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景房钉子户, 龙番刑侦科小透明

[顺懂]被害人自陷风险01

*ooc,bug归我
*圈地不上升
*双警设定



1
隐隐约约,他看见一只手握着一把刀朝他走来。刀尖划过铁栅栏发出“嘶嘶”的声音,划过心尖。在他的心头发颤,过电一样。
有血/顺着刀锋滑下来,在刀尖聚成一滴,啪嗒一声掉进他脚边的小汩红色液体里。他顺着那汩液体寻找源头,是一个被吊起来的人,遍体鳞伤,全是拷打留下的伤痕,奄奄一息。那人的腹部早已被戳穿,还在不停往外冒着血。他想努力想看清那人的面容,却未能如愿。
那把刀在靠近,朝着那人的心脏靠近。贴上了那人的胸膛,刀尖竖起,向下用力,皮肤被戳破,/血/液渗出。“不要!不要!住手!”他一边嘶吼一边挣扎,却因被捆绑而不得动弹。锻刀还在深入,扎进心脏。刀在主人的操控下在肉/体中旋转,有碎/肉///飞出溅在他脸上。
“唰”,刀划破了吊着那人的麻绳,那人应声倒在了他面前。他看清了那人的脸………李懂!是李懂!
“不要不要!不可能!”他还在挣扎,却无论如何都不能靠近眼前倒着的shi/体。
“你不能死!不可能!你不能死!不要!”顾顺嘶吼着。




2
“不要!”顾顺大吼了一声,从梦中惊醒。
是个梦……又是这个梦。这五年来,他不止一次从这样的梦里哭喊着醒来。
他呆坐在床上,额头上是细密的汗珠。有水划过脸庞,分不清是泪还是汗。他的手紧紧攥着被子,整个人在黑暗中微微发抖。
李懂,你到底在哪?



不知过了多久,他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5:30。
不大会儿就该起床上班了。他也没继续睡,索性拉开窗帘,望着窗外等天明。
6:30的闹钟准时响起,是熟悉的旋律,《If   I ever feel  better》,是李懂在警校时喜欢的歌。摁掉闹钟,他趿拉着拖鞋进了卫生间。刷牙洗脸,换上夏常服,从冰箱拿了袋牛奶就出了门。



3
最近辖区还算太平,工作不算忙。到下班时间,他就从办公室拿了套简单的运动服,草草换上就准备下班。
内勤小周从档案室出来,撞上顾顺,打趣的说到:“哟,顾队,今儿走那么早啊。不当劳模了?”
“嗯,这不同学聚会嘛。”



曾经在一个警体馆里摸爬滚打一起受伤的同学,毕业之后就各奔东西。不求各自大富大贵,只求每次同学聚会人都能齐齐的。今天是他们刑侦3班的八周年同学聚会。而自从顾顺结束卧底任务归队,已经五年没见到李懂了。同班同学也没人知道他的下落。
李懂,你到底在哪?
李懂,你今天会不会出现?



4
聚会地点在一家酒店,顾顺推开包厢门,却看到了那张想念已久的脸。 他的眼睛还和以前一样像一潭深水,只要一秒就让他陷落,万劫不复。
顾顺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入座的,不知道身边的人都和他说了些什么,他嗯嗯啊啊的应付着,眼神却钉在李懂身上,拔也拔不出来。
李懂却只是偶尔看看他,眼神飘忽不确定,躲躲闪闪。倒是很配合前来叙旧的同学,推杯换盏,满眼笑意。
酒过三巡,大家都有些醉意。便开起玩笑来,酒精刺激下的刨根问底是和童言无忌一般的好借口。
“唉,小……小……懂……以前都去哪了?”周炎坐到李懂身边,搂着他的肩膀问,因为酒精的缘故,他讲话有些不利索。李懂倒还挺清醒,还是笑着回答,“有事。有事。这不,办完事就回来了嘛。”
栗娜是当年班里的大姐,向李懂挑挑下巴,“成家没?有对象没?”
这回李懂不笑了,回答栗娜的问题,却看着顾顺,“没成家没对象。”顾顺心里的石头才落了下来,却听见李懂说,“家没什么好成的,人也没什么好爱的。放一个不在乎你的人在心里,累。”李懂的眼神从顾顺身上划过,他拿起一杯酒灌了下去,三两口就把酒喝完了。他眼圈发红,不知是喝得太急,还是心底太痛。


聚会在十二点前结束。大家陆陆续续离开。顾顺跟着李懂出了酒店,两人一前一后走在马路上。
“李懂。”顾顺开口了,前面的人却没停,“李懂,这些年你去哪了?”他接着问。
李懂还是自顾自往前走,没回话。“李懂!”顾顺加快脚步,伸手拉住李懂。“这些年你去哪了!”李懂被他拉得一个踉跄。他转过身,声音有些颤抖“不用你管!”随后想甩开他,便下意识往后挣脱。
一辆吉普从他身后呼啸而过,落下一阵喇叭声。顾顺把他从马路中心拉回来,“不要命了!”吉普差点撞到李懂,两个人都因惊吓喘着粗气。顾顺拉着李懂的手,却传来不同寻常的感觉。他低头一看,李懂的手上,从虎口到手腕添了一条长长的伤疤,蜈蚣一样盘着。“这……这怎么弄的?”顾顺的眼泛红,他问李懂这伤疤到底怎么来的。


李懂却从他手掌心中挣脱,看着顾顺的眼睛说:“不是我不要命了,是你不要我了。”










TBC.







感谢阅读
文笔不存在的,
但还是想和路过的小仙女们摆龙门阵啊~

评论(3)
热度(22)

© 绿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