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景房钉子户, 龙番刑侦科小透明

神秘嘉宾04

刑警顺X未检检察官懂

*OOC和BUG都是我的锅,前文(1)(2)(3)

*偶有采访梗,勿上升,若有冒犯,立刻改

00荒岛

“会把心打开,让另一个人走进来吗?”

“打开?连我自己都还没找到窗子,光都透不进来。算了吧,老狗被绳之以法了,可谁知道会不会有另一个老狗出现?我得保护更多的孩子,不让他们重演曦曦的悲剧。”

“你呢?”

“我没有设防,但如果他现在出现,应该叩不开吧。校园暴力案发率还是很高,我心里没有空缺给他,让他能搬进来。我不太确定,能不能成为他的第二故乡。”

 

04谁逐渐离我远去

老狗,常年往返于金三角和西南边境,两广地区。手中攥着及其完整的制毒、运毒、贩毒网络,触角遍布整个南方边境。靠整张毒网,大肆敛财,在西南和两广地区的娱乐业和运输业形成了一定的势力控制。七年前,教/唆未成年人贩/毒,在押往看/守所途中被同伙劫走,潜伏一年后,摇身成为麋鹿清吧老板,安然无恙经营一年之久;五年前因引诱未成年人吸/毒,致2人死亡,偷/渡到泰国,后遂无音讯。五天前,M市边/防接到线报,最近有一批新型毒/品将通过老狗集团在M市的通道入境,因潜在利益巨大,老狗将随马队亲自押/运。获悉后,M市边/防进入特/级战备状态,全员24小时原地待命。

 

高考结束,顾顺不顾爸爸的劝阻,放弃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志愿,毅然决然去了海/警学院,毕业以后,主动要求派往西南边境M市边防,参加缉/毒工作。

“爸,我不能让曦曦的悲剧重演了。不管能不能抓住老狗,我想,我都应该去一线,把更多害人的东西挡在境外。尽我所能。”

 

M市,地处西南边境,年平均气温二十六度,湿度高,雨林密布,全然蛇虫鼠蚁的天堂。参加工作第一年,顾顺丝毫没有新人的矫情和不谙世事。三千米的考核,他从未让人跑在他前面;百米障碍,他一直在进步,时间越跑越短;队里缺狙击手,他第一个申请参加训练,在每次抓捕任务中,成为战友最坚强的帮手与后盾;追捕从来都不易,在雨林中一趴几小时甚至几十小时也算家常便饭,见过蚂蚁成队从护目镜上爬过,蜈蚣就快从缝隙中爬进作战靴,腾出右手,将其拦腰截断,又迅速返回原位将枪握紧,就像从未有事发生……夏天,温度朝着四十度飙升,他带队设卡,检查路过的每一辆汽车,每一个行人。遇到过不修边幅的妇人用怀里的婴儿运/毒,也见过身体藏上百克毒,贪图金钱不顾自身安危的亡命徒。他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坚守,没放过任何一个妄图过卡的毒/贩。即便不是老狗,只要我能多截住1g的毒,就算是赎罪了,只要我能多截住1g,曦曦的悲剧就不会重演。

他已经记不起几年没有回家了,只是定时把津贴寄回家,偶尔打打电话问问爸妈近况。团圆?他不需要,他没资格。如果那天他陪在顾曦身边,那一切都不会发生。从顾曦走的那天,他就失去了享受快乐,寻找幸福的资格。他顾顺剩下的人生啊,只能是照顾父母,只能是尽己所能将更多毒/品堵在境外。只是忠孝怎能两全,爸妈,对不起,儿子不孝,只能请你们再多等我几年,等我在边境再不能发挥作用,就到您老面前尽孝。

 

“小顺啊,什么时候才轮到你休假啊?抽空回家看看吧。我和你爸都挺想你的,我们挺好的,你好吗?”

