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景房钉子户, 龙番刑侦科小透明

神秘嘉宾07

刑警顺×检察官懂
*OOC和BUG都是我的锅,前文(1)(2)(3)(4)(5)(6)

*话多文笔渣,多谢包含。

*办案重要,但是谈恋爱也是很重要滴

00 懂不懂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别说君不知,连我自己都不知。

 

07我跟谁变得亲密

 

火车一路南下,李懂坐在对面,扭头看着车窗外的景色,偶尔拿出手机拍几张照片。剩下的时间,一直在纸上写写画画,看案卷。

“你很喜欢摄影吗?”

“嗯?摄影算不上,就是喜欢拍拍照片。”

…….

之后便是沉默,谜一般的沉默。看着对面那张稚气未脱与忧国忧民气息同在的脸,顾顺有几百个为什么想问出口,想去了解他。可对方仿佛一个被拉到政教处作证的乖学生,问一句答一句,绝不多说。顾顺犹犹豫豫好几次想要开口都忍住了。

“李检察官,喝水吗?”秋天的车厢开了空调,不免加重了几分干燥。顾顺递了一瓶水给对方。

“哦,谢谢。”李懂放下笔,伸出手去接。

沉默,又是沉默……

他拧开水喝了几口,又继续低下头看案卷。顾顺环抱着手,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座位上,继续打量对面那人。在稿纸上写写画画,列出关键人物。写出的字清秀却刚劲有力。

真的很认真啊!真的很像高中生啊!

他眼里塞满了李懂的一举一动,溢出的全是笑意。

李懂突然抬头,那汪清澈的泉水里又映出了顾顺的样子。李懂一如既往认真地看着顾顺

“顾顺,”他说。被这突如其来的凝视怔到,顾顺恍神,“恩恩…啊?怎么啦?”

“其实你叫我李懂就好,不用那么客气。”

“噢噢,好的。”

 

 

到达L镇的时候,已过傍晚,二人决定先找个地方落脚,明儿一早再去调查落跑工头的消息舟车劳顿,二人吃了晚饭,很早就睡下休息了。

半夜,李懂被一阵喘息声吵醒,他翻个身,在昏暗中看见对床的顾顺把腿按到墙上,整个人痛得发抖。他迅速跳下床,把灯打开。

顾顺紧咬牙关,疼得脖子上爆出一道一道的青筋,“嘶……嘶…..”。他在忍。在边/境的几年,湿度高,气温高,他为了能够成为战/友可靠的后盾,训练时在湿热的环境里一趴就是几个小时,有时甚至十几个小时保持同一个姿势不动;站岗更是家常便饭,常年累月的军/旅生活带给他的除了荣耀还有一身的伤痛。强直性脊柱炎,时不时发作,扰得他不得安宁。

“顾顺!顾顺!你怎么了?!”李懂在床边担忧地问他,一边拿起手机准备拨120。

“李懂……我没事…….老毛病了……你别慌……忍忍就过去了。”说着,顾顺伸出手按下了李懂准备叫救护车的手。

帮不上任何的忙,李懂就蹲在床边看着床上的人忍痛,青筋暴起,不停地流汗。不知过了多久,他的疼痛好像减轻了不少,人也慢慢放松下来,安静地睡去了。李懂拿来热水毛巾,把顾顺脸上的汗水轻轻擦去,掩了掩被子。顾顺翻了个身,把身旁多出的枕头抱进怀里,皱着眉头,彻底睡过去了。

李懂轻手轻脚,关了灯,爬上床。

一夜无眠。

 

第二天,两个人早早就去了落跑工头的家调查。讨薪者们只知道工头叫谭兵,L镇人。两人靠着一个名字一路寻到了谭兵家。

一个不大的院子,两层的小楼。红色大门的漆掉了不少,看起来有些年岁。敲开门后,一位老妇人探出头,迎上两人。

“您好,我们是刑警队的,想跟您了解一下关于谭兵的消息。”顾顺首先开口。

老妇人长叹一声,转过身进了院子。两人对视一眼,沉默着跟了进去。

“谭兵啊……这次又犯什么事了…….他啊……高中早早就不读了,出去混……不知道什么时候染上了毒品,除了自己吸,还贩毒,帮着什么大哥运货…….他爸打了他太多次,还要送他去派出所……没想到给他跑了,还把他爸……气死了…….哎……..他前几天回家……跟我说已经改了……结果夜里拿光了家里的钱…….又跑了……..”老妇人断断续续的讲了很多,讲着讲着就泣不成声。

一上午的调查比想象中顺利,可也让人挺不是滋味的,碰上这样的儿子,谁不操心啊。

 

 

 

