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景房钉子户, 龙番刑侦科小透明。

[顺懂] 水星记

*ooc,bug我的

*原剧向,军衔时间线有私设

*写得不好,多多包涵,感谢阅读




0

“想什么呢?!把枪捡起来!”他的声音穿过连天的炮火,变成一只有力的大手,推着李懂向前,在枪林弹雨中重新拿起自己的武器。




李懂并不懦弱,也并非胆小。生死对于他来说,从他在军旗下宣誓的那一天起,早就置之度外。

可杀人这件事,对于他来说,也并不是一件手指在扳机上轻轻用力就能大功告成的。



1

“每一条生命都值得保护。如果可以 ,要尽全力去给予他们盎然生长的空间。可是,你要记住,在成为一个平凡人之前,你首先是一个战士,你枪口下的人,只会是敌人,也只能是敌人。所以,只要他是敌人,你就得抛弃所有恻隐之心,将消灭对方作为自己的第一要务。”李懂永远记得在某个黑夜中,一个身上带着薄荷清香的人对自己说的这番话。说完时候,那人扣动扳机,敌方又牺牲一人。



要毕业的时候,李懂参加了一场军演。他专业知识过硬,被派给一个传说中很厉害的前辈狙击手当观察员。两人组成一个小组,负责为蓝军消灭对方的狙击组以及在必要时候为队友撤退争取时间。

那个人第一次出现在李懂面前,便拽得二五八万,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队长,我真的不需要观察员。”

“学会合作是你的必修课。这是命令,不是菜市场买菜,可以讨价还价。”

“是!”那个人表情严肃,敬了个礼。便向李懂走来。

李懂直背挺胸,整了整装备,朝来人敬礼。“老兵你好!我是李懂!你这次任务的观察员!”

那个人轻哼了一声,“顾顺。”算是做了自我介绍。




演习有条不紊的进行。两个人趴在制高点。李懂小声报着相关数据,

“风速2.5米每秒,湿度45%rh......”

顾顺在瞄准镜里盯着敌方的一举一动,“停。这些我都能知道,你不用...”他的话还没说完,李懂有开口了。“这是我的职责,我是你的观察员。”

对面的草木的有所异动,顾顺果断的开枪,两声枪响过后,队长的声音传来,“干得不错,狙击点撤退。”

两人猫着腰从草丛中站起来。顾顺先一步转过身准备撤退。一束光从李懂眼前闪过,又瞬间不见。糟了,怎么还有狙击手。李懂推了一把顾顺,自己中弹了。

兵不厌诈,对方有双狙。



这次演习红蓝两军战损为1:7。李懂就是蓝军唯一的战损。

演习结束,顾顺问他为什么?

他说没什么为什么。你是我战友,你是我的狙击手。帮助狙击手是观察员的的天职。保护你,也是我的天职。

顾顺掏出一片口香糖,塞到嘴里。“你们知识分子就是矫情。有空不如提升提升自己的专业技能......和心态!”他说着弯起食指,轻轻的在李懂防弹衣心脏的位置叩了两下。

回到军校后,李懂忙着训练自己,忙着毕业,忙着下连队,再都没有见过那个不可一世的狙击手。




2

罗星在解救人质一役中受伤。顾顺被调往临沂舰担任狙击手。

在直升机上,他早就打好腹稿。听说队长是个脾气温和,做事干脆利落的人,他一定要在队长作出反对决定之前,说服队长不给他配观察员。

他顾顺向来独来独往,不用谁的帮助,和保护。

然而,小论文似的腹稿,在他下飞机后就被一双眼睛里透出的光,晃得灰飞烟灭。

是那双向一潭深水似的眼睛,是那个表情严肃,微微皱眉,左眼皮上有一颗痣。是那次演习,他中枪之后,懊悔又不甘的在顾顺面前卸下装备时,顾顺无意间瞟见的。

如果是他的话,多一个观察员也不是什么坏事。



“你好,我是顾顺。”

“你好,我是李懂。”

小观察员还是一样,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对待任何事情都认认真真。不知道这几年有何变化。他握紧对方的手,“你能跟着罗星,说明你有点本事。什么时候让我见识见识。”

小观察员依旧不服输的样子,手上的力道加深了一些,“以后有的是机会。”




3

叛军的直升机对着塔台一顿扫射,一个炮弹砸过来,李懂还来不及反应,一只手就抓着他的肩膀把他掀到了安全区。他迅速清醒,站起来后却发现顾顺倒在了一旁,头部遭到撞击,血汩汩留出,浸湿了他的衣领。李懂背好自己的枪,一步跨到顾顺面前就握上了他的手,顾顺嘶嘶的吸气,忍着疼痛,紧紧握上了李懂的手,手心渗出的血液在两人之间滚烫。

“李懂,战胜压力!”

“队长,佟莉那边的人,我来解决。”

李懂战胜了压力,战胜了自己。他拥有的战士应有的坚硬,也没有丢掉平凡人的柔软。



李懂扶着顾顺一跳一跳进了运输机。就算暂时安全,同样受伤的观察员依旧紧紧抓着他的手臂,架在自己的肩膀上。顾顺比他高一些,这种姿势可以让他大部分的重量分担到自己身上。

“顾顺!你坚持住!到了基地就能治疗了!你坚持住啊!”观察员一边把他往自己肩膀上挂,一边大声的与顾顺交谈。看着观察员依旧如临大敌的样子,顾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挂在李懂肩上的手并没有受伤,他收了收手,把李懂揽近自己,“喂喂,李懂李懂!你放松!我没事!”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过于紧张,李懂听话后,松了松手,“哦,好。”

顾顺找了一处空闲的地方,踢开一些散落的瓶瓶罐罐,拉着李懂坐了下来。他从兜里摸出口香糖,剩下两条,却已经被血浸湿。看不出包装最初的颜色。他撇撇嘴,把口香糖重新塞进了口袋。

顾顺曲起腿,手搭在双腿膝盖上,双手交握。“谢谢你。”他跟李懂说。

李懂拆下战术手套,胡乱擦去脸上的血迹。“谢什么?”

“谢你上次保护我,谢你这次战胜压力。”

李懂眯起眼睛,笑了,“我说了,要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本事。”

“没想到,你们知识分子.......还挺厉害。文武双全啊,李懂同志。”

李懂挑挑眉,“是啊,毕竟曾经有人说,我还需要锻炼锻炼,提升提升专业能力。”

顾顺笑笑不说话。



全队在医院修整了一段时间,就开始恢复训练。

顾顺李懂趴在军舰的制高点上。远方夕阳落在海面,像是洒下的蜂蜜。

李懂借助五官感受风力和湿度。记在纸上写写画画,再拿出仪器检测。

顾顺趴在一边,一声不吭,专心的打着海面上的移动靶。


“你不是不爱晚训吗?”这次训练的数据正确率都很高,李懂拿起他的枪,也开始瞄准移动靶。

“是不爱啊,但晚训可以陪你啊。”

李懂拉了拉枪栓,上膛,平稳呼吸,“我才不用你陪。”

顾顺换了弹夹,把腮帮轻轻贴上手中的武器,瞄准。

“我用,我需要你陪。”



谁都没再说话。两枪齐发,正中把心。

移动靶训练结束。






END.








------------------------------

我也不知道在写啥,这篇真的写得很烂。

没写出想要的内心活动。

自己还是应该再多学习 学习叭

唉....丧.....溜了溜了

不毕业!蹲坑底!




评论(2)
热度(32)

© 绿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