“妈,我挺好的,休假还没定呢,我看情况吧。我挺好的,你和我爸好,我就放心了……妈……您辛苦了…….儿子不孝…….要您再多等几年,我才能回家。”

“儿子,你别那么说。我们都懂…..小顺,曦曦的事……不怪你。多少年了,该放下的,就放下吧。曦曦大概也不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吧。”

“妈……这事……怨我。妈,我挂了,该轮岗了。你和我爸注意身体。”

 

从几天前接到线报后,所里的人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势必将这股猖獗太久的势力在这次行动中彻底摧毁。

行动代号:屠狼。

四小时后,凌晨两点,预计老狗一行人即将越过我/国边/境线。作战小组已部署完毕,静待猎物入瓮。顾顺担任此次行动狙击手。行动若遭敌方武力反抗,必要时候可就地击毙。夜色慢慢爬上每个人的脚尖,蔓延至肩膀,最后没过头盔。墨绿的迷彩在雨林中毫无破绽。

凌晨两点,所有生物开始进入对睡眠最原始的渴求,本能的欲望是对人生出的最大威胁。

够狡猾。

不远处,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他们来了。

“各组注意!各组注意!六匹马,每匹各驼有两袋货,数量不明。总人数20,每两人押送一匹马,前后另有人开路断后,均持有武器。时机一到,开始收网。0202!02注意!除非目标武力反抗,否则不得开枪。”

“收到!目标已过境!收网开始!”

“02收到!”

顾顺在瞄准镜里看到了!他看到他了!杀死曦曦的凶手!常年以贩养吸,让老狗失去原有的年轻样貌。头发毫无光泽,杂乱,眼窝深陷,面色发黑,黑色外衣宽松的挂在身上,似一个幽灵随着马队在雨林中逶迤前行。就是他给曦曦下了毒,是他杀了曦曦!

 

曦曦笑起来露出的虎牙和我一样,曦曦说她要当个有名的画家,曦曦说我能成为优秀的军/人,曦曦说谢谢哥哥让我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曦曦在催我,让我把风筝拉高,要超过旁边的“兔子”。冬天骑车回家的时候,曦曦会把手揣到我包里抱着我,说那样我就不会冷了。曦曦,哥哥可以帮你报仇了…..

面前的幽灵是杀死曦曦的凶手。不知不觉顾顺的食指渐渐放到了扳机旁边…..

“开始收网!”

 

他是杀死曦曦的凶手!

除非目标武力反抗,否则不得开枪!

是他害死曦曦!快!他就在眼前!

除非目标武力反抗,否则不得开枪!

终于出现了,是他杀了曦曦!

除非目标武力反抗,否则不得开枪!

他在挣扎……在选择……在犹豫…手指有了一瞬间的抖动。

 

马啸……人吼…..混着子弹破膛的声音。马队陷入混乱,两方陷入混战。

“遭到武力反抗。请求02支援!重复!请求02支援!”

“02收到!”

狙击手的加入使冲突迅速冷静下来,那些不起眼的小人物都在混战中丧生,而恶魔却侥幸成为第一个被捕获的人,去接受法律的审判。只能接受法律的审判。

顾顺走到他的面前,身后的硝烟还未尽,空气中夹杂着血的腥辣,火药的刺鼻。面前的人双手被束缚,嘴角在混战中手上,血从他那被毒/品腐蚀的黄牙中簌簌流出,顺着枯瘦的脖颈浸入上衣。布满血丝的眼睛中,溢出寒气,却宛若一个胜利者,不可一世盯着顾顺:

 

“怎么不杀了我?是我杀了你的宝贝妹妹,难道不想为她报仇吗?今天不动手,以后可就没机会了。啧,可惜了,想起来那小妞长得也挺标致。啧,死得那么年轻。可惜了啊可惜,呵。”

“想啊,怎么不想。可我首先是名边/防/战/士,才是顾曦的哥哥。而你,法律才能给你最公正的审判。”顾顺握紧了拳头,指甲都快嵌进皮肤。

 

“砰!”

“我说过了,今天不杀我,以后可就没机会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幽灵的声音在漆黑的夜空里回荡。

战友从顾顺身边跑过,身后发出枪响。刚刚混战中受了重伤的毒/贩,在临死之际,竟然还将枪口对准面前的战/士,击发了死前最后一颗子弹。

而顾顺却应声倒下。

 

“01!01!人员受伤!请求救护车准备!重复!人员受伤!请求救护车准备!”

“顾顺!保持清醒!顾顺!”

 

 

 

 

 

“这是负责城南女婴案的检/察官,李懂。”

“这是我们局新来的同事,顾顺。是这次和您一起出外勤的警/官。”

“你好!”

“你好!愿合作愉快!”

 

TBC.


谢谢阅读。

明明大纲只有两行,也不知道为什么铺垫写了那么多。可能文笔差又话多吧ORZ

请各位路过的小可爱捉虫、提意见不要停呀,助我成长/小声叨叨

先给大家表演一个360感谢了~


评论(2)
热度(30)

© 绿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