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景房钉子户, 龙番刑侦科小透明。

[明宝] 超纲(下)

*原剧向,圈地不上升,时间线私设,多多包涵

*OOC有,沙雕文,感谢阅读

*关于我爱你这件事,没有超纲,只有满分

             前文点这里   




窗外雷声大作,雨点噼噼啪啪砸在窗沿上。秦明又梦见那条无人的小路,暴雨倾盆,爸爸躺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不知从哪里渗出的血和雨水混合在一起朝他涌来。他想去救爸爸,却怎么也不能靠近。他急了,头上满是绵密的汗水,抓着被子醒来。伸手去够抽屉里的巴比妥,却只拿到一个空盒子。他感觉空气越来越稀薄,自己呼吸也越来越困难。他努力平息着自己的呼吸节奏。摸到床头的手机,打开通讯录。

划过林涛的号码,拨通了大宝的电话。

“喂,大宝,我...........”

大宝从睡眠中惊醒,听见听筒那头的人讲话讲一半没声儿了,套上外套就开着她的小吉普到了秦明家。




咚咚咚,咚咚咚。

大宝敲了很久的门。门被打开的时候,秦明顶着一张苍白的脸,嘴唇发白,整个人毫无气力,朝她挤出一个微笑,“你来啦。”大宝推门进去,“你怎么了?”她带上门,伸手贴上秦明的额头,想看看他是不是发烧了。结果秦明整个人就朝他倒了过来,“哎哎哎,老秦!秦明!”大宝伸手接住秦明,把他往卧室带。好不容易把秦明放到床上,看见面前的人,整个人微微发着抖,紧皱眉头。她看见抽屉里巴比妥的盒子,大概明白了。大宝出门绕了很远的路找到还未打烊的药店,买了巴比妥回家。叫醒秦明,送了颗药进他嘴里,拍着他的背,让他喝了几口温水。

秦明顺从的照她摆布,迷迷糊糊吃了药喝了水,整个人缩进被窝里,手却抓着大宝的袖子不愿意放开。大宝笑了笑,把被子放回桌上,坐在床边,就那样靠在床边睡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等秦明醒来时,家里已经没有人。桌上放着保温的粥,旁边落了一张纸条:锅里还有小笼包。我先去上班,你慢慢来。我帮你请假。

秦明抓了抓头发,把锅里小笼包拿出来,就着粥吃了个早点。

捯饬好自己后,他去了局里。

看见大宝正在解剖室门口和林涛讨论案子,两个有看着大宝手里的解剖记录,说着什么。他挪挪手腕上的手表,拉了拉自己的西装,朝他们俩走去。他走到大宝身边,稍微侧了侧身,清了清嗓子,“嗯....那个,大宝,昨晚谢谢你啊。”大宝转头看他,摸了摸后颈,又推了推镜框,“嗨,不客气。”

说完大宝看着他笑,秦明也看着大宝笑。



林涛在一旁挑挑眉,狐疑的看着两人。“等会儿等会儿,这信息量怎么那么大啊。你们俩昨晚干嘛了?”

大宝说,“没什么,就是老秦抓着我袖子睡了一晚,怎么都不肯放手。”

秦明在一边点头,想要附和,“嗯,没什么,就是.......什么?”

他和林涛异口同声,“你(我)拽着你的袖子睡了一晚?!”

大宝说,“对啊。”

......

......  ......


尴尬,十分尴尬。

秦明啧了一声,我昨晚怎么断片了呢?都怪没有巴比妥。

“那个,走了,解剖去了。”他岔开话题,推开门进了解剖室。




秦明在操作台前准备工具,听见门外两个人的交谈声。

“宝哥,老秦昨晚真拽你拽了一晚上?”林涛的声音有些飘,洋溢着八卦的味道。

“对啊,他....好像很怕下雨。”大宝打着哈欠回答他,准是昨晚没睡好。

“啊,我都给忘了,昨晚雷雨是挺大的。我都忘了跟你说,老秦从警校的时候,就........”林涛刚准备把秦明的老底全兜出来,秦明全副武装的就打开了门,用手捂住林涛的嘴,他的声音因为带着口罩而显得有些含混不清,“林队,最近的警衔考试你准备了吗?全会了吗?嗯?”秦明挑挑眉,“上次也刚过吧,就不怕这次又多几道超纲题?”


