,手比成一个八字,撑着下巴,若有所思。

李懂坐在他对面,看着他的样子有些慌张,“怎么样啊,星哥好些没有?你的建议是….”

顾顺停下了旋转,把CT“啪”的砸在了办公桌上,站了起来,双手撑在桌子上,居高临下看着李懂,“我的建议…..嗯…..就是.....建议你每天多想我一点。”他有些紧张,把身体往桌上又靠近了一些。

李懂的耳尖发红,却迎着他的眼神站了起来,“我当然有遵医嘱,李懂最近的病啊,只有顾顺能医。”他勾起嘴角,气息温热地洒在顾顺脸上。

两个人就保持这样的姿势,面对面笑着,把对方一点点裹进自己的眼里。

 

 

 

罗星在病房里左等右等等不来李懂。被医用胶布缠了很多天的脚踝开始发红,痒得不行,他用手指轻轻的抠着止痒。

“喂,有没有人啊喂。医生!顾顺!李懂!我CT呢!”








FIN.








感谢阅读







爱情可能就是这样莫名其妙吧

并不是为了我的渣文笔找借口

溜了溜了




评论(14)
热度(78)

© 绿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