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景房钉子户, 龙番刑侦科小透明。

被害人自陷风险03

*ooc,bug我的锅

*圈地不上升

*双警设定



“怎么?不行啊。”


顾顺放开了怀里的人,“行,怎么不行。谢谢你啊。师。弟。”他一字一顿的说。

李懂平整了常服的衣角,不做声走出了顾顺的寝室。连招呼也没打。


顾顺端起桌上的姜汤一饮而尽。热流顺着喉咙一直流进心里。

时间差不多了,他抓起一把伞,把笔记本夹在手里就出了门。他带着一阵风坐到了罗星身边。

“阿嚏!”罗星打了个喷嚏。顾顺从包里掏出一张纸,递给他。“给,擦擦。你别是感冒了吧。”

罗星接过手帕纸,在脸上胡乱擦着。“今天下午体能,那么大的雨不感冒才怪,学校真是没人性啊没人性。你没刚感冒吗?”

顾顺环抱双手,靠在椅背上。“我啊,有人给我送来了姜汤,驱寒防感冒~”

“谁?”罗星挑挑眉,一边嘴角上扬,露出八卦的神情。

顾顺:嗯~彩云之南来的。你老乡。

罗星:我老乡?噢噢噢!是不是那个!那个!情报1班的,大一追过你的那个?

顾顺:嗯?嗯....上课了,老罗。


结束警体课,李懂和陆琛庄羽从警体馆一起出来。作训服的外套搭在肩上,T恤已经湿透,贴在背脊上。看前后无人,三个人又打闹在一起,顺便商量着世纪大难题,“晚饭吃什么?”

“喂喂喂,前面的,两人成行,三人成列不知道吗?”他们背后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陆琛刚拍上李懂肩膀的手,立刻收了回来,拉着庄羽快速站到了李懂的身后,成一列。“师兄好!”陆琛和庄羽在看到顾顺之后,招呼打得嗷嗷叫。

李懂站在队列最前面,一言不发。


“你们俩先走吧,我找李懂有些事。”顾顺朝陆琛庄羽说。陆琛拉着庄羽快速退下了,临走给李懂使了个眼色,保重啊懂兄。

“师兄找我什么事?”说着李懂把肩上的外套拿下来,掸开往身上套。顾顺伸手把李懂拉近,搂上他的脖子,轻轻下压,在他耳边讲:既然你对我这么好,那就商量一下,我怎么对你好咯。

陆琛和庄羽最近发现李懂不太正常。

上课一向很认真的李懂,总是在课桌低下掏出手机发消息,完全不怕被督查抓。发完消息之后,他脸上晕出的笑意让陆琛想起高中时在家偷偷给女朋友发消息的自己。

顾顺也老是出现在他们教室门口。不论是现场勘查还是情报基础,只要是下课后能有超过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顾顺定会出现在教室门口,而借口却都是同一个——顺路,碰巧。

大二的在教学区在北边,大一的在教学区在南边,顾顺你这路也顺得太远了吧。

庄羽拿出嘴里的棒棒糖,关心的问,“喂,李懂,你是不是被师兄找茬了?”

李懂看见顾顺又准时出现在教室门口,眼里就全是那个人,他眼含笑意看着门边的顾顺,敷衍的拍拍庄羽,“没,没,我没事。你好好吃糖。”,径直走出教室。


期末有个优秀预备警官的颁奖仪式,李懂作为学年优秀生,被选为学生代表接受颁奖。顾顺个高条顺,形象好,作为颁奖的师兄。

颁奖仪式前,后台陷入忙碌。李懂只用领个奖就好,没什么多于的事,他站在镜子前,检查衣着。顾顺突然就出现在他后面,紧贴着他。“已经够帅啦,别看啦,我的,男。朋。友。”温热的气息洒在耳边,烘得李懂的耳朵渐渐变红。

他转过身看着顾顺,顾顺还是那个样子。常服外套拿在手里,风纪扣松开,领带也随意搭在手臂上。李懂问他,“你怎么还没穿好,快颁奖了。”

顾顺抽出领带,放到李懂面前,“那就请你行行好,帮我弄一弄咯。”李懂笑着摇摇头,接过顾顺手里的领带。他靠近一些,把领带一头绕过顾顺的脖子,“弯下来一点,我够不到。”顾顺高他一个头,他有些接不到领带。“嗯。”顾顺弯下来一些,鼻尖差点撞到李懂的眼睛上。

李懂用食指轻轻抵在顾顺的胸口,似有若无说了一句,“你小心一点。”说着熟练的把领带打好。双手放在顾顺肩上,把人推远了一些。“好啦。帅!”

李懂转身就要走出后台,被顾顺一把拉了回来。“你忘了个东西。”他回头一看,是个带着警//徽的领带夹。李懂笑笑,走过去,伸出手,“给我。”双手相接的时候,李懂的手准确的落在了顾顺的手心。

李懂看着近在咫尺的顾顺,对方的眼里满是温柔和爱意。

李懂:你把手放开,不然我怎么给你戴领带夹。

顾顺把手攥紧了一些,“我今天给你颁奖。”

李懂:嗯。我知道。还有.....准确的说,是给我们颁奖。

顾顺握住李懂的手,用力拽了一下,把人带进怀里。另一只手绕道李懂的后脑勺,轻轻托着,“那我就给你颁一个只有你才能拥有的奖。”说完便吻了下去。

顾顺轻轻的感受,被温热包裹。李懂挣开被紧攥的手,摸索着去拿那个领带夹。是冰凉的触感,他摸到了。他陷在亲///吻里,却被牵制。只好一点点顺着纽扣去寻找领带的位置。舌尖被轻轻扫过,他轻哼了一声,往前一靠,手抵在顾顺胸前。含混的声音传来,“别不专心。”

李懂报复似的咬回去。便结束了这次冒险。

主持人的声音从幕前传来。颁奖快开始了。

两人整了整衣服,相伴走出后台。在走廊里,两个一大一小的身影步伐一致。



“喂,李懂,你怎么是甜的?”

“嗯?可能是刚刚庄羽给的糖吧。”

“不,因为你是我顾顺的甜心啊。”

“土。”






TBC.

评论
热度(24)

© 绿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