林涛从秦明的手指缝里挤了些句子出来,“宝哥......宝哥.....唔........救我啊!”

大宝笑着向前,把秦明的手拿下来,“哎呀,秦科长你就放过涛涛吧,偶尔胆小不丢人。”

秦明放开林涛,拽着大宝就进了解剖室,秦明在前面,大宝在后。大宝转身去关门,却被秦明吧唧咚到门上,

“诶诶诶,秦科长,你干嘛?”大宝问。

秦明带着口罩,只看得见他的眼睛,像一颗黑色的宝石,映出大宝的脸庞,缠绕着一些噼里啪啦闪烁的星火。“你刚刚说谁胆小鬼?”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秦明的脸在面前一点点放大,眼睛眯成一条线,他的气息压迫过来,大宝想往后退,却只能抵在冰凉的门上。“我只是说有害怕的东西也不丢人。”




秦明带着口罩,挂在耳朵上白色的线抽动了一下,微微的。

他在笑。

他低下头,口罩将将擦在大宝的鼻尖。大宝紧张得脸庞有些泛红,“你你你.....你干嘛?”大宝抽出裤兜里的手,抵在秦明的胸前。

他轻笑一声,“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宝哥,也会有胆小害怕的时候。”说完便直起腰,朝操作台走去,拿起解剖刀朝被害人走去。

大宝拍拍自己的衣服,平复情绪,举起拳头在秦明背后假势打他。

“别在我背后张牙舞爪,快来工作。”

大宝挥到一半的手突然停下,放下转而挠挠后颈,“哦,好。”




下午林涛要去考试,三个人约着去池子家吃饭。

解剖完后,大宝跟秦明打了个招呼,说要回家换衣服。没等秦明问她下午要去干嘛,小吉普就消失在了龙番市局的转弯处。

林涛说:老秦点菜吧。

秦明看看手表,“等大宝来了再点吧。”

两个人看着桌上的茶水杯发呆。



“不好意思,我耽误了点时间,你俩怎么不点菜呢?”大宝的声音打破了两人的安静。

“我的天啊,宝哥你可终于来了......宝哥?是你吗?你这是怎么了?”林涛本想抱怨,一抬头却被大宝的样子惊到了,准确的说......是美到了。



换下警服,退掉小西装,今天的大宝穿了一件雪纺的及膝露肩小裙子。虽然平时风里来雨里去,可不得不说,大宝的皮肤保养得很好,白皙细腻。她还化了个妆,眼线似有若无,给她增添了几分韵味,薄薄的腮红又衬出她几分俏皮。枫叶红的唇色显得妥当不失端庄。

林涛秦明看到这样的大宝有一瞬间失了神。

林涛先开了口,“不是,宝哥,好不容易放个假,您今儿下午是要去参加模特大赛。”

“去去去,别在这调侃你宝哥,我妈让我相亲,非逼得我弄成这个样子。”小裙子的衣领有些低,她用手轻轻拉了拉,显然是不习惯这样的穿着,随着就坐在了秦明旁边。

秦明微屈左手食指,在鼻子下轻轻擦了擦,“那个,我们点菜吧。”

席间林涛和大宝依旧打打闹闹,说说笑笑。

秦明一言不发埋头吃饭。



快吃完的时候,林涛抓起放在一边的外套和文件袋,先一步走了,“你们的林队考试去了,账我结了,你们俩慢慢吃。哎宝哥,相亲顺利啊!”林涛朝大宝笑笑,摸了一把秦明的手,秦明迅速缩回他的手,“林涛你干嘛?!”

林涛右手的食指和中指相并,从太阳穴划出,“哎呀~蹭蹭学霸的霸气,不怕超纲题嘛~”




不一会大宝也放下筷子,拿出餐巾纸,轻轻擦了擦嘴。又从包里掏出口红,轻轻在嘴唇上点了点。口红还很新,大概是李妈妈今天才塞到女儿手里的。

大宝弯下腰揉了揉脚踝。她穿了一双裸色的细跟,让她吃了不少苦。

感到舒服了不少后,大宝跟秦明告别,“老秦,我先走了啊。”说着就起身走了。



秦明也站起来,“我跟你一块儿走。”

“那走吧。”

大宝没开小吉普,沿着马路打车。秦明双手插裤兜,陪在大宝身边,一步一步慢慢踱着。

好几辆出租从身边经过都满客。大宝不停的看手表,“完了完了,又要迟到了,我妈非得弄死我不可。”她拿出手机打开DD打车的软件,秦明伸手把她的手机按灭。“大宝,要不你别去了吧。”

“为什么?”

