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盲人看一出哑剧

[顺懂] 你是答案

*困到升天,激情摸鱼,原剧向

*圈地不上升,ooc,bug归我

*沙雕文,感谢阅读




军舰靠岸补给修整。高云给蛟一放了小假。

几个人决定去尝尝商场新开的火锅店。去之前,还把陆琛从医院劫了出来。

小护士一开始拦着不让陆琛走,顾顺在一旁一个劲耍帅出卖“色/相”,油嘴滑舌说得小护士防渐渐卸下防线,再加上陆琛一脸严肃向她保证,“我也是个医生,没事的,都是我战友,好久没见了,我就出去吃个饭,你就让我出去一会吧。”

“那行吧,吃了就快回来啊。”小护士受不了跟前活宝似的几人,挥挥手就放陆琛出了医院。

临了,顾顺还跟小护士亲切的道谢。

李懂问他,“你挺喜欢这个小妹妹啊?”他觉得自己莫名其妙。

“你妹啊。”顾顺扔了颗口香糖进嘴里。

李懂拿过他手里陆琛的外衣,“你大爷啊。”径直向前走去,和陆琛并排走着。

“李懂,你今天跟我这儿背家谱呢?”




六个人,八副碗筷。汤汁在锅里翻滚,腾起雾气。

杨锐叫了瓶二锅头,给大家倒上。

“什么都不说了,先敬大家一杯。以后......以后都安全回家。感谢还有你们在我身边。”杨锐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剩下的人也举起酒杯,视线扫过还陪在身边的每一个人,“忠于祖国,忠于人民,苦练本领,平安回家!”二锅头顺着喉咙一路向下,在胃里滚烫。

徐宏的手臂已经痊愈,他从杨锐手中接过酒瓶,斟满那两个没有主人的酒杯,“石头,庄羽,你俩......也别闲着......记得要一直陪着我们.......让我们都能平安回家。这一杯酒,副队敬你们!你们都是好样的。”陆琛和佟莉拿起那两杯酒,洒在空座位旁。

人齐了,开饭。




名不虚传。新开的火锅店名气大,尝过之后,果然不虚此行。还有四个小时才归队,大家约定好集合的时间地点,就各自散开自由活动。

工作日的商场人不多,顾顺李懂漫无目的闲逛。

路过一家奶茶店,门口排起小队。

[一杯便知答案]

有点意思。

店里采用了暖黄的灯光,墙壁刷成了鹅黄色,和其他小店营销的手段一样,贴满了表达顾客心情的便利贴。收银的姑娘正忙得不可开交。顾顺眼尖,发现一行字,[残疾人和军人优先]。

有意思,又不是火车站售票口,还搞这一套呢?顾顺从便装里摸出军官证正想直奔收银台,却被李懂拉住。

“干嘛?”顾顺疑惑。

“今天我们就当一次平凡人咯。一起排一次队吧,下一次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李懂小声说。

“好。”顾顺把证件放回口袋。




有刚高考完的小情侣挤在队伍里,也有白领打扮的小年轻,大概是从隔壁写字楼偷跑出来的。大家都低着头在刷手机。顾顺李懂也没有玩手机,默契地慢慢欣赏贴在店铺墙壁上的便利贴。

[——最近的心愿是什么?

——期末考双百,爸妈带我去迪士尼玩儿。]

大概是个小学生吧,正是无忧无虑的年纪,饿就找爸妈,难过就哭,困了就睡。

[——以后的打算是什么?

——找个好工作,买套,租套好房子,把爸妈接到城里来住]。

生活不易,不知道是不是刚毕业的学生,在走出象牙塔后,跳进这个钢筋混凝土的森林里求生存。

[——最想要的是什么?

——平安。]

......

顾顺侧过头,在李懂耳边说,“哎,懂,这些问题对于我来说,都挺简单的。”

“嗯?我到觉得这些问题其实挺抽象的,可回答却很真实......”李懂没问为什么。认认真真说起自己的“读后感”。

顾顺也忽略他的长篇大论,自顾自说,“因为对于我来说,所有问题的答案,都是你。”

李懂愣住了,没再说话。



队伍前进的速度还算快,不一会就到他们了。

瓶身上有个问题,把答案用可可粉落在奶盖上,是这家店的特色。做饮品的小姑娘端来他们点的饮品。

一杯是李懂的。问题是,[安心是什么感觉?]

李懂不加思考就说出了答案,“顾顺。”

“嗯?是个人名吗?”小姑娘问。

李懂点点头,“照顾的顾,顺利的顺。”

“好的。”小姑娘熟练的落上答案,把茶递给了李懂,“这是您的,小心烫,请慢用。”

另一杯是顾顺的。问题是,[爱是什么感觉?]

“李懂。”他回答。

小姑娘反问,“你懂?”

“不,是李懂。木子李,懂事的懂。”顾顺耐心的回答。

“好了,”小姑娘递过那杯温热的茶,“这是您的,小心烫,请慢用。”

两个人拿着各自的茶,相视一笑,真实又炽热的眼神相互碰撞。

“谢谢品尝,欢迎下次光临。”

他们走出了小店。





我这一生,路过太多荒唐与抽象。

可不论天南海北生死之际还是春秋冬夏晨光暮色,你都是我最确定的答案。




FIN.










评论(8)
热度(54)

© 绿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