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盲人看一出哑剧

[明宝]再动报警了!

*ooc,bug归我

*文笔不存在的,感谢阅读&包容

*专业相关自己编的,圈地不上升

*大概秦科长有时也很温柔




夏季多惊雷和雨水。

暴雨哗啦啦下了好几天,江水渐渐上涨到警界水位,不知疲倦的拍打着岸边的提防。

一日下午,雨好不容易停了下来,城南C大的学生趁着雨后的凉爽,三三两两到护城河边散心玩耍。

“啊!”一个女生的尖叫划破了岸边的宁静。她捂着嘴飞也似的逃开,没跑几步,就摔倒草坪上,她的伙伴赶上前去,把人搂在怀里安慰。只见那个女生在同伴怀里发抖,失了神。



几个胆大的男生靠近刚才那处岸边,发现水中隐隐约约浮着一块东西,定睛一看,是一截人的手臂。

报警吧。



“老秦,城南发现河漂。碎的。”林涛推开办公室的门朝秦明说。

秦明合上正在整理的尸检报告,拉上李大宝一起出了现场。




黄色的警戒线拉了一路,正值下班高峰,看热闹的人把现场围得水泄不通,人声,鸣笛声,讨论声扰得现场不得安宁。林涛皱皱眉头,侧过身让小黑叫上几个刚来实习的学警维护现场秩序,得令后小黑就走开了。不一会,围观的人都被几人打发走了。

凶案现场有什么好看的。




看着已被打捞上来的一截儿手臂,秦明细细观察了一会儿,一截手臂,直观可见的线索少之又少,于是穿上防水服,下河配合打捞队一块搜寻起尸体来。

“有什么是男人能做而女人不能做的?”第一次见面,李大宝就让林涛和秦明有些刮目相看。她始终把自己当成一个警察,一个法医,而不是一个女警,一个女法医。只要是工作,性别什么的,都不能成为两位战友所谓照顾她的借口。

二话没说,李大宝也穿上防水服跳进了河水,帮着打捞尸体。

雨后气温不高,傍晚过后,暮色渐渐落下。温度又降了一些。他们还在河里捞着。就差一块膝盖了。

“找到了!”打捞队的一位同事在不远处吼了一嗓子。

齐活。明儿一早就开始解剖。




开着车准备回家。临走时秦明看见李大宝从办公室抽屉拿出一版胶囊,摁下两颗,凑合着桌上的凉水吞了下去。

好像是布洛芬。

单位到家的距离不远,秦明开着车,穿梭在夜色里。凌晨的街道,人少车少。不似白日那样喧嚣。李大宝闭着眼靠在副驾上,微微皱着眉头。秦明能听到她的呼吸声。有些粗重,是忍痛的声音。脸色惨白。

秦明把一只手从方向盘上移开,轻轻握住李大宝放的手,“咳咳”他清了清嗓子,“李大宝”

“嗯?”副驾上的人疼得开始微微颤抖,声音也带上了些鼻音。

“你....姨妈疼吗?”秦明问她。

“嗯。”她没有太多力气回答,身体传来的痛感在折磨着她的每个细胞。不出声,闭着眼,她迷迷糊糊睡着了。




车停进了车库,秦明打开副驾的门,叫她下车。李大宝疼得整个人弯成了虾米。秦明把人捞进怀里,扶着她进了电梯。

他面色不悦,有些嗔怪的说,“自己身体不舒服还下水!还泡那么久!不要命了?”

李大宝用手按着自己的腹部止痛,“那是工作啊。工作时工作嘛。”她微弱的声音吊着浓浓的鼻音戳在秦明的心上。针扎一样。

这个人怎么就那么倔。




到家后,秦明让大宝坐在沙发上,给她到了杯水,垫了个靠垫在她身后。“先躺会儿,我给你去煮姜汤。”

在厨房切了点姜,化了两块黑糖进煮锅里。咕嘟咕嘟煮了一会,秦明就把一杯黑糖姜水递到李大宝面前。

李大宝的额头是上渗出细密的汗珠,人还是侧着头靠在沙发上。

“来,喝口热的。”秦明的手从她颈下穿过,把人扶起来,把糖水递到她嘴边。

李大宝靠着秦明,伸手去接那杯糖水,握在手里。不算烫,是刚好的温度。她一口一口抿着。辛辣和甜腻一起从胃扩散到全身,感觉好了不少。

秦明离开她的肩膀,站起来朝卧室走,丢下一句,“别乱动啊,喝完了等我给你倒。再动,我要报警了。”

“嗯?秦科长报假警是要被拘的。”几口姜汤下肚,痛感减少了一些,李大宝开着玩笑。

也不知道秦明在卧室翻翻找找什么。好一会都不出来。

手里的那杯姜汤喝完了,李大宝起身去厨房再倒一杯。

她端起小汤锅,刚想往杯子里倒姜汤,整个人就被温暖包围了。



秦明拿着一床小棉被从背后抱住她,把她整个人裹进温暖的被子里,只露出一个头。“我说了,喝完之后我给你倒,不然我会抱警的,李警官。”秦明抱着李大宝,低下头在她耳边轻轻的说,温热的气息洒在两人之间。



李大宝在他的怀抱中转了个身,把脸埋到他的外套里。噗嗤一声笑了。

秦明把人搂得更紧一些,问她:“还疼吗?”

一个声音闷闷地从心脏的位置传来,“抱紧一点,就不疼了。”









FIN.

感谢阅读 







脑洞一时爽

写文火葬场

怎么写出来略感矫情

溜了溜了

评论(14)
热度(82)

© 绿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