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景房钉子户, 龙番刑侦科小透明。

[顺懂]被害人自陷风险02

*ooc,bug我的锅

*圈地不上升

*双警设定




5

“星哥!”李懂托着行李箱,到学校门口就看见了罗星和几个师兄在警校门口等着他。

“一路坐飞机辛苦啦。”罗星朝他跑来,顺手接过李懂的行李。“星哥我自己来。”李懂躲过罗星的手,坚持自己提行李。

罗星呼噜了一把自己的寸头,“嗨,跟你星哥还客气,我来。”罗星接过李懂的行李,领着李懂去新生报道处。

同行的还有几个罗星的室友,他一一向李懂介绍。“杨锐,战术指导系;顾顺,侦查系;徐宏,刑事科学技术系。”杨锐和徐宏朝李懂点点头,表示欢迎;顾顺伸出手,“你好,我是顾顺。”

李懂始终不太喜欢这种跟人讲话还嚼口香糖的人。星哥怎么会有这样的室友。“你好,我是李懂。”他握上了顾顺的大手,眉头皱起一些,抿着嘴点点头。

“听说你是罗星的发小,他常提起你。有机会让我见识见识你的有趣。”顾顺还是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嚼着个口香糖,有些居高临下的看着李懂。

薄荷味挺好闻,可惜人不是什么好人。李懂心想。

“以后有的是机会见识。”他生来就倔,更不喜欢这种莫名其妙的敌意。




杨锐和徐宏憋不住了。笑出声来,“行啦,顾顺。师弟才来,跟人这演什么呢?”

顾顺还握着李懂的手,一把把人拉过来,手搂上李懂的肩,“师弟,刚刚开个玩笑,欢迎成为预备人名公仆的一员。”

还未来得及从这独特的迎新中反应过来李懂就被推入了崭新的警校生活里。





6

秋末的时候下了一场雨,倾盆大雨毫不拖沓。队里通知要测体能,顾顺被高云叫到办公室整理痕检下周要用的案子。等收到通知,已经来不及回寝室换作训服,跟高云告别后,就穿着夏季长袖常服去了操场。

雨一直在下,教官看着顾顺一身的行头,责怪了几句就挥挥手让他参加考试去了。跑完五公里,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蓝色的常服浸湿后,变得有些透明。涤纶的布料黏在身上,痒痒的。顾顺也顾不上学校对衣着的要求,单手扯了领带,松开风纪扣哼着小曲就往宿舍楼走。




李懂和几个室友准备往食堂走,嘻嘻哈哈打闹着下楼。“嘿!干嘛呢!那几个新生!两人成行,三人成列不知道啊?楼道里打闹成何体统。”他们被一个声音叫住,马上停下,安安分分排成列,“师兄好。”几个新生规规矩矩向师兄问好。

“哎~你们好~”那个不扣风纪扣,浑身都湿透的师兄,甩着领带回应他们。擦身而过的时候,领带上的水珠落到了李懂的脸上,冰冰的。几个室友巴不得赶快与这个师兄拉开距离,快步朝前走。李懂拍拍庄羽的背,“你们先走,给我占个座。”庄羽点点头,催着陆琛再走快一点。




顾顺全身都湿透了,也不知道穿着皮鞋怎么就跑了五公里。盛着水的皮鞋,每走一步都吧唧吧唧响。他心想,徐宏给的这个鞋垫不OK啊,哪儿整来的劣质鞋垫硌得哥脚疼。

端着相机跟着导师出现场的徐宏,在远方打了个喷嚏。

“师兄!”有人叫住了他,他回头一看,是那个谁,李什么来着,罗星发小。

“有事吗?李......李.......”他还是甩着领带,一端攥在手里,一端用食指挑起。他停下脚步,靠在楼梯扶手上。

“李懂。”李懂站在顾顺面前,往前了一步,顾顺激灵的往后退,却把腰嗑到了扶手上,李懂捞了他一把,两个人近得能呼吸彼此的呼吸。李懂抬起手,拉上了顾顺的领子。顾顺歪了歪头,“你干嘛?”

李懂又伸了只手拉上顾顺的另一边衣领,“别动。”他帮顾顺把风纪扣扣上,轻轻掸了掸不存在灰,“师兄,你这个衣着,也不符合规定吧。”他眉眼盈盈,看了看顾顺。又向后退了一步,手轻轻拍了拍顾顺的腹肌。“身材不错。”说完便一溜烟跑下了楼梯。

顾顺转身看着那个背影,“李懂!有你这么对师兄的吗?!”

他隐约听见李懂说,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本事!





7

晚上还有现场勘查的课,作训服是不能穿了。顾顺从衣柜里翻出短袖常服换上,在阳台漂洗换下的衣服。

“阿嚏!”从凉水里捞衣服出来的时候,他打了个喷嚏。一想二骂三感冒。啧,不知道又是那个小师妹看上哥了。思念是一种很悬的东西。




咚咚咚!咚咚咚!

有人敲门。顾顺甩了甩手上的水,去开门。

门外站着的是李懂,手里拿了一大杯姜汤。
“嚯,啥味儿啊!”顾顺侧身靠在门上,弯起手臂,撑着头。
“食堂送的姜汤,你喝点儿。”李懂把那杯姜汁怼朝顾顺,汁水晃得差点洒出来。

顾顺往后一跳,“嘿,你小心点,这是我唯一一件能穿去上课的衣服了!阿嚏!阿嚏!”

李懂绕开顾顺进了他们寝室,把姜汁放在顾顺的桌上,拧开盖子,姜汁辛辣温热的气息在不大的屋子里慢慢腾起。

“你把它喝了,防感冒。”李懂转身就走。快跨出门的时候,被顾顺一把拉了回来。顾顺的左手环上李懂的脖子。李懂下意识屈身,抬起右手进行格挡,没想到被顾顺抓住,反剪到身后。顾顺的手收紧了一些,李懂的头贴上了他的胸膛,心脏有力的跳动通过骨头传来。

“对我那么好啊?”顾顺低头看着面前的人。

李懂挣脱了几下,都没能逃脱顾顺的禁锢。啧,下次警体课还要更认真些。




“怎么,不行啊?”









TBC.

考科三又挂了,废物我本人。

混更。文笔不存在的。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26)

© 绿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