两个人找了个便利店打算凑活个午饭就打道回府了。

端着加热的套饭,两人坐在便利店窗边的长桌上吃饭。顾顺才发现李懂脸上挂着淡淡的黑眼圈,昨晚别是吓到他了吧。白T恤,黑色的针织连帽外套,黑色工装裤。低着头,默默吃着饭。

想照顾他,想一直陪着他。

顾顺被自己突然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

顾顺,你不能的。你怎么能呢?别又亏欠了他。

把视线从李懂身上移开,顾顺快速往嘴里扒饭。努力把那不该有的情愫剪断,剪碎一点再剪碎一点,再剪碎一点。

 

 

“小哥哥,能帮我拧一下盖子吗?我拧不开。”

一个甜腻的女声打断了二人吃饭。只见那个女孩坐在李懂旁边,一脸期待看着李懂。

李懂抬起头,“嗯?好。”伸手接过女孩手中的水,拧开后,李懂把水递回了女孩手里。

“谢谢小哥哥。”

 

女孩长得也不错,可顾顺在一旁看着心里却觉得不是回事儿。

拧不开就别喝。顾顺腹诽。

 

 

看起来是在减肥,女孩只买了一盒金枪鱼蔬菜什锦沙拉。

“小哥哥,你可以帮我把酱料包撕开吗?我每次都撕不好,弄得满手都是。麻烦你啦。”女孩又转向李懂,李懂不好拒绝,又放下筷子,帮女孩撕酱料包。

 

撕不开就别吃。顾顺翻白眼。

 

李懂帮人弄好酱料,又自顾自低头吃饭。

“谢谢小哥哥~诶,小哥哥,你是逃课出来旅游的吗?现在大学也没到假期啊。”女孩自来熟地和李懂搭话。

“不客气。嗯?没…..”李懂吃着饭,应付着女孩的问题。

 

 

大学生?人家是检察官好吗?谁跟你这大学生小学生的。顾顺觉得自己的火来得莫名其妙。

 

 

“小哥哥,你看你帮我那么多,我们加个微信吧?我好以后感谢你,一起吃个饭啥的。”女孩说着就要掏手机。

 

 

Hello?你们小孩现在都那么自来熟的吗?检察官的微信是你想加就能加的吗?什么帮你那么多,明明可以自己弄,是你逼着他帮你的好吗?顾顺觉得今天这个午饭吃不下去了。

 

 

李懂抬起头,看着女孩,“不…不用了吧,小忙而已。”他不喜欢这突如其来的亲近。

他一直都习惯自己的世界里独他一个,习惯很可怕,依赖也很可怕。有些习惯是改不掉的,依赖的人如果突然离开,他不想再承受一次那种撕裂心脏的不安。而这一切的开始就是亲近,他不喜欢,也不想。

 

女孩一直在身旁说“加个微信也没什么呀!遇见就是缘分。说不定我们还是校友呢。”李懂不知如何推脱,只好拿起手边的农夫山泉,喝起水来。

 

“老公,你吃完了吗?吃完的话,我们就走吧。”顾顺的手挽上了李懂,笑得一脸纯良看着李懂。

李懂被这突如其来的称呼吓到,喉咙里的水呛了出来,全都洒在了顾顺的脸上。李懂一脸惊恐看着顾顺。顾顺拿出纸边擦脸上的水,边嗔怪的说:“你看你总是那么毛毛躁躁……”李懂在恍惚中,任凭那双大手把自己拉出了便利店。

留下女孩在店里凌乱。

 

 

“emmm……..那个…….李懂,对不起啊。我刚刚看你实在是尴尬…….不得已才出此下策……你…..你别生气啊。我没别的意思。”顾顺把人拉到路边,就赶忙道歉。

“嗯….啊….没事没事…..谢谢你。”李懂感觉自己的耳朵好像变红了一点,可能是天气太热。

“行,你不生气就好。那我们去火车站吧,打道回府。”顾顺说完就转身自顾自向前走。

李懂在身后,看着前面的大高个,嘟哝,“我真没生气,真的。”

可他又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了。我别真是心脏病,回去得请个假去医院检查检查。

 

刚下火车,顾顺的电话就响了。杨锐的声音传出来:“顾顺!到没有?湖光水色出了命案,你要是到了就直接过来,局里人手不够。”

“好嘞!”顾顺挂了电话。匆忙跟李懂道别。“李懂,我先过去了,再见啊,以后记得联系。”说完,招手拦了辆出租就消失在夕阳里。

 

李懂看着黄色的出租慢慢融进夕阳,去往远处。

还能再见吗?

李懂,不要习惯,不能依赖…..

 

 

 

 

“顾顺,我们不是还有现在吗?现在不是可以相爱吗?”*

TBC.

感谢阅读。

也请各位路过的小可爱留言捉虫给建议呀~

*改写曾轶可《我们不是只有现在吗》

评论(7)
热度(32)

© 绿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