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景房钉子户, 龙番刑侦科小透明。

[明宝]你再动她一个试试

*ooc,bug我的

*沙雕文,感谢阅读

*老秦真的生气了,孩怕





一个喝得醉醺醺男人准备去卫生间放水,看见一个人窝在入口处,不耐烦地踢了踢她,“喂!走开啊醉鸡!”见那人没动静,他又踢了踢,“喂,动动,你挡道了!”地上的人还是没动静,男人弯下腰抓起女人的头发,却发现她还是没动静,男人的酒醒了一半,他伸出手放在女人的人中出,她没气了。

男人跌跌撞撞跑出走廊,哆哆嗦嗦报了警。




樱花酒吧的洗手间门口发现一具女//尸。

尸///体呈仰卧位倒在洗手间门口,衣物整洁,无拉扯痕迹。尸////斑开始形成。尸//表无明显致命伤。女人的眼线眼影不知受到什么液体的浸泡开始融化混合,顺势朝其两侧太阳穴流去。在酒吧的红色灯光下显得狰狞恐怖。



大宝刚下班到家里,就接到了林涛的电话。她匆匆换了双鞋就出门打车去了案发现场。

酒吧的人疏散得差不多了,发现尸///体的男人在大厅的卡座上发抖。看见林涛进了门,一步跨到他面前,一个劲的解释,“领导,领导,人真不是我杀的,你要相信我啊,我就......我就......我就踢了她两脚。领导,你得相信我啊!”那双大手握得林涛的手生疼,他恩恩的应付着把手抽出来,让男人跟小黑做笔录去了。




秦明还在局里写上一个案子的报告,要晚些过来。林涛带着大宝先进了酒吧深处的案///发现场。走廊上除了局里的外勤同事之外,还有几个高大的男人站在一旁,两人经过他们的时候,浓浓的酒气冲进鼻孔。相互打了招呼后,大宝穿上防护服就先一步进行现场勘查了。不一会,现场勘查结束,被害人需要带到局里进一步解剖。大宝帮着痕检的同事把尸///体装进袋子。她蹲在地上,小心的把被害人的脚托进袋子。


突然一股巨大的力扯着她的衣领,把她从地上拎起来,大宝重心不稳,被那股力甩了出去,腰砸在了旁边放吸水纸的矮柜上。

“嘶..”她疼得倒吸一口气,忙的用手扶在腰上。没反应过来就看见一双手径直卡上她的脖子,“不许你把我女朋友带走!除了我谁都不许!”是那群高个子之一,脸颊彤红,每句话都带着浓浓酒气。

酒醉的人力气最大,大宝觉得自己快要失去呼吸了。一秒,两秒,三秒......秦明从走廊远处跑来,把那个男人从她面前拉开,直接用手肘将他抵在了墙上。



“你再动她一个试试!”秦明神情严肃,脖子上的青筋暴起几根,恨恨地盯着那个酒醉的男人。

那男人被砸到墙上,吃痛,酒醒了一半。“我就动。就凭你穿着这身皮,你能把我怎么样?”说完,那男人伸脚往前踢,林涛眼疾手快把大宝拉到自己身边,才避免了这一击。

秦明伸手一耳光打在了男人的饿脸上,“啪!”的一声,响得周边的同事都惊了,他们从未见过秦明如此冲动,男人的朋友们也冲上来解释,“警/官,警/官息怒,他醉了,不是有意的。”

挨了一耳光,男人的酒彻底醒了。却依旧不可一世的样子,咬牙切齿瞪着秦明,“你是那个小法医的谁?你管我动不动她?你能把我怎么样?你敢怎么样?”

秦明哼笑一声,脸上的怒气却没有消减半分。他歪了歪脖子,腾出一只手,松了松领带,顺手拿出口袋里的解剖刀,“你管我是她的谁?不过,你要是再敢动她,我就算脱了这身衣服都会把你弄///死。哦,对了,突然想起来,我也是法医,我可以让你生不如死却只鉴定出轻微伤,法律上连犯罪行为都不算的那种?试试?”说着秦明拿着解剖刀的手轻轻靠近男人的腹部。



林涛跑过来拉住秦明,“秦明,你是警///察,不要冲动!”男人的朋友们也慌了,挤过来围在男人身边,神色紧张。被压制的男人这下慌了神,双脚颤抖,靠着墙瘫了下去。

秦明俯视着瘫坐在地上的人,丢下一记白眼。把解剖刀收进口袋。转身说,“把尸///体运回局里。明早通知被害者家属到局里签字!”一个同事拉上裹///尸///袋的拉链,几个人合伙往外抬。坐在地上的男人看着从面前经过的黄色袋子,嘴巴张张合合,始终没说出什么。



林涛把大宝扶到一边,手轻轻拍着大宝的背,“你没事吧?”大宝的手在刚刚磕到的地方,轻轻的揉,她扶了扶眼镜框,挤出一个笑容,“没事,别担心,我没事。”

林涛担心地说,“别逞能,等会儿去医院看看。”

她直起腰,耸耸肩,“没事!我好了!你看!”说着就僵硬的晃着身体。

秦明走到两人旁边,双手抓着大宝的肩,把人转过来,上下打量了一下,就打横抱了起来朝外走。“好什么好,走,我们去医院。”

大宝在他怀里轻轻挣扎,小声说,“你放我下来,我是磕到腰,脚又没受伤,你这样像什么样子?”

“像什么样子?我关心下属不行吗?”秦明突然停下脚步,看着大宝的眼睛。他假装松手,大宝差点摔出他的怀抱,一紧张就用双手搂住了秦明的脖子。

秦明的嘴角勾出一个笑容,“嘴上不承认,身体还挺诚实。给我抱好。”他重新迈开步子,走出狭窄的走廊。

大宝往他怀里蹭了蹭,不好意思的回答,“哦,好。”收紧了圈在秦明脖子上的双手。

“咳咳”秦明皱眉,“太紧了,喘不过气。”

大宝抿抿嘴,“哦,好。”她放开了双手,又差点掉出秦明的怀抱。秦明捞了她一把,重新让她落进怀里。“算了,你还是抱紧点吧。”

“哦,好。”大宝的双手重新环上秦明的脖子。



林涛打了个响指,“嘿!嘿!同志们!回神!”看着两人背影惊讶不已的同事们被林涛的响指拉回现实,强忍着笑意做收尾工作。

林涛叉腰,无奈的摇摇头,“收队!”




END.




啊......这篇老秦可能又OOC了

可事情是真实在我身边发生过的

所以就特别想写出来

读者大老爷们多多担待

溜了溜了


评论(14)
热度(104)

© 绿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