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景房钉子户, 龙番刑侦科小透明。

神秘嘉宾02

刑警顺X未检检察官懂

*ooc,bug我的锅,有原创人物,有私设。请各位小可爱给我建议,多多指教!pick我呀!

*有采访梗,勿上升,如有冒犯,立马改

(1)


00

“滥药的问题就像一场瘟疫,不断在我国扩散,荼毒生灵。”*

“01!01!人员受伤!请求救护车准备!重复!人员受伤!请求救护车准备!”

“姐姐,我看到他们在厕所抽烟了,他们会不会杀了我啊?”

“不会的,小懂。他们和你一样都是孩子,只是你们的兴趣爱好不太一样而已。”


02 别忘记彼此的约定


中考过后,顾顺如愿升入了高中部最好的班级。顾曦也进入初二,开始自己回家。

少了哥哥一路在耳边叨叨:“曦曦今天开不开心啊?有没有人欺负你,哥帮你揍他!”顾曦还觉得有些不习惯。

下了晚自习,骑车少年披着暖黄的路灯和星光往家赶,车后座的海绵宝宝早就卸掉了,心里却好像沉了一些。曦曦安全到家了吗?写完作业没有?想着想着,脚踏板被踩得飞起,路过的景色都好像被按了快进键。慢慢模糊。

打开门,就看见顾曦像往常一样端着一个果盘,装着当季的水果,露出小虎牙,眼睛弯成两轮小月亮,站在门口,说:“哥哥辛苦啦!好好复习,我去休息了,晚安。”

“晚安。”


多巴胺分泌,荷尔蒙作祟。青春期的叛逆在撩拨着每个人的心弦。课堂上偷偷传纸条,一句我喜欢你包含着试探和勇气;在厕所偷偷抽烟,几个兄弟分着咂一支烟,像是成为大人的仪式。被人喜欢好像是被枯燥计算题充斥的生活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被人喜欢,容易膨胀。就算是被宠大的小公主也不能幸免。


初三。顾曦出落得亭亭玉立。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会说话,小虎牙若隐若现,头发及肩,风吹过的时候,有淡淡的香味。学习成绩好,画画也好,只要有她参加的板报,都会代表班级夺得桂冠。性格随和的顾曦,在班里也很受同班女生的欢迎。连女生都喜欢的姑娘,该是怎样的小可爱啊。

5班有个乐队主唱兼贝斯手,陈烁。身高一米七五,在校庆典礼上唱了一首五月天的《干杯》,收获众多迷妹,末了在台上大喊:“顾曦!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台下一片起哄声,顾曦红着脸,把自己埋进了校服里。教导主任眼疾手快,哦,不对,“眼疾腿快”,一个箭步冲上舞台,拎着陈烁的耳朵就把他拖进了后台。

“你给我写检讨!3000字!不对!5000字!不好好学习!还成天给我整这些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东西!”

“报告主任!据说早恋害人,但我不后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牛皮!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会场顿时成为笑声的海洋。糟糕,刚刚忘记关话筒了。


喜欢是不是来得莫名其妙?你明明喜欢高高的,帅帅的,会踢足球,学习好,能一起上自习,周末一起骑车去湖边的男孩子。却偏偏和那个流里流气,从不穿校服,唱歌很好听,每节课下课都趴在窗边看你的少年在一起了。不顾一切的孤勇是喜欢的充分必要条件吗?

或许吧。


顾曦和陈烁在一起了。整个年级都知道。

爸爸妈妈不知道,顾顺也不知道。


周日,往常顾顺都会带着顾曦去公园。看看打太极的老人,排在队伍后面,像模像样的学习;看七八岁的小孩滑滑板。

冬天的时候,有卖烤红薯的小三轮,两兄妹都会买上两个吃。“呀,还是咱初中校门口的刘爷爷烤的甜!”“就是!”刚嫌弃完,两个人就塞得满嘴都是冒着热气的甜。

夏天的时候,带上风筝,和草坪上的孩子们一起放风筝,叽叽喳喳争先恐后比较谁的风筝飞得高。

“哥!你快!我的风筝掉下来了!你快点!拉高!要高过旁边那只兔子!”

“好嘞!”


而这个周日不同。如果能跳过这个周末,他们的约定会实现的吧。一个成为gong he guo 优秀的jun 人,一个成为有名的画家。可是没有如果,掌管命运的神,好像更喜欢打盹,喜欢捉弄你。

这周日,顾顺为了准备下周的竞赛,就暂时放下了和顾曦去公园的计划。而顾曦竟然显得有点开心,说是和莉莉出门逛街,欢欢喜喜出了门。


走出巷子就撞进了陈烁的怀抱。那时候的喜欢啊,用一个拥抱就能填满。几秒的接触也能紧张得听到自己的心跳的声音,要大声说话才能盖住。顾曦红着脸,抬头大声说:

“走吧!”

“走。”


陈烁在乐队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大哥。打算这个周日带顾曦去他的酒吧玩儿。新鲜的事物一不留神就会点燃躁动的青春期。可谁又知道挡不住的好奇会不会把你推进火坑,万劫不复。

那个大哥,现在就站在酒吧门口。剪一个莫西干头,穿着整齐的西装,却带着一条大金链子,不知道是真是假。白天酒吧的人不多,他笑眯眯站在门口迎接每一个光顾的客人,眼里却没有善意的温暖,只有寒气。不知道是不是幻觉。

顾曦有点害怕了,扯扯陈烁的衣角,

“要不我们别去了吧?”

“没事,我在。”

进了门,烟酒和劣质香水的味道混合着窜入鼻孔,并不是令人舒服的味道。舞台上有人在昏暗的灯光下唱歌,声音低沉,歌词含混,听不清在诉说什么。

“来,烁烁,今天哥请客。”大哥说着就将两杯橙汁放到了桌上。“Enjoy yourself !玩得开心!”

两个孩子在新鲜的环境,喝着橙汁,随着音乐慢慢摇摆。桌上的橙汁慢慢减少,顾曦眼前的画面却越来越模糊,心跳得也越来越慢,眼皮不听使唤的发沉。她伸手拉边的陈烁,“哎,陈……陈……陈烁,我……”


“顾顺!快走!曦曦出事了!”爸妈在玄关一遍穿鞋一遍朝顾顺吼。顾顺从椅子上弹起来,把笔一丢就和父母出了门。



“混蛋!居然引诱未成年人’溜冰’!”

“小懂,别看了,走吧,我们该回家了。”

“哦,来了。”



*①《湄公河行动》台词

*②《青春派》台词

评论(3)
热度(30)

© 绿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