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景房钉子户, 龙番刑侦科小透明。

[明宝] 未经允许

*原剧向,圈地不上升

*大概是《超纲》的后续

*老秦:我们大宝不需要礼物。

  林涛:老秦,我们宝哥是不是给你脸了?



林涛坐在转椅上,脚一蹬就滑到大宝身边。

“诶,宝哥,你说七夕我是送我们家宝宝野兽派的杯子呢?还是带她去看五月天的演唱会,顺便送束花,再带她吃顿饭啊?”林涛划着手机上的某个特卖APP,“啊,这些东西都好精致啊,都想买了送给我们家宝宝。”

大宝停下笔,侧头看着林涛的备选礼物,“都不错,那你就都买,再带她去看演唱会,算是弥补你平时对她的亏欠了。女孩子谁不喜欢礼物啊。她肯定会很开心的。”

林涛点点头表示赞同。“那就都买呗。”他双脚和地面摩擦着,慢慢移着凳子挪到秦明身边,“诶,老秦,你不给宝哥买礼物啊?”

秦明盯着电脑屏幕上的尸//检照片,眉头稍稍皱着,手抵在下巴处。“我们大宝不需要礼物的。”

林涛:????

......


“你不给宝哥送礼物吗?”林涛再次确认。

秦明翻到下一页现场记录,在笔记本上记下线索,“嗯,我们大宝不需要礼物。”

林涛撇撇嘴,咽下口水,转身问大宝,“宝哥?”

大宝也打开痕检送来的数据,抓了一颗桌边的话梅送到嘴里,“哦,是,我不需要。”

白纸黑字的数据此时在眼前全都变成了乱码。

大宝心想:啊绿说得没错,警//察这种生物,除了能制、服、诱。惑。对家庭生活没有任何建设功能。

含在嘴里的话梅,味道和唾液混合,一路向下,流进胃里。

她看了一眼秦明,怎么就感觉心里酸酸的。

大概是话梅过期了吧。

七夕那天凌晨,林涛的电话把秦明吵醒。

“老秦,星光湖畔有人报案,A1206发现一具女////尸。屋内二氧化碳浓度很高,怀疑是二氧化碳中毒。速来现场。”

秦明从被窝里爬起来,边穿衣服边给大宝打电话,“大宝,星光湖畔,A1206出现场。”

大宝沙哑的声音传来,“是,秦科长,马上到。”

秦科长?秦明勾起嘴角笑了笑,无奈的摇摇头,开着车往案发现场走。

尸///体被放置在解剖台上。

大宝自顾自穿好工作服,先秦明一步站在解剖台前。秦明戴好手套后,走两步站在大宝身后,温热的气息透过口罩有丝丝遗漏在大宝的脖颈出处。大宝朝旁边移动了几步,“秦科长,申请开始解//剖工作。”

秦明说,“解//剖开始。”

“尸/体表面呈橙色,符合二氧化碳中毒后的身体表征。怀疑死///者有自杀行为。”

“尸/表无其他打击痕迹,尸//斑开始形成,可以初步确定死///亡时间在六小时至十二小时之间。”

“下面开始开///胸。”

开胸后,大宝盯着被害人胸部皱了皱眉,“被/害人....肺部......有缩减迹象.....目前有百分之五十的肺部组织已缩减........被/害人不是中毒而亡的。”

秦明也凑近观察被/害人表征,两人面面相觑,“冻/死?谋/杀?!”

秦明进一步仔细分析尸/体表征,缝合好后下了定论,“谋/杀。”

初步认定嫌疑人有一定的医学常识,刑/侦的同事很快确定了嫌疑人的身份,三人一起出门走访调查。进巷子的时候,有个小孩抱了一箩筐的花,拉住秦明和林涛,“哥哥,哥哥,给姐姐买朵花吧。”

林涛不说话,秦明冷眼拒绝,“警/察叔叔办案,我们不买。”

小孩知道他们是警/察,有些发怵,却还是扯着秦明的衣角,“买....买一支吧。”

