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景房钉子户, 龙番刑侦科小透明。

昨天值日生是谁?罚扫!(一发完)

*OOC有,BUG归我

*圈地不上升

*这回不扎星了

 


 

杨锐抱着一沓作业走进教室,脸色不太好看。

 

 

张天德手忙脚乱把刚从小卖部买的一兜的糖全塞进桌空,噼里啪啦还掉出几颗,陆琛从前桌转过身,眼疾手快捡了起来揣到了自己包里。张天德作势要敲他头,李懂扯扯张天德宽大的校服袖子,“石头,石头,老班来了!”。陆琛作感谢状,给李懂抛了个wink,“谢谢小懂~”顺带丢了颗糖到嘴里,就转过身去了。

 

 


就知道偷我糖。我还要给莉莉吃呢。张天德小声嘟哝。


 

 

“啪!”杨锐把讲桌拍响,脸一沉,“昨天值日生谁?站起来。”

李懂刚把笔从文具盒里拿出来就听到自己被cue,一脸疑惑站起来,顺带站起来的,还有罗星,陆琛,庄羽。他们四个是昨天负责班级和卫生区的值日生。

 


 

昨天我们扫了地才回家的呀……四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所措。等着杨锐发话。


 

 

“我们班被扣分了知不知道?”杨锐背着手走下讲台,走到四人面前。

“老…..老师,我们昨天认真扫了教室的……..还…..还拖了地。”庄羽手紧紧抓着的校服裤缝线,轻声解释。

杨锐环抱着手,点点头,倚在庄羽和陆琛的课桌上,“嗯,是。昨天教室卫生搞得挺好,提出表扬。”陆琛眉飞色舞,拍拍庄羽的肩膀,“看吧,我们这个值日生还是称职的。”

“陆琛,很骄傲吗?”杨锐似笑不笑看着陆琛。陆琛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还强着回答,“骄……骄…..傲啊,我们卫生做得好,给…..给班级增光了啊。”

 


 

“称职的值日生?那我们卫生区怎么扣分了?嗯?你给我解释解释。”杨锐正色,脸上不再有赞赏的表情。


 

 

杨锐是高一一班的班主任,教数学。平时待学生温和,在办公室养了几盆多肉,有事没事喜欢浇浇花水。化学老师徐宏提醒他,养多肉别浇那么多水,杨锐老不听,心情一好就爱提着个小喷壶哼着小曲浇花水,搞得他原本该是圆圆的多肉,全长成了长条形的,一阵风吹来,几根多肉在窗台边晃来晃去,徐宏经常打趣他,“老杨,你这是养了盆吊兰啊。”



性情温和面面俱到的杨锐哪都好,就是对班级建设有强迫症。学生学习好还不行,必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每星期的五好班级称号,必须是他高一一班的。昨天卫生区被扣分,这个星期的五好班级称号打了水漂,杨锐的心情变得不是那么愉悦。

 


“老师,昨天的卫生区是我和李懂扫的,我们真的扫得很干净才回的家。”罗星腰板挺得直直的,跟杨锐解释。

怎么可能扣分呢?开玩笑,昨天卫生区别说垃圾,他和李懂连落叶都扫得一干二净。

李懂跟着点头,迎上杨锐的目光。

“卫生纠察小队扣了分,说太多纸屑,扣三分。你们这星期剩下的三天罚扫吧。”杨锐没再给他们解释的机会,转身上了讲台,“上课,课本翻到97页……”

四人撇撇嘴。

 

 


“到底哪来的纸屑啊,我们明明扫干净的。”李懂双手托着下巴,撑在课桌上,微微皱着眉头。

“琛哥,我们连卫生都打扫不好,是不是不配当老杨的学生啊?”庄羽嘟着嘴,整个人趴在桌子上,看向陆琛。

陆琛顺顺庄羽后脑勺的一小撮呆毛,“别瞎说,你想想初三做了做少题,过五关斩六将,只要我们坐在这里,就有资格成为老杨的学生。你别有负担。”

“哎呀!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罗星把脑门拍得啪啪响,“昨天!高三的学长学姐放假啊!肯定是他们撕课本丢的!我们走之后,他们才下自习!”


 

 

靠,飞来横祸。


 

 

下课后,罗星把文具课本往书包里塞就准备走,李懂拉住他,“罗星!今天我们罚扫!”,罗星拍拍他的背,“我今天补课,找了人代替我扫,他等会直接去卫生区,你放心。我先走了啊!”没等李懂问是谁,罗星就一溜烟跑出了教室。

 


 

李懂,庄羽,陆琛拿着卫生工具就往卫生区走。“也不知道替罗星扫地的是谁?”陆琛边扫地边问李懂,李懂轻轻扫着脚下的垃圾,不说话。

“喂,这是一班卫生区吗?”一个声音传来,李懂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双黑色的帆布鞋,校裤的裤脚被改小,刚好到脚踝。准不是什么好学生。李懂心想。他抬起头,语气听不出喜怒哀乐,“是啊。”他抬起头回答。

夕阳里,跟前男孩子的笑得很好看,隐隐约约露出虎牙。

 


 

李懂身后,庄羽一路小跑到陆琛身边,“哇,琛哥!替罗星扫地的居然是顾顺诶!听说他很拽的。二班第一名,人长得帅,学习好,还是市学生射击大赛的冠军!星哥也太厉害了吧!居然认识顾顺!”

陆琛把草丛里的卫龙辣条的袋子用火钳夹出来,丢进垃圾铲,“哦?是吗?那么厉害?”

 


“我今天替罗星来扫地。”

“哦。”

“听说你是罗星的同桌?”

“嗯。”

“兼好朋友?”