“因为你有一场考试需要监考。”



两个人选了一家离池子家不远的咖啡厅,面对面坐着。

“说吧,什么考试。”大宝又伸手拉了拉裙摆,咖啡厅的空调开得有些低,她的小腿上泛起一些鸡皮疙瘩。秦明脱下西装外套给她披上,她不明所以,说了声谢谢。




“大宝,你喜欢吃甜的,对吧?”秦明开口了,讲了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是啊,你怎么知道?”大宝喝了一口面前的热巧。

“我好几次看见你外卖单都是全糖......而且,你办公桌抽屉里.........还有压片糖。水蜜桃味儿的。”

“秦明?你监视我?”大宝正色。

秦明喝了一口冰美式,“我没有。只是我的观察力比常人强那么一点点。”

沉默了一会儿,他又一次开口了,“你喜欢樱桃,不喜欢香蕉......西瓜可以榨成汁喝,但不喜欢吃块儿......吃火锅选油碟加麻酱,其他什么都不要.......你不爱化妆,但防晒却是一年四季不离手,在室内也会用.......你爱穿棉质的衣服,比雪纺透气,比纱轻柔.......你穿高跟,但不穿细跟儿的,也绝不会选恨天高.........你周一到周三”秦明还想说下去,却被大宝打断了。

“停!”大宝在秦明眼前比了一个停止的手势,“别说了,老秦。你这要是去追星,简直够得上私生了。你别告诉我这些都只是偶尔看见的,偶尔观察到的。”


“我刚刚说了,你有一场考试要监考。”秦明侧头看向窗外。

“嗯?噢......”大宝好像明白了什么,低声回应。

秦明转过头,看着大宝的眼睛,“李老师,你看,这场关于你的考试.....我完成得怎么样?”他脸上慢慢泛起骄傲,像学生时代站在讲台上领奖的优秀学生代表。

大宝勾了勾嘴角,“还不错。不过.....”她的手机响了,是李妈妈来电。

“李大宝!你还想不想回家了!今天又去哪野了!相亲都白给你约了对吧!”李妈妈的声音透过听筒,隐隐约约传进秦明的耳朵。

李大宝扶额叹气,先道起歉来,“唉.....妈!不是我不想去!你相信我!是局里......”她准备胡扯借口先把妈妈应付过去。没想到却被秦明拿去了电话。



“喂,阿姨您好,我是秦明,大宝单位的同事........对,是。今天是我不让大宝去相亲的.......嗯,没错。喜欢很久......好的,谢谢阿姨。下次一定和大宝去家里拜访。 ......好的,阿姨再见。”秦明一本正经和李妈妈通完电话,面无表情把电话递给大宝,视线落在她身上。

大宝问:“喜......喜欢很久?”

秦明:“对,喜欢很久。”

“喜欢什么?”大宝又喝了口热巧,有些落在嘴角,她用舌头舔了去。

秦明双手在冰美式的杯壁上摩挲,“喜欢你。”



“那监考老师有到超纲题需要秦明同学回答。”

“好。”他环抱双手,靠在座位上。

“你以后喝咖啡........陪我喝甜的还是就喝你的美式?”

秦明皱了皱眉眉头,马上又恢复高冷脸,“美式。”

“噢,那这个考试你可能......”大宝双手托腮看着他,准备宣布秦明同学的考试成绩,被秦明打断了。

“因为你就很甜。”他喝光了杯子里最后一口咖啡。







END.








番外:

某日办公室。

秦明:“林涛,我咖啡怎么没加糖?”

林涛:“你不是一直不加糖吗?”

秦明:“大宝出差了,不够甜,所以我要加糖!”

林涛:...........老子大早上给你端了杯咖啡就是让你给我秀恩爱的?!






评论(17)
热度(110)

© 绿里 | Powered by LOFTER