秦明面无表情看着小孩。大宝蹲下来,和孩子平视。朝他笑笑,从包里拿出十块钱递给孩子,“乖,姐姐买一支,你挑一支给姐姐吧。”孩子拿了钱,从箩筐里抽出一支带着水珠的玫瑰递给大宝,“给,姐姐。节日快乐。”

说完孩子就抛开了。

林涛目瞪口呆。转瞬反应过来朝着秦明挤眉弄眼,可秦明依旧岿然不动,看着大宝把花拽在手里。“噗呲噗呲~”林涛叫他,比了个“你是活腻了?”的手势给秦明,秦明用口型回他,“你别管。”

林涛竖起大拇指,“行,你可真行。”

他大步一迈,跨到大宝身边,“走吧!宝哥!我们抓坏人去!”


等锁定嫌疑人,找到其住所时已经过了晚饭时间。轮班蹲守,小黑他们来换了班。三人就离开了。

林涛一路打着电话,一路跟宝宝道歉。“对不起嘛宝宝,我去抓坏人了嘛~你再等我几分钟~就几分钟,我马上到哈。”林涛朝两人挥挥手,坐上出租就走了。

秦明和大宝走在街上,谁都没说话。七夕的街道,被甜蜜包裹。秦明伸手去牵大宝的手,被她灵巧的躲开了。不动声色的,秦明又把手揣进裤兜。清了清嗓子,“大宝,那个,我有点事,我先走了。”

大宝从包里拿出耳机插上,头也不抬,回答秦明。“哦,好。”

秦明头也不回的走了。

大宝戴上耳机听歌。

“夏天的风,我永远记得,清清楚楚的说你爱我。”

呵呵,记得什么。什么都不记得。大宝走进开封菜,点了个汉堡,一杯冰可乐。嚯,真的透心凉。

手机提示音响了,是一条秦明的短信。

[大宝,我发现嫌疑人了,在滨江路卷也咖啡后面,速来。]

大宝放下手里的吃食,跑出快餐店。打了个出租就往卷也去。

滨江路,顾名思义,临江的休闲区。卷也咖啡,她有些印象,是一家包揽了江边唯一一块小沙滩的店。正因如此,顾客络绎不绝,生意常年兴隆。她推开门,跟老板微笑点头,打了招呼。店里坐了许多情侣,都是来过节的。她心里闪过一些沮丧,同样是恋爱中的人,怎么老秦就.......

唉,算了吧。先抓人要紧。

她穿过大堂,来到那小片沙滩上。给秦明发消息。[已到,你在哪?]

秦明没有回复。她环视一周,没看见人。平时用来照明的灯不知为何全熄灭了。黑暗中她视线有些模糊。

“砰!”突然一声巨响,大宝被吓到,转身一看。沿江的地方,一溜的礼花正在绽放,噼里啪啦的很好看。像是落在水里的星星漾出花火,像是春日的花园,繁花开尽馥郁芬芳。大宝有些愣神,秦明在她身后唤她,“大宝。”

大宝转过身,看见秦明半跪在她身后。手里拿着一束花,眼眶有些发红,手微微的抖着,他说,“李大宝女士,嫁给我吧。”

大宝朝他走过去,接过他手中的花。秦明站起来,紧张地盯着大宝,伸手去拿口袋里的戒指盒。他眉眼盈盈看着大宝,又开口,“大宝,请你......请你嫁给我吧。”

大宝盯着手里的花,问秦明,“秦警/官,你知道你哪错了吗?”

秦明紧张得快要/死/掉了,手还是有些微微发抖,他说“知道。”

沉默了一会,又说,“我......未经允许,擅自喜欢。未经报备........擅自求婚。”

大宝看着他笑,也不说话。

他声音颤抖,把戒指递到大宝面前,“嫁给我吧。”

大宝用一只手抱着花,伸出另一只手,等面前这个人把戒指戴到自己手上。

秦明又惊又喜,拿起戒指,戴到大宝的手上,他搂过大宝的腰,额头抵上她的额头,问,“这算是答应了?”

大宝嘴角弯起弧度,她踮脚啄了啄秦明的嘴角,“嗯。”







FIN.




大概是法考之前的最后一篇文了吧。

等考完又更新呀~

提前祝大家七夕节快乐~

评论(22)
热度(74)

© 绿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