“嗯。”

“既然是罗星的好朋友,那差不到哪里去。找机会让我见识见识你的本事。”

“期末考,也让我见识见识你的本事。”

 


 

人是挺拽的,但干起活来不赖。教学楼前那么大块卫生区,顾顺这小子居然没有一句怨言帮着李懂他们三个扫完。再帮他们把垃圾倒了,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背着书包走到校门口的时候,少年骑着自行车从他们仨身边经过,带起一阵风,“扫友们!明天见啦!”。

 


扫友?什么鬼?

李懂觉得那个少年的校服一角卷起琥珀色的黄昏,给沿路的行道树镀上了一层温暖。

怪好看的。


 

 

罗星一连几天都要去补课,顾顺一连几天都来帮他扫卫生区。陆琛和庄羽看顾顺挺勤快的,就放心让他们俩扫卫生区,自己俩重新负责起教室卫生。

李懂和顾顺扫卫生区的时候,没太多话。李懂负责道路上的灰尘落叶和小纸屑,草丛迎春花丛里那些塑料瓶和小零食的包装袋都归顾顺。他的理由是,自己手长脚长的,方便捡那些。

李懂也就随他去了。

回家路上少年也不再带着风从他身边飞驰而过,而是时常推着自行车和他们一起走一段路。会插科打诨也会讨论数学老师留下的思考题。

 


 

少年人的心是澄澈的,没有一丝防备的。

一个人住进另一个人胸膛里,也许只是一瞬间的问题。

自此,新住客便和着强心脏的跳动一齐牵扯着少年人的喜怒哀乐。

砰砰!砰砰!

 


 

课间路过楼道去接水喝。李懂看到楼道里扔着一个百事可乐的空罐子,他走过去捡起来,朝过道尽头的垃圾桶扔去,空罐碰到垃圾桶边缘,掉了出来,哗啦啦又滚到李懂脚边。

没中。可惜了。

他再次捡起空罐,瞄准,投出。罐子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最后掉进了垃圾桶。

“yes!”李懂紧了紧拳头以示庆祝。

“刚刚表现得不错。”顾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后,搂过他的肩膀,垂下眼睛看着他。

李懂赶在被笑意包围之前,把顾顺的手从肩膀上抖落,“我又不是表现给你看的。”李懂不太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倔强。

顾顺走到饮水机前,接了水,喝下一口,“嗯,可我看到了啊。”他朝李懂眨眨眼,朝自己班级走去。

李懂接上一杯热水,拧紧瓶盖。看着顾顺的背影,大喊,“喂!如果好的话,我一次就能做到的!”他看见顾顺点了点头。他发誓。

杨锐用手轻轻弹了弹李懂后脑勺,“李懂,上课铃都打了,在这瞎喊什么!快进教室。”

 


 

下课后,杨锐把李懂叫到办公室。

李懂稳重认真,是一班的财政委员。年级最近组织更换班级的卫生工具,任务自是落到了李懂头上。李懂拿着记账的小本子,在杨锐通知的时间在校门口一起去的同学。

“怎么是你?”顾顺居然是二班的代表,李懂惊讶地问。

顾顺嚼着口香糖,“为什么不能是我?哥可是品学兼优的诶。来一条吗?”顾顺递给他一条绿箭口香糖,李懂摇摇头,“不了,伤牙,谢谢。”

 

 


选好卫生工具后,两人走到了收银台。顾顺扯扯李懂的袖子,“诶,吃吗?这个。”他指着一排德芙巧克力。

李懂勾起嘴角,“嗯…….吃吧。”

“啥味儿?”

“随便。”

顾顺拿了条抹茶味的德芙巧克力,掏出自己的零花钱付了账。

一路上李懂拿着两个班的卫生工具,挤在公交车的人群中。车摇摇晃晃终于到站,李懂好不容易挤出公交,却看见顾顺一脸轻松靠在站牌边。

 

 

顾顺掰了一块巧克力放到李懂嘴边。

李懂往后躲了躲,想伸手自己去拿。顾顺躲开他的手,“我喂你,你手脏。”

李懂张开嘴让巧克力送入自己的嘴里。

他慢慢的嚼着嘴里的糖果,绵密的甜慢慢渗进喉咙,覆上心田。

顾顺接过他手中的几把扫把,“诶,李懂,你知道这个巧克力上面的DOVE是什么意思?”

巧克力还没有融化完,李懂口齿不清的回答,“啥意思?”

顾顺抖抖手中的扫把,新买的扫把总是有很多芦苇自带的碎屑,“是Do you love me 的意思。”

“啊?Do youlove me ?”巧克力已经融化完了,李懂慢慢回味,又回应顾顺。

顾顺突然在李懂前面停了下来,李懂一个没注意撞到了顾顺的背脊,“yes, I do.”李懂抬起头,却撞进顾顺饱含爱意的眼神里,“啊?”李懂有些懵,下意识反问。“I love you.我说。”顾顺又重复了一遍。

李懂感到自己的耳朵在慢慢发烫。他绕过顾顺,快速朝学校走去,慌乱中铁质的垃圾铲从手中掉落,砸在地上叮当作响。他好像也听见心里的兔子撞翻了什么东西,噼里啪啦撞得他意外又欣喜。

顾顺捡起垃圾铲递给他,“懂啊,那你喜不喜欢我啊?”他歪着头问李懂。

李懂接过东西,轻轻说,“喜。”耳朵更红了,他拿起东西转身就快步向前走去。顾顺追了上来,搂住他的肩膀,“什么什么?我没听到。”

“喜!我说。”








FIN.








感谢阅读






晚安

评论(10)
热度(59)

© 绿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